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美团打车的两难

2018/7/5 15:48:00

美团上市,可能是今年互联网行业唯二的大事,还有一件是在它之前的小米。

今年这波上市潮里,已经催生了多家上市公司,资本市场对互联网公司的宽容度异常高涨。但埋在其中的隐患也愈发明显,优信的流血上市以及小米路演传出的不稳定消息,都给即将上市的美团敲响了警钟。

尤其是估值一降再降的小米,被看成是互联网公司集体写照。普遍的声音认为,小米最后冲刺IPO的结果好坏,一定程度上会影响未来互联网公司的整体估值。好,则继续,坏则止步。其中,也包括美团。

美团与小米的业务模式不同,但二者在冲刺IPO的档口都遇到了问题。小米的问题在于公司定位和盈利情况,而美团的问题在于曾经为提高估值而拓展的新业务,如今隐隐有成鸡肋之势。

没错,我说的就是美团打车。

一个没想好的业务

美团打车的上线虽然不仓促,从试点到正式上线花了一年时间,但美团在打车这件事上可能想的过于简单。

网约车和后来收购摩拜,目的均是为冲击IPO提高估值,很明显这是事先预谋好的战略。

我们来看一下美团打车上线至今的情况,招股书显示,美团打车第一城南京于去年开通,仅2017年成本就高达2.93亿,却因套牌、外地车牌现象严重被约谈要求合规经营;于今年3月开通的上海则依靠巨额补贴,开通7天累计服务乘客超220万,按照每单补贴30元计算,仅一周就花掉了6600万元,但是随后就被监管部门勒令停止价格战;计划中的北京、杭州、成都、厦门、福州等城市也因为合规性流程等诸多问题被搁浅。

美团打车上海开城虽然声势浩大,但一个月的开销几乎追上南京整年的花费,当然,南京2.93亿数据来自招股书,不排除部分费用合并到其他类目。总之,打车这个新业务,烧钱指数相当高。

王兴虽然多次提及“打车,美团是一定要做成的”,但是在IPO前夕高调进军网约车赛道,可谓是司马昭之心。然而在市场成熟、监管完备、用户习惯已经养成的行业里仍然沿用此前的烧钱模式,显然不是明智之举,若非有新模式颠覆行业,烧钱抢来的用户可能也只是饮鸩止渴。

我们都知道,衣食住行是老百姓离不开的东西,围绕衣食住行做生意本质上是没错的,但是想联通“食”和“行”恐怕不能仅通过“想要去餐厅吃饭往返都需要打车”这个简单粗暴的逻辑来贯穿。

而从单个试点城市到全国普及,单靠补贴是无法长久抢占用户的,攻城略地的成败在于产品、服务、规模,而非短时补贴,显然,王兴还没有想好这块业务要怎么做美团打车就仓促铺开了。

从企业发展的整体层面来看,业务多元化发展意味着两种可能,拓展盈利渠道创造营收和主营业务出现问题。显然,美团现在的情况是老业务出现严重的增长瓶颈及解决不了的问题,所以急需一块新的市场业务去讲好IPO的故事,以战养战之前是美团的拿手好戏,但招股书中美团也坦承,之前业务的胜利并不一定可以延续到下个战场。

对标500多亿美金估值的滴滴,网约车的故事是讲起来最顺的,做起来也是相当难的。事实证明,王兴不仅没有想好怎么做这块业务,甚至没想好是否要真的去做这块业务。

美团打车上线后问题频发,尤其是补贴停止后,有司机称接单量骤降五成。东广新闻台的一则报道显示,市民美团打车却叫来一辆乱开无牌照车。

腹背受敌,美团打车路在哪?

美团和滴滴互攻腹背,美团上线打车滴滴推出外卖。从目前来看,滴滴外卖的势头并没有如当初预料一样出现乏力,2月个开3城,后续推进也很快。

这对比出美团打车业务的力不从心,并且从招股书来看网约车在其中的笔墨也不多,凸显出美团对于打车业务的无力和两难。

美团的业务板块酒旅被认为是承担其他业务的现金牛,外卖与阿里之间的竞争仍会持续一段时间,暂时谈不上盈利,未来前景也不敢说必胜。于是做网约车和收购摩拜讲大出行,成为美团用来拉升IPO估值的关键。

但现在的问题是,美团打车业务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境遇。进一步继续烧钱,一个城市一年烧近3亿,报表不好看;退一步停止补贴就会问题频发,数据下降导致IPO故事不好讲。

摆在美团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条是继续投入,无论上市前后都拿出最好的团队、技术和资源扶持打车业务。这就需要美团去认真、仔细的研究网约车,而不是单纯为了IPO。

我总结了一下,美团需要注意的地方有三处:

1 运营如此庞大的链条需要充裕的司机资源、完备的司机客服管理机制。抽成低了美团赚不到钱,抽成高了司机就离开了,尤其是在前期用户在培育的阶段;

2 用户再教育,看似到店和离店的场景是必须的,但是用户在选择上已经有了固化的思维;

3 产品的打磨,比如滴滴可以在司机绕路的情况下自动识别并提示乘客,这些产品上的细节是需要时间去进行不断迭代的。尽管很多功能美团都在抄袭滴滴,取得表面上的捷径,但这种抄袭无法成为竞争力。

再来说第二条路,继续为IPO拉升估值/市值,讲大出行体系的想象空间。这其中的隐患也不难发现,美团打车业务逐个城市的缓慢推进并不足以让投资人们信服,不足以改变估值持续下滑的命运,而大规模进军网约车业务,又担心巨额补贴之后的失血状态,毕竟上市之后投资人们看的是财报,财报最重要的内容就是利润、营收、现金流。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渐渐消失,每个细分领域又都有了成熟的领跑者,市场其实是越缩越小的,那么对于新入局者,获客成本高、利润率低已经成了普遍问题,尤其是经过了几年补贴大战的网约车行业,格局已成定局。

此时美团加入想挑起轰轰烈烈的战斗,犹如当年从团购网站中脱颖而出一样,但是已经不见漫天硝烟归于平静的战场不再需要没什么诚意的搅局者了,市场的规则越发清晰明朗,没有诚意的搅局者就越发寸步难行。

此文截稿后,蓝鲸TMT的一则报道显示,一位接近美团的投资人称,获客成本居高不下、用户留存率、转化率不高、难以持续增长,让美团打车深陷泥潭,美团不得不每月亏损5000万美金,才能勉强维持南京、上海两成的市场份额,无暇顾及其他。

前段时间美团负责打车业务的高管王慧文的经历,似乎成为一种隐喻。他在上海参加完峰会之后,实在打不到车,为了不耽误飞机,他挂着箱子骑着单车赶往地铁站,留下了一个让人思索的背影。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侃科技

    总访问量:46965
    全部文章:128
侃科技专注TMT行业新闻报道及热点挖掘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