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深藏不露的投资界大佬

2018/8/31 20:19:00
  • 2018年7月31日,给自己亲手带大的“孩子”举行完“成人礼”刚过5天,黄峥就出现在拼多多媒体沟通会上,满脸疲惫。本不善言辞,却变得格外健谈。

    当有记者问他如何理解拼多多的假货问题时,黄峥一本正经:“今天其实是把山寨问题和假货问题混在一起了,当舆论进一步提高的时候,把所有问题都变成了假货问题。打假,我们一直是特别认真的,山寨不是假货,消费者在进步”。

    “护子心切”的黄峥在这一天发布全体员工信,号召“坚持‘本分’,即使是恶意的攻击,也要善意的解读。”而“本分”这个词,正是由他的恩师段永平所倡导的。

    拼多多创始以来,得到了很多业内大佬的支持,他们其中就有网易创始人丁磊、顺丰创始人王卫、淘宝原CEO孙彤宇等人。然而最近,黄峥在接受采访时说:“对自己商业教育最大的,还是段永平。”

    段永平在投资界被尊称为“段菲特”,是步步高集团董事长。据东莞市长安镇的官方数据:2015年,东莞营业收入前20名的企业,有8家是他旗下的公司。2016年他旗下的两个手机品牌OPPO和vivo总销售额2700亿。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投资上赚的钱比我做实业10年赚的还多。”他的公司不上市、不融资,他的财富到底是多少,至今是个谜……

    30年前随着“孔雀东南飞”的热潮,段永平只身南下,作为一个高级打工仔,他将昔日负债累累的的小霸王,做到产值逾10亿,他是那个年代的“打工皇帝”。由于股份制改造屡屡受挫,段永平提出了辞职,当时舆论一片哗然,用他自己的话说:“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

    “你想不想带人走?”在临走前夕老板一脸关怀地问他。段永平辞职时只有30几岁,对于他来说离职退休肯定太早,就算离开小霸王他还是想要有一番作为,对于人才资源他肯定不会放过。他欣喜若狂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您允许的话当然最好。”“你带6个人行不行?”段永平大手一挥,“好、生产三个、开发三个”。

    就这样段永平带着6人挂帅出走,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1995年9月步步高电子工业有限公司在东莞市宣告成立。

    记得多年前,正值步步高风生水起,坊间有一段非常有趣的传闻,说段永平在上海某电视台接受采访,有人老追问他:“步步高怎么不上市?”他很霸气地回答说:“上市募集那点资金,我打几个电话就解决了。”

    1998年段永平认识了他的现任妻子刘昕,刘昕当时是美国《棕榈滩邮报》首席摄影记者,两人相识仅仅两个月就迅速闪婚,他对刘昕承诺:“将步步高推向一个新台阶后,一定到美国与她会合。”段永平没有食言。

    “放手去干,干好了分钱,干不好关门,别有负担。”就在步步高如日中天的时候,段永平将步步高拆分成三家独立的公司,分别分权给三大弟子金志江、陈明永和沈炜。这三家公司分别就是后来的步步高教育电子、OPPO和vivo。

    不论是陈明永,还是沈炜、这两位段氏门徒的商业理念大多都与段永平如出一辙。他们都是专注做好一个细分领域的产品,通过狂轰滥炸的广告打开营销商路,然后在线下密集安排自己的网点布局。对于不注重科研和技术创新的OPPO和vivo来说,虽然短时间内,这种商业理念有利于打开市场,在以后很长时间里这将是它们致命短板,尤其是智能手机行业又遇增长天花板。

    2001年,段永平兑现了自己的承诺移居美国,他对此解释说:“结婚前承诺了去美国安家,绿卡办下来了,不去不行”。“宁负天下,不负红颜”也被传为一时佳话,是大英雄能本色,唯真名士自风流。从此段永平踏上大洋彼岸,经营他的爱情、生活,专注他的投资事业。

    2013年11月的一个周六,时任OPPO副总裁的刘作虎接到了CEO陈明永的一个电话,电话的大致内容是,陈明永要刘作虎负责,他们一起去做一个新品牌。接完电话刘作虎没有丝毫犹豫,也没有跟家人做过任何商量,就决定去做了,而他向陈明永提了一个唯一的要求,要成立一家完全独立的新公司,陈明永也没有丝毫的犹豫当即就答应了。

    2014年,一家新兴的手机公司,以年销量一百万台的势头强势崛起,这家新兴的手机公司名字叫“一加”,而创始人正是刘作虎。当一加成为新兴手机品牌的焦点时,刘作虎不炒作、不联盟。相对于“炒作营销”,作为曾经“段氏门徒”的刘作虎更笃信产品是企业的根本,互联网思维那一套,只想远观,不想把玩。刘作虎曾幽默风趣地说过,互联网思维那一套,我不想学也学不会,我还是比较适合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本分”也是贴在刘作虎身上的标签,“本分”在他这里除了包含:“做对的事情+把事情做对”。还有就是:“有所为,有所不为”。刘作虎也把段永平的“慢”哲学,运用得炉火纯青,“慢就是快,快就是慢,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慢慢的快,要稳中求进“。

