移动互联网

马云退休后的中国互联网格局,新的十年战争才刚刚开始

2018/9/10 20:33:00

2018年教师节这一天,教师出身的马云,宣布明年的今日将正式卸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继任者是CEO张勇,他本人将只保留董事和合伙人角色。困扰我们许久的阿里接班人问题,终于有了明确的答案,而这也意味着这家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向后创始人时代又迈出了关键一步。

阿里可以没有马云,但腾讯却不能没有马化腾

马云的卸任并非没有征兆。2013年,马云正式从阿里CEO之位辞职。2014年,马云成了自己的基金会,专注教育。最近几年,马云则将更多精力放在各类公益活动中。急流勇退的马云,事实上早已不再参与阿里巴巴的具体事务。

这个时机早已成熟,在去年湖畔大学的开学典礼上,针对自己退休的传闻,马云表示,“自己已经安排好了公司接班制度,如果现在自己离开阿里巴巴,公司不会出现太大问题,但现在还没有退休的具体时间表。”能够做到马云这样潇洒轻松面对核心管理层更迭的企业创始人很少,离开业务一线,公司仍能保持高速发展、引领潮流,论人材厚度足以笑傲江湖。

马云之所以可以不断地向外界传达自己“退休”的意向,从根本上源于他和阿里巴巴创始团队亲手建立的合伙人机制。如今的阿里已形成了一整套完整的人材培育、使用和更迭体系,既有和马云一起创业的“十八罗汉”,也有张勇、井贤栋、靖捷等有外资机构烙印的职业人,甚至还有石義德(Timothy A. Steinert)这样的西洋面孔,这些出身、背景、性格迥异的人,都能在阿里巴巴一展长才。

这套完整的人材培育、使用和更迭体系让阿里巴巴形成兼具文化传承和强力开拓精神的管理精英群体,并实现游刃有余的高效“迭代”。这一套机制,不仅放眼中国企业罕有其匹,甚至在全球公司治理探索上,也同样算得与阿里在商业模式、技术研发等方面等量其观的创新。

事实上,“后马云”时代的阿里也从没有放慢停下增长的脚步,马云的接班人张勇(逍遥子)表示,“这两年我们大踏步发展,已经从一个大家所熟悉的电商公司,彻底蜕变为一个以大数据为驱动,以电商、金融、物流、云计算、文娱为场景,产生数据并且用数据来反哺行业的一家数据公司。”

最近一个公开财务数据的季度,阿里巴巴获得 620 亿元收入,创下了三年来增速的新纪录。最近两年,阿里巴巴已经连续两年保持营收增长在 50% 以上。在新的财年,阿里巴巴的增长目标已经进一步调高至 60%。马云在位与否,对这样一家公司来说早已不再重要。

相比来说,腾讯可谓进入多事之秋。在经历了去年的股价狂奔之后,腾讯于今年迎来寒潮,而当暑热开始转向秋凉,这股寒潮达到了最猛烈的时刻。这个由社交和游戏支撑的互联网巨头,如今正陷入险境。一方面,游戏行业面临的监管压力越来越大,这给腾讯带来了诸多的不确定性;另一方面,今日头条的强势崛起,也开始危及到腾讯的社交基本盘。

马化腾在很多事物上仍然需要事备躬亲,亲自上阵和张一鸣在朋友互怼,为公交车开通微信支付站台,甚至不太重要的共享单车,马化腾都在朋友圈破天荒的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非常乐意担当产品经理的角色,我会关注每一个细节,调动公司的人和资源持续改善,直到让用户满意为止。”

“腾讯从来没有哪一天可以高枕无忧,每一个时刻都可能是最危险的时刻”,马化腾曾不断对外界感慨。如今的腾讯,虽然有刘炽平这样善于资本运作的操盘手,也有张小龙这样对产品有着卓越追求的匠作人,但唯独缺乏像逍遥子一样能够独当一面的帅才。如今的腾讯正处在转型的十字路口,对马化腾来说,现在远未到退休的时候。

从人才接班制度,看AT未来的十年对决

随着百度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掉队,中国互联网格局早已从“三足鼎立”演化为阿里与腾讯的“两极对峙”,AT时代正式到来。除了市值上的绝对领先,更为重要的是,在中国的互联网格局中,只有阿里与腾讯两家构筑了各自完整的生态体系。人才储备是长期战役中的必备,在这一点上,阿里巴巴和腾讯都在做布局。

过去十年间,阿里巴巴完成了人才的数次交棒,而马云的卸任计划也准备了十年。十年来,马云一直要寻找的答案是,当他离开的时候,阿里巴巴能否解决“规模企业的创新力问题,领导人传承问题,未来领导人问题和文化传承问题”。今天看来,他认为已找到答案。

