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映客急于上市的背后究竟折射了秀场直播怎样的隐患?

2018/7/14 10:46:00


2018年的港股市场可谓是群英汇聚,热闹非凡。继小米、同程艺龙、美团等知名企业之后,映客也传来了上市消息。

2018年6月底,映客公布了赴港IPO计划。招股书数据显示,映客此次计划发行约3.02亿股,占发行及资本化后总股本的15%。公司拟定招股价为3.85港元至5港元区间,最多拟集资15.12亿港元。招股时间为6月28日至7月4日,拟定于7月12日在香港上市。按照募资额测算,映客最高估值为105亿港元,约合88亿元人民币,映客有望成为港股第一支互联网直播概念股。

映客很“硬”

映客作为国内数一数二的移动端直播平台,自2015年出生以来,便是行业翘楚,一句“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名言,引领直播行业大步向前。映客此次上市也颇有底气,其主要原因有三点。

其一,映客用户质量硬。据了解,映客用户主要生活在一二线城市,其用户年轻化、收入高、消费能力强,且男女比例平衡。映客CEO奉佑生曾经表示,目前秀场直播行业大部分平台男女比例严重失衡,而映客平台的比例为53:47。在秀场直播领域中,平台用户男女比例失衡,容易出现直播乱象,给平台监管造成极大挑战。而男女结构平衡的映客,不断能创造良好的直播环境,还能增强平台的社交属性,吸引更多的粘性用户。

其二,映客主播人数硬。招股书上显示,映客平台共有3680万用户以主播身份进行直播,占注册用户总量的18.9%,其中仅有0.02%为工作室主播。映客是秀场行业主播人数最多的平台,这离不开映客“全民直播”的理念。一键秒开直播的功能,让许多普通用户纷纷加入主播行列。而且映客在主播的礼物分配方面,映客主播平均分配55%,而其他行业主播只有30%到40%。如此高的收入占比,为映客吸引来大量的优秀主播,而优秀的主播则代表着优质的直播内容,这有助于映客长久的留存用户,实现非常利好的直播生态环境。

其三,映客收入硬。据招股书披露,2015年至2017年间,映客营收分别为2870万元、43.35亿元和39.42亿元,经调整纯利分别为150万元、5.68亿元以及7.92亿元,盈利实现三连跳,盈利从15年150万元到17年7.92亿元实现了质的飞跃。

与其他直播平台相互“抄袭”不同,映客的高收入源于其在技术上和产品上的不断创新。在映客成长初期,映客通过“美颜”、“打赏”、“三联麦”和“全民直播”等多项创新功能,吸引了大量优质用户、主播疯狂涌入。

正是依托这些优质的用户群体和平台主播,映客得以在2015年“千播大战”中脱颖而出,成为一方豪强,同时也让其成为少有的初期创业就开始盈利的公司。回顾映客成立这三年的发展足迹,可谓是顺风顺水。但谈及映客此次上市,其中历程却有些波折。

借壳失败,映客上市的“艰辛”历程

早在2017年5月,刚刚上市三个月的公关公司宣亚国际宣布收购映客母公司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此举一时间引起业界舆论哗然一片。有相关业内人士分析,面对A股上市政策逐渐收紧,映客打算利用与宣亚国际“联姻”的便捷方式,达到“曲线”上市的目的。这场“联姻”最后以失败告终,其原因主要有两点。

其一,“蛇吞象”之举,造成多方质疑。虽然宣亚国际与映客市值相近,但盈利能力却远小于映客。2017年前三季度,宣亚国际营业收入为3亿元,净利润仅为3537万元,与映客盈利上亿元相比相距甚远。这样荒唐的举动也引起了业界多方质疑,宣亚国际收购北京蜜莱坞公司的这种行为无异于“蛇吞象”。

其二,收购方式不符合常规。宣亚国际拟以28.9亿元收购北京蜜莱坞约48%的股权,而交易的方式颇为有趣。宣亚国际打算以纯现金收购,而不涉及发行股份。但在账户资金上,宣亚国际可用资金不足三亿,收购现金来自宣亚国际股东的借款,而这些借款有70%是来自映客的创始团队。对此,不少人笑称映客此举是“自己花钱买自己”。

面对这些不寻常的举动和多方质疑,深交所也有所行动,向宣亚国际发出了问询函,要求进一步披露具体的交易方案以及映客的估值合理性和业务情况。迫于压力,宣亚国际最后不得不宣布停止收购映客母公司的计划,映客上市A股的“小算盘”也未能如愿。

不过上帝关上了一扇门,又为映客开启了一扇窗,2017年末港交所的改革方案给映客上市带来了新机遇。今年港股上市热浪如潮,映客也得以实现其上市之梦。

映客为何急于上市?

