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至合资本:VC恐惧时的进击者

2018/8/2 17:01:00

文/王海伦

“在别人恐惧时我贪婪,在别人贪婪时我恐惧。”2018年的投资圈,所有人开始了恐惧,一方面是因为钱荒,另外一方面,则是有钱的机构也同时开始了情绪型焦虑,谁也不敢出手。然而,作为一家老司机成立的新基金,至合资本却开始在此时积极布局,不断进击。至合是谁?何以敢逆水行舟?
至合资本:一个VC老司机的凶猛进击

与绝大多数一级市场的投资者情绪型焦虑不同,至合资本在别人恐惧的时候显得平静且果敢。

刚成立不久,他们就开始出手投资——2018年7月7日,掌通家园宣布获得C2轮数亿融资,其领投的投资机构就是至合资本,而新东方集团、羽信资本、和信中利集团则跟投了这一轮。

在这个时间点选择出手,在至合资本看来,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如果没有这次所谓资本寒冬,或许没有至合资本作为一只新基金的机会,然而,恰是由于这样的环境,给了至合资本后来居上的机会。”在毕士钧看来,“危”与“机”并列而生,“一级市场的情绪影响虽然没有二级市场那么明显,然而客观也是存在的,其实很多一级市场的投资人缺乏独立思考及判断能力。”

作为至合资本创始人,毕士钧早就经历过资本市场的各种惶恐,崩盘,多少次跌宕起伏,因此,当他创立至合资本时,作为一个投资圈的老司机,他显得非常坦然与淡定——2006年加盟中信证券的毕士钧早在2008年就开始在中信证券直投部负责TMT项目的投资,可谓名副其实的“老司机”。

“我们对于产业的理解与其他人并不一样,每次出手都讲究精准。”毕士钧表示说。

“精准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呢?其实说的是人和人判断力的巨大差异。那就是投资人相比做产业的人,做产业的人可能比投资人更了解产业,他们知道行业的痛点在哪里,机会在哪里,也看到了哪里有出手的机会。”至合资本合伙人徐科表示说。

至合资本如何做到“精准投资”呢?

那就是来源于他们对产业的深度研究及投后增值服务。

至合资本有三个合伙人,其中两个出身于实业,徐科曾经在教育和互联网行业创业17年,一直处在深度的产业当中;毕士钧则是在中信证券之后,曾在暴风影音担任CFO兼董秘兼董事,负责集团的运营、财务及投资,深入了解了企业的战略和发展脉络,另一个合伙人赵燕凌,分管募资和风控,其20年投资媒体从业经历,沉淀了两大财富:项目源、LP资源。

如果聊到募资,根据行业数据显示,2017年的数据显示募集一只基金的平均时间为1年年,然而2017年、2018年的数据可能更为拉长,然而至合资本的募资时间仅为4个月,这其中的秘籍就是至合资本募资的效率比其他机构更高。

“人民币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募资平均时长大约6-12个月,2018年开始的资金荒使这个时间更被拉长,至合资本的募资时间仅仅为时4个月。当别的基金满市场寻找潜在LP并频繁碰撞,我们却可以在最短时间精准找到兜里真实有钱,且我们符合其出资条件的LP,因为我们对私募股权投资行业太了解了。”赵燕凌介绍说,“在募资之前,其实一部分LP对我们投资运作能力已经有所了解。更重要的是,毕总在过去的投资经历中,已经为LP挣到了钱,投资专业能力已经得到验证。所以,不是靠运气。”

一句话,赵燕凌多年媒体积累的人脉直接提升了至合资本的募资效率,而此前参与投资中国第一家央企混改(中石化销售公司)及帮助组建中国第一支中韩产业基金的实战,更是让她的专业能力获得了认可。

“我们每一次投资是项目认知、产业认知及资本认知的结合,如今做投资,也要求自己一定要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对于投资,作为一家老司机成立的新基金,至合资本显然对行业仔细观察了很久才肯出手,当然正是这个动作打动了LP。

何以见得?