如今70后已成阿里高管中流砥柱,80后也开始崭露头角,加入阿里巴巴11年的张勇也已经成阿里巴巴掌门人,而腾讯却仍在纠结如何读懂年轻人的需求,加入腾讯13年的刘炽平却还一直是马化腾的辅助角色,这不得不说体现了两家公司用人的巨大差异。

马化腾并非没有意识到,是时候将权力交给更年轻的一代了,但他也直言,“我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人才奇缺,这让人很头痛,我们一直很欢迎优秀的人才加入我们,大家一起闯一番事业。”

为解决人才匮乏的问题,腾讯近年来已不断引入职业经理人,这些高级人才一定程度上与腾讯形成互补,弥补腾讯的短板。而之所以内部没办法诞生足以独当一面的人才,这主要是因为腾讯不仅崇尚赛马机制,内部还有一种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文化。

潘乱在《腾讯没有梦想》也曾尖锐的谈到过这个问题,“一旦遇到了失败可能就下来了,他不会再委以重任。所谓的重任都是给予那些常胜将军,马化腾和刘炽平的第一反应肯定是我派我最精英的人去做这个事情,任宇昕也有同样的考虑指定点将林松涛和姚星。不宽容失败导致无人愿意再主动出来创新,很少打仗很少打胜仗导致新人缺少磨练没有机会出头。于是腾讯这些年一直是老人依赖,人才梯队始终没建起来,一碰到硬仗就习惯性挑在腾讯时间最长的人来干。”

这在腾讯与今日头条以及抖音的大战中得以充分暴露,头条系更懂年轻人的个性化需求,而腾讯系总觉得自己逼格很高不屑于做头条那种很low的产品。但是结果,负责腾讯信息流业务的高管换了一茬又一茬,但始终没办法阻止头条的茁壮成长。对比来看,阿里在社交领域的尝试,却在来往的失败中不得汲取教训,最终同一个团队成功开发出了钉钉这样企业社交领域的现象级产品。

腾讯向左,阿里向右,中国互联网格局会改写吗?

马云的卸任,意味着AT对决一个时代落下帷幕,双方的对决也从最初的资金、资源和流量的竞争,上升到文化、制度和人才竞争的对决中,也就是说,一个全新的竞争态势才刚刚开始。

如今的阿里和腾讯建立了完全不同的两套生态模式,阿里巴巴是一个典型的实业平台,阿里巴巴、阿里云、蚂蚁金服、菜鸟乃至于口碑、飞猪、饿了么、盒马、大润发等,都是阿里巴巴经济体有机的组成部分,具有极强的协同效应,而腾讯和它所投资的企业之间只是松散的联盟,不谋求控股权的结果就是都是割裂的状态,资源永远没办法整合,这种联盟也可能随时瓦解。

美团CEO王兴关于企业发展有一个非常著名的三段论:市场驱动发展、领导力驱动发展和创新驱动发展。市场驱动发展是指市场本身在快速增长,所以企业变得大了;领导力发展是指企业通过管理、组织结构这些事情做得很好,能够在抢到更多市场份额;创新驱动发展是指原先的市场不一样了,通过开创新业务,开创新服务,最终通过创新提供更低成本的服务,更高的效率。

如果以这三段论来分析中国的互联网的话,很明显现在市场驱动和领导力驱动的发展正进入一个尾声,阿里巴巴和腾讯的战略布局虽然都实现了赛道的几乎全覆盖,中国互联网进入AT两强争霸的阶段,能享受的用户红利和能抢占的市场份额基本差不多结束了,AT的对决将很快进入第三阶段。

这个理论用来分析美国互联网可能也同样适用,像前段时间Facebook之所以备受质疑,很大程度上在于过去十年的高增速突然一夜之间消失了,而亚马逊、谷歌和微软之所以还能连创新高,那是因为他们提前进入了第三阶段,发展出云计算业务,这也成为企业发展的新增长引擎。

阿里和腾讯的第三阶段对决,意味着AT双方将全面围绕效率成本的供给侧改革展开,新零售、企业服务和云计算都将是这个阶段的重头戏。现在来看,阿里新零售vs腾讯智慧零售、钉钉vs企业微信、阿里云vs腾讯云,更有凝聚力的阿里已经走在了前面。

长远来看中国互联网,多年前是BAT三巨头并驾齐驱,现阶段是AT两强争霸,未来很可能会是A独领风骚的时代。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俊世太保

    总访问量:2927536
    全部文章:703
互联网小屌丝一枚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