    2014年年中,刘作虎拒绝了一个韩国运营商50万部手机的大单。原因是,韩国运营商方面希望在交货的时候一次性付款,而刘作虎是想下订单的时候就收到20%的订金,最终双方无法达成一致,合作取消,据说韩国运营商为了跟一加达成合作,在一加办公室驻扎了一个多月。

    对于很多新兴的创业公司来说,这份“天文数字”的订单,是别人梦寐以求而求不到的,但是到刘作虎这儿,直接被拒绝。对于刘作虎的这次拒绝外界都表示无法理解,他回应说:“很多人说我很保守,但是创业公司最重要的是活着,一个决定如果触碰到这个底线,那我宁可不做,如果有一天,一加足够大了,大到50万部手机全部打了水漂,公司也不死,那我就会做。” 这也是十多年OPPO的工作经历给他留下的印记,求生存,不冒进。

    2001年,互联网的寒冬,丁磊的网易也未能摆脱厄运,把丁磊从悲惨世界拉出来的也是段永平。

    有一天段永平秘书接到了来自丁磊的电话,说想找段永平聊一聊。“我能不能卖掉公司(网易),重新再做一家?”一脸迷茫的丁磊问段永平,“你现在就有一家公司,为什么不把他做好呢?”段永平反问道。为了给丁磊十足的信心,再加上独到的商业眼光,段永平投入大部分家当,从公开市场买入200万美金的网易股票,为丁磊雪中送炭。

    在段永平看来,丁磊的网易还算本分,没有搞一些盲目扩张等乱七八糟的事情,就算股票波动,心里还算踏实。有了段永平这种“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的气势鼓励,于是丁磊硬着头皮重整旗鼓,几年后网易市值大幅回升,段永平的这笔投资回报将近100倍,对于他们两人来说这笔投资是真正意义上的双赢:收获了利益,也赢得了交情。

    段永平与关门弟子“谷歌双雄”之一黄峥的相识,也是丁磊的功劳,黄峥从浙大毕业后就去了美国威斯康星大学进修计算机科学,在丁磊的引荐下认识了同在美国的段永平,没想到年龄相差20岁的两人从此成为了忘年交。

    2004年,刚刚崛起没几年谷歌虽然风头正盛,但是在微软这位“老大哥”面前,它还显得尤其稚嫩。

    刚刚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进修完计算机科学的黄峥,在就业问题面前他面临了艰难选择,他不知道是选择微软还是选择谷歌。

    就在这时,段永平的一席话让他不在徘徊,在跟段永平一次私底下的交谈中,段永平语重心长地对他说:“谷歌看起来是一家挺牛的公司,值得你去看看,这对你未来创业有好处,去的话至少呆三年,因为一两年是没法真正进入重要的机构和部门,所以你就没法真正了解这个公司。

    从谷歌进修完的黄峥,后来感慨地说:“在谷歌的工作收入有一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因为对应谷歌上市后飞速发展的,是黄峥银行账上越来越多的0。黄峥回忆这段经历时说,谷歌给他的远比他给谷歌贡献得多。直到离开谷歌三四年他才意识到,有机会在那样的时间,进入到那样的公司工作,的确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这个几十年难得一遇的机会,黄峥很幸运地抓住了。随着谷歌的上市,当时的黄峥已拥有了上百万美元的身家。

    黄峥不止一次的对外表示段永平是他人生的导师,当有人问及黄峥,段永平在商业和人生上给了他什么启示时,黄峥是这样回答的:“我觉得段永平对我影响最深的就是本分”。

    段永平所谓的“本分”就是“做对的事情+把事情做对;在原则性问题上,不能脱离事物的的属性,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是非不应该给利益让路。”虽然拼多多已经成长为电商行业的巨头,然则“山寨”问题始终是拼多多摆脱不了的难题。

    前段时间,由沈腾主演,在国内很火的一部电影《西虹市首富》上映。电影中有这样一个桥段,主人翁王多鱼花4000万巨资买了一大堆夕阳产业的股票,结果赢得了和股神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因而股民们纷纷跟进,结果让他大赚一笔。又买低价股又跟股神吃饭,这个桥段讲的不就是段永平的故事么?