举例来讲,至合资本投资的主要阶段为B轮、C轮的项目。

这个阶段的投资人被很多人都认为是“接盘侠”,项目估值高而且离上市还有一段距离,因此,关注这个阶段投资的机构并不多,市场上的主流投资机构都将目光瞄准在天使及A轮阶段,或者是上市前一轮融资阶段。

然而,至合资本却颇为看好这一个阶段的投资。

“B轮其实也有很多好处,比如竞争不太激烈,大家都瞄准了A轮或PreIPO,从事的人少,那我们的机会就多,而且议价能力也强,其次,B轮之后的项目死亡概率大幅降低,估值虽然有溢价但是还没有那么高,最主要的是我们观察到中间段很少有人投资的主要原因为投资机构不能够继续对他们提供增值服务,如果我们能够对他们提供有价值的增值服务,保证企业稳步发展,那么基金的业绩自然也能够有所保证。”毕士钧表示说。

因此,看到了这个机会,他毫不犹豫的就选择从暴风影音离职,开始了投资人创业的里程。

至合资本的判断:一个投资机构的价值观

“三观一致”

这是至合资本选择投资最主要的标准,也是他们的投资价值观。

投资跟价值观有啥关系吗?

在至合资本创始人毕士钧看来,关系匪浅。

在中信工作期间,他见过了太多所谓的好公司,虽然这些公司都是合法合规,也同样会带来巨大收益,然而,在毕士钧看来,这依旧算不上好公司。

“我们在投资之前首先要进行价值观判断,如果创始人的价值观与我们相差太远,哪怕这是可以赚钱的公司我们也会坚决退出,如果一个公司价值观不正确的话,这个公司可以赚钱,但不是一个伟大的公司”毕士钧表示说。

在过去做投资的十年过程当中,他见过太多投机的公司,创始人的战略三天一大变,两天一小变,最终,本来发展不错的公司最终被市场所淘汰,市场份额越来越小。

当然,典型的如长生生物这种公司,即便上市了,在禁不起推敲的价值观面前一样依旧面临坍塌。

“一旦出现了价值观方面的问题我们选择零容忍,即便投资了这个项目,如果创始人实在不能改正我们也会选择退出。”毕士钧认为,其实很多道德上的事情都是见微知著,体现了创始人的价值及追求,比如,如果创始人缺乏诚信,那么,该公司到底能走多久这很难判断,遇到这个问题他们干脆就选择放弃投资该项目。

而要求被投企业做到,作为投资人,至合资本也坚决要求自己做到。

比如说投后服务,在投资之前,至合资本都是提前判断投后服务,看自己能不能提供一定的帮助。

“如果不能够提供投后服务,我们或许就不会进行投资了。”毕士钧表示,对于任何投资,他们一定要体现投资服务所带来的价值增值。

以掌通家园为例,在投资之前,无论是业务还是未来发展模式,甚至包括高管团队的引荐,至合资本都提前花了很大功夫进行帮助。

“在线教育行业主要有两种类型的公司,一种是内容类型的公司,另一种类型的公司为流量型公司,我们根据至合的特点,选择从流量型公司切入,经过研究发现,3岁-6岁区间的流量存在机会,而在从事这个区间的公司当中,掌通家园的市场份额又是最大,因此,经过双方多次沟通,包括增值服务、价值观等方面,我们发现完全一致,于是,最终,至合资本领投了掌通家园。”毕士钧介绍说。

当然,这个帮助的前提是至合资本合伙人徐科在教育产业里面耕耘了十多年,他从2002年开始创业,曾创办三家大型教育集团公司,又曾担任过A轮融资5000万美元的在线教育明星公司——跟谁学的副总裁,还作为行业少见的实战派创业导师深度辅导过10家左右的创业公司,并帮助这些公司总计融资了10轮以上,这批徐科当年辅导的小公司如今已今非昔比兵强马壮,平均估值在6亿以上,这些公司在深刻影响整个教育行业的变迁及发展。

“教育是一个非常大的赛道,有2万亿以上的市场容量,行业第一的新东方只有100多亿的销售额,占不到1%的市场份额,显然具有比较大的行业机会,在教育行业当中,拥有巨大精准用户的流量型公司拥有无限的潜力,掌通家园就是这种公司,掌通家园目前已合作并进驻6万家幼儿园,而中国只有30万家左右的幼儿园,数千万用户均是精准的家长群体,2018年初日活300万,到2018年底日活将接近500万,流量变现已经初见成效。”徐科介绍说,对于掌通家园,他颇为自豪。

逆水行舟需要勇气,然而,却更需要经验、实力及技巧。

至合资本,作为一个新进入者显然已经准备好了迎接暴风雨的到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GPLP

    总访问量:68192
    全部文章:485
理性投资 成熟创业 微信号gplpcn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