从去年登陆A股失败,再到今年上市港股,映客上市之心异常迫切。有行业相关人士认为,映客此次急于上市,是因为秀场直播行业危机在即,上市其实是其奋力一搏之举。招股书上显示,映客平均月活人数在2016年达到3000多万的巅峰后,再也没能回去,截止到今年第一季度下降到2525万人。而付费用户月活人数从16年最多的261.5万人锐减至现在65万人。映客在用户流量上出现下滑现象,也映射出秀场直播行业正在面临的几大困境。

1、 盈利模式单一

移动端直播市场如火如荼,其产品形态、用户数量已基本成型,但玩家众多,各个平台竞争胶着,市场格局未定。且大部分平台目前存在以烧钱补贴的方式来获取更多流量和市场资源,这对于盈利模式单一的平台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以映客为例,映客目前虽有直播业务、广告业务和其他业务,但直播业务仍是映客的主要收入来源。而映客为了增加收入模式,在去年六月份上线了映天下商业平台,但映客在2017年网络广告收入不足总收入的1%,而直播业收入占比则高达99.4%。

究其原因在于,映客作为移动端直播平台,移动直播设备的屏幕大小有限,若投放大量广告,容易造成用户反感,反而得不偿失。映客通过广告业务拓宽收入渠道的尝试以失败告终,让秀场直行业盈利模式单一的问题更加凸显。

2、直播元素缺少多样化

映客主要特色为秀场直播,高人气主播多为俊男靓女,观众在内容同质化的秀场平台上容易出现审美疲劳。而反观斗鱼、虎牙等直播平台,它们不仅有秀场直播,还有网游竞技、户外、主机单机、科技教育和影视动漫等诸多直播类型,内容多样化的直播平台能够满足不同用户需求,从而获得更高的市场流量。映客在秀场直播行业虽然处于领先位置,但在内容可选性上远不及不如其他直播平台。

同时在短视频市场上,以抖音、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突然崛起,侵蚀了不少直播行业的市场空间。以抖音为例,抖音官方数据显示,截止目前,抖音国内的日活用户突破1.5亿,月活用户则超过3亿。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如此惊艳的表现,与秀场直播的颓势形成鲜明对比。

为了丰富直播内容,跟紧潮流,映客在直播分类中,也加入了游戏直播分类,希望吸引一些热爱游戏的用户。不过自映客游戏直播上线以来,效果并不叫人满意,游戏直播人气一直处于低迷状态,其中人气最高的游戏主播仅有几万人观看,其余大多数主播都是几千、几百的人气,与传统游戏直播平台斗鱼、虎牙和熊猫等相比相距甚远。依靠秀场直播起家的映客,似乎并没有游戏“天赋”,在除秀场直播以外的直播分类中难以“出人头地”。

3、随着更多平台涌入,移动端市场进一步分化

映客虽在移动直播行业处于上游,但在众多玩家不断涌入之后,其领头羊的地位并不稳固。不论是YY直播还是一直播,亦或是依靠社交平台起家的陌陌,都有着过人的实力,这使得2018年移动端直播市场变得更加硝烟弥漫。

而且在市场资源上,各方势力都有着大佬支持:YY直播背后有小米、一直播依靠新浪微博、来疯直播和奇秀直播则分别有阿里、百度的支撑,各个平台都是背景深厚。近日,秀场直播行业的另一玩家花椒直播也宣布消息将与六间房抱团重组……

这些玩家在巨头的资金和流量的支持下,其发展前景将会更为乐观。而反观映客,虽然依靠前期优势占据了一定高点,但是在秀场直播这方沃土被巨头盯紧之后,孤立无援的映客面对的是背景雄厚又兼具实力的诸多高手。在同质化现象严重、市场流量被不断瓜分、市场份额逐渐缩小的秀场直播市场中,映客也颇为无奈。

总的看来,面对如此大的发展难题,映客未来的秀场直播模式并不占据优势。游戏电竞直播与短视频正在成为新风口。当然,映客对于秀场直播的发展窘境也是“心知肚明”,此次上市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趁现在映客仍有竞争优势,处于行业上游,或许会获得资本的青睐。借助这次上市,映客通过募集到的资金可以在其他方面做更多的尝试,降低投资风险,未来的发展又有了更多选择性。一来可以借助融资扩大经营规模;二来可以通过分发股票的方式吸引和留住更多人才。综上来看,上市之后公司未来的发展之路并非暗无天日。

总结

随着2018年的到来,直播行业已经结束“大浪淘沙”的上半场,一些企图浑水摸鱼、实力不足的玩家已经纷纷出局,下半场将迎来多“虎”相争的持久战。在马太效应的影响下,行业洗牌还会继续。秀场直播逐渐没落,让泛直播、社交等创意直播成为直播平台的新战场,而此次映客港股上市,或许正是其决心改革的一个重要信号。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刘旷

    总访问量:2776287
    全部文章:1017
以禅道参悟互联网、微信公众号:liukuang110,QQ公众号:liukuang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