    2006年,段永平花了62万美元,成为了第一位与巴菲特进餐的华人,除了带上自己的亲儿子,段永平还带上了黄峥。饭局上段永平问巴菲特:“投资中不可以做的事情是什么?”巴菲特回答说:“不做空,不借钱,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做不懂的东西。”这与段永平的投资理念不谋而合,段永平把巴菲特的投资哲学概括得非常简单,“你只要买一只股票,其实是买这家公司,因此你必须了解他,这与投机截然不同!”。

    也就是和巴菲特的这场饭局,蝇附骥尾的黄峥与巴菲特就未来的电商格局进行了讨论,正是这场讨论让黄峥明白了简单和常识四个字的力量,回国后他连续四次创业都由此核心展开。而黄峥创立的拼多多不过短短三年多的时间,在电商平台大有和阿里、京东形成了逐鹿中原,问鼎天下之势。

    这次“天价”饭局,在当时也曾被外界过分解读,在国内很多媒体上遭到批评谩骂,甚至被扣上“崇洋媚外”的帽子,但是段永平一副泰然自若的派头,压根就没打算去迎合或者安抚什么社会情绪。

    当有人问他:“你花这么多钱就为了跟巴菲特吃一顿饭,划不划算……?”段永平当时很气愤地回答说:“我又不是把跟巴菲特吃饭这件事当生意,我就是想给他老人家捧个场,告诉世人,他老人家的东西确实有价值,他不是缺这个钱,我也不是为了吃这顿饭,不是像有些人想象的我为了去他那儿讨一个秘方,锦囊妙计,哪天掏出来一看,就能发大财,这都是胡扯,我就是觉得好玩。”因为他自掏腰包跟巴菲特跟巴菲特吃饭就是他的一贯做派。

    2012年,当时苹果市值约3千亿美元,那时很多OV员工和段永平一起抄底重仓了苹果股票。当时他还很幽默风趣地说:“还是OV老大们牛啊,一边产品模仿苹果风格,一边买苹果股票,让苹果帮你们赚了几次钱。”

    聪明人都是一边想着赚钱,一边买竞争对手的股票。这样即使自家挂了,也可以靠对手的股票挣钱,当然这前提是你选择的股票有没有上升空间很重要。在这一点在,段永平的确要比贾跃亭高明多了。

    万科是段永平在中国市场买过的一只股票,段永平很早就认识王石,段永平约王石出来聊天,初次见面,王石略显紧张。段永平微笑着对王石说:“你不用紧张,我不会问你这个季度的业绩怎么样,我只想跟你聊聊公司治理,企业文化”。这些就是段永平认为投资最有用的“内幕消息”,用他自己的话说,一个公司未来业绩是问不出来的,关键是要去感受一下这个公司的管理者,去感觉他们做企业的理念,才可以进一步确定这个公司具不具备投资的潜力。

    段永平的投资理念很简单,就是一句话:“买公司就是买公司未来现金流折现。”段永平的投资风格有点像曾国藩所说的“结硬寨,打呆仗”的方法,对投资企业的商业模式要高,对企业未来的发展要看得远。之前投资的网易,现在投资的茅台、苹果都是这种投资风格的体现。

    当年苹果和腾讯微信公众号打赏问题闹得很不愉快,这时有人问他:“您怎么看待苹果与腾讯就微信公众号打赏的问题的?”他回答说:“我有点不明白苹果为什么这样做,也不明白腾讯的回应措施。似乎它们都不是站在用户的角度上考虑问题的,好公司有时也会出烂招”。

    如果说每个人的社会角色无形中确实存在一个预设的轨道的话,段永平常常会是那个突然脱离轨道,自行另铺一条轨道的人。应该说段永平认定“自我感受”“快乐”是一个人人生中最重要的事。

    当有人问他:“当您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时,外在的东西是外人对你的的评价,但你自己是不是感到很快乐?”诸如之类的问题时,他总是微笑着回答道:“快乐人生才是才是最大的财富,我见过太多的例子,很多人是因为有了钱以后变得不快乐了,而我个人认为如果一个有钱人因为钱而不快乐是很愚蠢的。

    “时至今日,段永平说自己早就不过问国内的事了,每年回国两三次,都是找陈明永他们玩,也不谈业务。据说几家公司都还为段永平保留着董事长的位置,听说阿段来了,都会恭恭敬敬地叫一声“董事长”。

    三年前,有杂志采访陈明永,让他谈谈段永平,他是这么说的:“他回来后,我们会一起聊聊天啊、打打球啊,可是仅限于娱乐。阿段说过的话很多,其中一句话就是,这个事交给你们干;如果做不好,你们就干好另外一件事,你们就把这个企业好好地关掉;不要指望我再做什么,我早已心不在此了。”

    段永平虽然已经远离这个“江湖”很久了,但“江湖”仍有他的传说。

    本文作者汪小楼

    来源:卢松松博客,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卢松松

    总访问量:2810976
    全部文章:703
卢松松被多家机构评为中国“百强自媒体”和“IT博客50强”,搜狗联盟唯一个站合作伙伴,创业者(站长)大会唯一个站媒体,目前中国访问量最大的独立博客之一。网络营销风云人物,多篇文章被杂志、报纸转载发表。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