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阿里盒马鲜生刨的巨坑下,类盒马们该何去何从?

2018/8/27 9:06:00

盒马鲜生诞生之际,一时之间山雨欲来风满楼,盒马式“生鲜超市+餐饮”新业态开始在业内肆意生长。如今两年过去了,当我们再回过头会发现这样一个有趣而令人讶异的事实,即除了盒马在2017年7月宣布现有的13家门店实现规模盈利之外,没有任何一家类盒马宣称实现盈利。更有趣的是,在盒马发展到40多家门店后,盈利的说法也销声匿迹了。

显然,阿里作为“生鲜超市+餐饮”新零售业态的首创者曾尝到了甜头。可是效仿盒马的类盒马们却半点荤腥都没沾到。如此看来,当初跟着盒马热潮入局的玩家们像是闹了个大笑话。这是为什么呢?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且先看看盒马局中人都有哪些。

继阿里盒马鲜生后,类盒马们雨后春笋般疯长

去年7月,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和CEO张勇等人在盒马鲜生品尝刚刚出炉的海鲜。盒马鲜生在阿里内部低调筹备了两年多,随着马云到店走访,盒马鲜生被推到聚光灯之下。一时之间各大媒体关于盒马鲜生的报道铺天盖地。至此,盒马鲜生便成以一个零售界新物种的身份进入大家的认知中。

同年年底,永辉超市推出了“超级物种”。据了解,永辉超级物种于去年在厦门、福州、成都、上海等城市开设了5家店面。截至今年6月,超级物种一共拥有19家新店,其中大部门店以“店中店”形式进驻永辉超市。超级物种计划未来开店一百家。

除了盒马鲜生和超级物种之外,跟风盒马式“生鲜超市+餐饮”业态的企业数不胜数。例如,新华都海物会,步步高的鲜食演义,天虹的sp@ce,百联RISO,大润发的大润发优鲜,联华的精选未来店,物美的杭州近江店,京东7FRESH,苏宁苏鲜生,美团小象生鲜等等。

在阿里盒马鲜生和腾讯超级物种的牵头下,“生鲜超市+餐饮”新零售业态如雨后春笋般疯长。尤其是在盒马宣布实现盈利之后,有关企业对盒马式新零售更是趋之若鹜。于是,类盒马们一个个以光鲜亮丽的形象出现。那么,经过了两年市场检验,类盒马们现在怎么样了?

成本高利润薄市场盈利难,类盒马们进入转型阵痛期

想要知道类盒马们后来怎么样了,且先来看两组数据。

今年7月,永辉超市发布了半年业绩快报,2018上半年永辉实现营业收入343.97亿元,营收同比增长21.47%,但是营业利润同比下降22.65%,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下降10.67%。同年,新华都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的业绩快报》预计今年上半年,归属股东净利润为550万元-1000万元,同比下降77.09%-86.85%。事实上,不仅仅永辉和新华都利润走低,入局类盒马生鲜超市的玩家们都没有赚到钱。

据相关数据,2018年前两个季度,永辉、新华都的营收同比基本都是增长状态,但净利率均同比下降,虽还未包含其他商超的统计,但可以一窥商超们现在的状态。经过两年的市场检验,类盒马们成本高利润薄,以永辉、新华都这两家为代表的上市商超盈利能力都有不同程度下降。因为盈利难的问题,类盒马入不敷出从而进入转型新零售的阵痛期。

对于永辉来说,进入利润下降的新零售转型阵痛期是因为同期总费用同比增长了。一边是公司持续引入高端管理、技术、经营型人才而增加的薪酬成本,和近期提了3.58亿元的股权激励费用;另一边是为了继续扩张超级物种的门店版图不断增加门店,门店增加使得费用同比增加。据了解,2018年超级物种计划开店100家,这意味着永辉的开店速度会继续加快。

对于新华都来说,进入转型阵痛期也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零售市场竞争日愈激烈,传统线下零售业务经营业绩未达到预期;另一方面,新业务公司新设门店的选址与开业时点和培育期预测存在很大不确定性。据报道,新华都在福建的31家超市已经全面接入淘鲜达,进行线上线下一体化新零售改造。

显然,永辉推出超级物种,新华都推出海物会,这些新业态并没有能帮助其避免转型阵痛,反而是降低了利润率加速阵痛来临的时间。并且,导致转型阵痛的原因都有因为新业务投入大、回报期预测失真这一点。所谓的新业态,就是盒马式“生鲜超市+餐饮”新零售。

事实上,除了永辉超级物种和新华都海物会之外,其他类盒马也没有实现盈利。前期大量资本投入经过两年多的发酵之后并没有得到类盒马们预期的结果。这就导致投入的资本无法流动,类盒马们的新零售转型进入了阵痛期。

