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资本、暴利、惩罚之下的疫苗行业标题

2018/7/23 20:08:00

文/仙逸    GPLP

疫苗一案,举国哗然。

“你有没有不舒服?有没有?”

GPLP君对着孩子不停的问,5月份,GPLP君刚给孩子去社区卫生院打了疫苗,不光本次记录,此前的疫苗记录,GPLP君几欲翻出孩子的疫苗本然而又怕中枪,颇为踌躇。

“如果能做空的,我宁愿做空长生生物。”有GPLP君的朋友咬牙切齿。

是的,每个人都是家长,谁都不能容忍对孩子的任何伤害。

而假疫苗无异于谋杀。

然而,就在太阳光之下得犯罪赤裸裸的发生了,7月骄阳之下,有人公然造假,摧毁了我们做人的底线,以至于都让大家发狂,既然毛利率这么高了还何至于造假?

或许,资本迷失了人心,赚再多钱他们都不满足。

疫苗案的爆发

疫苗造假一案的爆发源于实属偶然。

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下称“药监局”)对长生生物全资子公司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长春长生”)的一次例行检查过程当中,他们发现了问题。

2018年7月15日,药监局在其网站披露《关于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违法违规生产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的通告》(2018年第60号),并指出在本次检查中发现长春长生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等严重违反《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行为,随后药监局要求吉林药监局收回长春长生《药品GMP证书》,责令停止狂犬疫苗的生产。

2018年7月19日,长春长生因另一款疫苗“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质量问题又遭受处罚,并再次收到深交所的关注函。

这引起了轩然大波。

通常而言,疫苗是指用各类病原微生物制作的用于预防接种的生物制品。其中用细菌或螺旋体制作的疫苗亦称为菌苗,简单来说,疫苗就是没有毒性的病毒。

家有孩子的都知道,百白破是一种基础疫苗,是婴儿预防百日咳和白喉及破伤风的联合疫苗,从婴儿3个月的时候就开始注射,每针间隔4~6周,一直到12月。

三个月到12个月,这个时候的孩子属于一生当中最脆弱的时候,他们没有任何抵抗力,因此,每个家庭都是怀着对孩子深沉的爱抱着孩子进入每个医院的疫苗室。

舐犊之情,这是人类最基本的感情,因此即便是造假的药贩子,基本也是有孩子,很少对孩子下手。

然而,如今,真的有造假企业丧失了基本人性,对这些手无寸铁的婴儿入手。

如果注射了假疫苗有什么后果呢?

美国历史上曾经发生过。

1955年,美国总计超过12万名儿童接种了美国卡特实验室的脊髓灰质疫苗。然而,这一批疫苗却有大问题,原因是卡特实验室在研制过程中没有让病毒失去活性,也就是说,病毒仍然具有致病的能力。因此,这一批有严重问题的疫苗导致美国4万名接种者被感染,同时还传染了1万人,最终让164人瘫痪、5人死亡。

此后,这直接导致美国对疫苗进行更为严格的控制,从生产、运输、保存和使用的各个环节上都实施了更为严格的控制,并建立起来完整的检测、控制、报告和监管网络,加大了惩罚力度,此后,半个多世纪,美国几乎没再有疫苗恶性污染的事件发生。

中国也发生了类似问题。

2018年7月20日,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通过官网公布 2018年第六期食品药品行政处罚案件信息公开表(药品类)。该表显示,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批号:201605014-01)经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检验,检验结果“效价测定”项不符合规定,按劣药论处。

吉林省食药监局的处罚决定称,“经查明,该批药品生产数量共253338支,由吉林省药品检验所抽样552支,销售到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52600支,现库存186支,销售价格是3.40元/支,该批药品的违法所得共858840.00元,货值金额共861349.20元。”

根据该公告显示,问题药品批次生产数量共25万支,基本上销售到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该批药品的违法所得共86万元。除了没收违法所得之外,长春长生还被处以258万元罚款。

这并不是第一次暴露出该问题——2017年11月3日,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新闻发言人介绍,总局近日接到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报告,在药品抽样检验中检出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批号为201605014-01、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批号为201607050-2的百白破疫苗效价指标不符合标准规定。

据山东省疾控中心的官方消息——长春长生公司销往山东省的不合格百白破疫苗共计252600支,占全省年使用量的3.96%,流向济南、淄博、烟台、济宁、泰安、威海、日照、莱芜等8个市。这批疫苗已接种247359支,损耗、封存5241支,涉及儿童215184人,儿童接种信息在预防接种单位均有详细登记。

让我们期待最终的结果及数字。

然而,这并不是疫苗行业第一次爆发出假疫苗案件。

风波不断的疫苗行业

这并不是第一次疫苗造假。

2年前山东曾爆发疫苗造假案件:2016年3月,山东警方破获了一起案值5.7亿元的非法疫苗案,此案批准逮捕324人,立案侦查相关职务犯罪嫌疑人100人。

2013年,康泰生物曾卷入婴儿接种乙肝疫苗致死事件。

在更早的2009年,国家药监局发布消息称,河北福尔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和江苏延申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08年7月~10月期间生产的7个批次共21.58万人份的人用狂犬病疫苗质量存在问题。

为何总是疫苗行业爆发问题?