运营成本过大,类盒马们盈利难

那么,为什么类盒马们无一实现盈利?其盈利难的原因无非几点。

第一,一般的餐饮生意的利润薄,想要在餐饮行业获得高利润就要发展附加服务多的高端餐饮,因为顾客愿意为餐品以外的服务出更多的钱,而类盒马做不来高端餐饮。高端餐饮中附加服务包括就餐环境,餐品的造型格调,服务员的服务等等。

然而,类盒马们很难做高端服务。一方面,这是类盒马“生鲜超市+餐饮”的商业模式所决定的。也就是说餐饮不过是类盒马们一个附加的服务,既然是附加自然很难做精做强。另一方面,当下上档次的高端餐饮很多,类盒马就算是主攻高端餐饮也不见得能打破高端餐饮原有的格局。

就步步高鲜食演义来说,去年6月首家门店在长沙梅溪新天地落地,当时人气满满一跃成为购物中心的明星项目。但是在餐饮方面,鲜食演义仍然无法附加高端的服务体验。从餐品上看,鲜食演义的品类主要有国际美食、地方美食、海鲜体验馆、街头小吃、果饮水吧等,品类很丰富但因为空间有限其就餐环境嘈杂,跟高端餐饮优雅的就餐环境南辕北辙。

事实上,鲜食演义存在的问题是普遍存在于类盒马们之中。既然发展不了高端餐饮,就得直面餐饮生意的薄利。也可以说,“生鲜超市+餐饮”模式中的餐饮着实有些鸡肋,顾客也许会去体验,但是很少有人会选择在超市用餐。

第二,实体零售在门店做餐饮,运营成本太高。运营成本高其实是类盒马们盈利艰难的主要原因。其主要表现在于前期人力物力财力投入量大,尤其是为了增加客流进行的各种开业打折活动。在以海鲜等高端食材为经营特色的类盒马们来说尤为烧钱。

以美团小象为例,去年5月美团小象生鲜在北京开业,为了造势引流,大肆推出折扣活动。在开业时期,美团小象的一只波士顿大龙虾才59元。要知道盒马鲜生在海外直接采购的全球生鲜供应量保障下都没有这个价格。

所以消费者无非是趁着美团小象等新物种开业去占便宜,趁着还在开业打折期能吃多少算多少。也就有了类盒马们在开业头几天门店人山人海生意火爆,甚至单日销售创新行业的记录的情况。但是过了开业前,价格回涨类盒马们的客流便大幅度减少。

再加上门店的改造费用,履约操作成本,坪效人效成本等多项成本支出,类盒马们入不敷出。于是,在门店开业一段时间的风光之后,类盒马们挣到了口碑但是没有挣到钱。

这时候会有人说,有了用户口碑之后就不愁没钱赚,可是事实并非如此。类盒马业态众多,大家都想从中分一杯羹。在厮杀过程中免不了为争取用户而引发的烧钱大战。届时,大部分类盒马业态难以和阿里、腾讯等资本巨头难以抗衡。到资本角逐的后期,大部分类盒马也许会落得一个出师未捷身先死的下场。

类盒马们的求生之路

餐饮利润低和运营成本高等原因使得类盒马们难以实现盈利。那么,是不是类盒马们就此走上绝境毫无回天之力了呢?笔者认为,并非如此。类盒马们想要继续生存发展要从两个方面着手。

一方面,要正视阿里盒马鲜生光鲜外表下的“巨坑”。在过去几年,由于受消费品零售增速放缓等宏观因素的影响,以及电商的冲击,传统商超生存状态恶化。线下价格无法和线上价格竞争,客流量减少,门店招商无力,只能关店止损。

就在这个时候马云抛出了“新零售”。于是,在这昏暗的时期,“新零售”被很多传统企业看成是救命稻草。加之生鲜、餐饮等类目引流能力本身强大,并且逐年上升。所以新零售第一发炮弹“盒马鲜生”横空出世后大家纷纷效仿。可是,大家只看到了表面,没有看到盒马在发展到40家门店后再无盈利消息的事实,没有看到盒马鲜生事实上还在烧钱培养客户习惯的阶段。所以,直面盒马的短板是类盒马们要学会的第一件事。

另一方面,要根据自身条件量体裁衣,走出有自身特色的盒马式业态。例如,大润发优鲜本身就是要借助大润发超市的客流来实现其盒马式新零售的设想。那么,大润发优鲜就要始终牢记初衷,利用好超市客流的优势,主打“生鲜超市”,而不是在“餐饮”上过多花费功夫。

总的来说,在“新零售”的催化下,类盒马们纷纷诞生。但是,类盒马们要在盒马的巨坑下寻求出路走出各自的康庄大道并不容易。未来,但愿类盒马们能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刘旷

    总访问量:2788977
    全部文章:1090
以禅道参悟互联网、微信公众号:liukuang110,QQ公众号:liukuang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