此后针对这些问题,在一系列事故面前,关于疫苗的管理政策,2016年3月国务院曾修订《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目的是解决二类疫苗流通链条长、牟利空间大的问题,但是这类政策的实施效果并不明显。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企业的牟利空间依旧较大,而且即便有人涉嫌刑事责任,依旧有人在利益面前铤而走险,甚至长春生物连婴儿都不放过,毕竟罚款258万元对于营收5亿元,净利润高达91%的一家上市公司来讲实在是九牛一毛,甚至对假药的监管及惩罚条例还不如兽药监管严格,令人悲哀:

根据我国《兽药管理条例》生产,经营假、劣兽药的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违法生产、经营的兽药货值金额2倍以上5倍以下罚款;生产、经营企业的主要负责人和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终身不得从事兽药的生产、经营活动。

我国《药品管理条例》中规定生产、销售劣药的,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违法生产、销售货品货值金额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的罚款;从事生产、销售假药及生产、销售劣药情节严重的企业或者其他单位,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十年内不得从事药品生产、经营活动。相比而言,我国的药品监管还远不及兽药监管严格,有关部门是否应该反思一下。

疫苗行业的暴利有上市公司的公开材料可以看出:

财报显示,当前A股52家以疫苗为主营产品的上市公司,在2018年经济下行的背景下,在2018年一季度销售毛利率平均数高于50%。

尤其是长春长生,以91.59%的毛利率占据行业首位,2017年,长生生物财报显示其净利润为5.66亿 同比增长33.28%。

在具体业务方面,作为长生生物的全资子公司,长春长生号称是国内少数能够同时生产病毒疫苗和细菌疫苗的企业之一,是中国最早获得许可采用细胞工厂技术生产甲肝减毒活疫苗的疫苗企业。目前在售产品包括冻干水痘减毒活疫苗、冻干人用狂犬疫苗(Vero细胞)、冻干甲型肝炎减毒活疫苗、流行性感冒裂解疫苗、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和ACYW 135群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

然而,实际情况与其宣传完全相反——据其财报显示,2017年该公司利用募资资金和自有资金投入累计111.58亿元,合计实现理财收益7851.72万元,相当于当年扣非净利润的12%,然而其投入疫苗研发的资金却远远低于同行业的其它疫苗公司。2016年和2017年,长生生物研发投入分别为0.43亿元和1.22亿元,分别占比公司当年营收的4.26%和7.87%。

因此,在利益及监管面前,疫苗行业屡出问题,屡禁不止。

长生生物背后的投资人

“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马克思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暴利所在的疫苗行业自然少不了资本的参与。

长生生物同样如此。

长生生物董事长为高俊芳。

2017胡润百富榜中,高俊芳家族以51亿位列第820位,在吉林富豪排行榜中排名第三。

生于1954年的高俊芳,曾是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的财务处长,后来被委派到了长生生物当领导。

从2001年的年薪6万,到2006年7000多万控股长生生物,再到几十亿的身家,高俊芳一家,只用了十来年。

在高俊芳的发家史上,现在最争议的则是长生生物的私有化。

公开资料显示,2003年12月16日的上午9点,上市公司长春高新召开了一次董事会,决议转让公司持有的子公司长生生物34.68%的股权给高俊芳,每股2.4元,合计4161.6万元;再转让长生生物25%的股权给吉林亚泰,价格一样,合计3000万元。

关于此次转让,存在非议:

其一,受让股份最多的高俊芳曾担任长春高新的总经理、副董事长,同时也是长生生物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整个交易可谓左手倒右手。

其二,高俊芳的钱从何而来?

高俊芳曾对外说表示2001年的年薪是税前5.98万,2002年的年薪是税前8.4万,钱从哪里来?

即便贱卖资产,也要4161.6万元人民币的现金,如果没有资本介入,她从哪里搞到的这笔钱?

难道背后有风险投资?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3月31日,长生生物的主要股东有:

其中,虞臣潘和刘良文为机械、房地产行业背景,其中,其余股东当中,张洺豪与其为母子关系,其中三只看似为股权投资基金,但是实际控制人均不详,基金业协会等查无记录。

芜湖卓瑞创新投资有限公司(有限合伙)、北京华筹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和长春市祥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三家分别占股6.77%、4.71%和3.02%。

其中,北京华筹投资管理中心的股东众多且复杂,而长春祥生则同样为一家地产公司。

当然,虽然没有股东显示,但还是有主动认领该项目的投资人——汇鼎基石投资创始合伙人何欣,公开资料显示,该基金2016年成立,2017年2月备案,当然,此前其投资的具体流程及细节暂且不详,但可以肯定,其的确投资了该项目。

据某网站2018年6月25日刊发的采访稿显示,何欣对长生生物项目颇为自豪。

与此相印证的是,在汇鼎基石的官网上,在团队投资项目的醒目位置展示着长生生物。

当然资本投资你是为了套现,于是,或许是在资本的压力下,长生生物经过多年发展之后开始借壳上市。

2015年7月,上市公司黄海机械(002680)披露了收购报告书,拟置入高俊芳家族控制的长生生物,实现公司由岩土钻孔装备的研发、制造和销售向前景广阔的生物医药产业的转型,转变成为一家国内领先的民营疫苗生产企业。长生生物由此完成借壳上市。

作为拥有大把现金的上市公司,其与众多风投来往密切。

这次疫苗事件爆发前,长生生物和华盖资本在内的多家投资机构合作,频繁在医疗健康领域进行投资布局。

2017 年 4 月 24 日,长生生物发布公告称,其拟以自有资金出资2000 万元,作为有限合伙人,参与认购医疗产业基金——华盖信诚医疗健康投资成都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华盖信诚”)。

2016-年8月5日,长生生物发布公告,作为有限合伙人,参与投资北京重山远为投资中心(有限合伙)

或许,资本不问出处,作为投资圈手握重金的LP爸爸,GP都求之不得,每个人都争相为伍,献媚都来不及,根本没有人问,LP爸爸的钱是从何而来?双手是否沾有婴儿的鲜血?

带人血的馒头,好吃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GPLP

    总访问量:66331
    全部文章:462
理性投资 成熟创业 微信号gplpcn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