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十维资本胡炜:只有在区块链牌桌上,我才能够感受到牌局的变化

2018/7/5 13:41:00

相比微信上的头像,胡炜本人要显得年轻许多,精心打理过的发型,衬衫领熨得相当平整。这位自信的投资人,在采访还未开始前,就表示自己对这次采访比较纠结。他认为区块链还处于萌芽阶段,未来并不明朗,整个行业都站在十字路口。


图为十维资本合伙人胡炜


作为十维资本合伙人,胡炜有相当的自信,在每一次扣动扳机的时候,都会有清晰的声音告诉他,把钱投给这个团队。但面对处于早期阶段区块链行业,他采取了谨慎、乐观”的态度。就像最近的“打车链”被比喻为社会实践,整个行业还是在小范围探索的路上。很多项目没办法讲一个带有稀缺性的性感故事。

 

如果说阿里、腾讯现在能引领时代,是因为当初电商、PC端及时通信领域内没有巨头涉足的话,那么面对现在巨头们全速跟进的区块链赛道,胡炜个人表示比较悲观,“在这种情况下,你怎么会觉得一些小公司会有根本性颠覆巨头的机会”

 

根据市场初期和平台机会,未来的投资是否都会往区块链方向走,胡炜表示无法判断。但从机构的投资角度,他觉得要先留在区块链这张牌桌上

 

当以技术为核心的金融科技成为新标的物,越来越多玩家把视线投向了区块链领域。区块链的流动性、投机性,在经济下行周期造成的恐慌下,显得格外诱人。红杉、IDG与币安之间的纠葛,显示这些顶级基金已经开始布局食物链的顶端。虽然后续方向并不明确,但这场机构间的牌桌早已开局。

 

实际上,十维资本比顶级基金布局更早,十维更像是一个低调的布局者。



网络上公开的投资报道只有元界、链马财经、飞巴、共赢链、运链。但据了解,从底层公链、细分行业的联盟链、交易所、量化、区块链投行,再到最近的媒体、钱包,十维资本有自己下注的逻辑,胡炜和他的合伙人张军希望先把区块链的生态投出来,期待形成叠加效应。




初遇区块链,“错过就错过了”


回忆起个人第一次接触区块链项目时,胡炜非常坦诚,“看不懂”

 

2015年的五六月份,来自上海的团队希望向胡炜展示一个区块链万物互联的世界。经朋友推荐,基金内部三个合伙人,1个投了弃权票,2个赞成票,最终决定基金和这位推荐的朋友一起投资。按照3000万的约定估值,共同准备投300万股权,得知团队要做ICO后,跟团队协商可将300万人民币股权转换成相应代币。

 

但临近投资时,这位推荐的朋友突然退出,不打算为项目再做其他推荐或背书,基金也因认知的的差异放弃了投资,“错过就错过了”。一方面,胡炜表示确实没看懂;另一方面,他从技术角度也没有被打动,这个项目其实至今也没有真正落地。

 

但同时,胡炜也承认这个团队“足够优秀”,他们只用了两个星期到一个月时间,就完成了白皮书和发币的所有事项。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项目结束ICO后两个月后,高峰期市值达到了30多亿。




第一次扣下扳机


胡炜试图搞明白这个行业为什么这么疯狂,是在PreAngle退出小蚁(NEO)之后。2014年6月,彼时十维资本还未从PreAngle中裂变出来。当时王利杰所带领的PreAngle投资小蚁20万人民币,价格0.15元一个。当小蚁币价从40倍摔成5倍,再出发走到15倍时,PreAngle以最终300万退出。相比于最高峰的价值8个亿,这也成了胡炜口中“一个比较悲伤的故事”。

 

“悲伤的小蚁”挑战了胡炜和十维基金股权投资的逻辑,也为日后投资第一个区块链项目——“元界”提供了思路。

 

投资元界,是胡炜觉得挺简单的一个事。这个简单,来源于元界满足了他对优秀区块链项目的所有要求。

 

一、有经验。与传统投资考虑类似,这是看人的时代。大家都乐于看到从Google、FB、BAT出来的高管或骨干,搭配一个有效的班子。初夏虎在2016年创立元界前,曾是小蚁的一员。

 

元界项目早期由维优的团队开发和维护。在初夏虎的一次演讲中,他提到16年开发元界公链那段时间,“团队里算上我总共8个程序员,没日没夜地写了3个月代码,真的是用命在拼”。程序员出身、懂金融、英文好,这三点是初夏虎认为成就自己的原因,也是元界诞生的因素。

 

拥有十年中移动技术背景的胡炜,认可了元界团队代码的能力。另一方面,元界团队能够在市场上讲出有稀缺性的性感故事,这个故事的背后就是一条公链。

 

二、社群的力量。伴随头部项目越来越强的效益,胡炜开始认识到群众的投资,可以为项目创造更多价值。“要么有人信任你能把这个事干成,要么把这个币干成”,胡炜认为社群背后是众多信任的存在,公司要在市场上跑得有价值,要看有多少人的认可。

 

三、市值维护的能力。在资本运作市场里,市值自然越多越好,它关乎到公司能做多大的事。基金需要为LP创造良好的流动性,公司需要为投资人创造更多价值,动态利益的平衡下,市值维护显得尤为重要。

 

当然,在初夏虎身上,胡炜还看到了他的情怀,这个团队一直在努力地落地。胡炜表示,“哪怕背后支撑的是你要挣钱,但是你放在台面上,你要有一个比较好的情怀”。

 

2016年7月,胡炜终于坐在了这张牌桌上,完成了第一个区块链项目的投资。元界不仅成为十维资本的第一个区块链项目,也促成第一次股权转代币的实际操作。在元界团队提出ICO后,一直从事股权投资的胡炜投了赞同票,“我们认为可以去尝试”。

 

在进行了尝试后,十维资本在区块链投资领域找到了玩法。十维资本所投的区块链项目中,股权转代币占比70%—80%,剩下的那些一开始就不是以公司制出现,因此基金直接投资了代币。

 

胡炜本人也表示乐意看到原先股权类项目往区块链、代币的方向走,前提是项目属性可与区块链充分结合,且token的机制能提升项目空间。

 

区块链项目发币快,资金流动快,相对于长线投资的魅力,十维资本是否会对后续的投资布局有所调整?胡炜给了肯定的答案。他个人的选择是两条腿走路”,股权和区块链投资都看。据他个人所知,目前顶级基金也在看这个方向,但都没有真正意义上放弃传统的股权,胡炜相信股权在顶级基金中的占比依然非常大。




区块链项目,我们只投能落地的


按照股权投资的模式,胡炜认为一个项目不能跑到最后,他就不会去投。但按照区块链、ICO的逻辑,投资人需要去信任项目,先把钱给团队,然后将市值做起来。但在接触许多区块链BP后,胡炜有自己的逻辑,“区块链,我们只投能落地的”。

 

那些与实体经济、供应链金融、衣食住行结合的项目,是胡炜觉得“真正有价值”的,也是他会去看会去投的项目。

 

“只投能落地”策略的产生,源自于区块链技术对生产关系的变化。区块链的点对点交易模型,在推倒组织与个人之间的高墙同时,完成了劳动成果归生产者所有。同时每个节点平等,生产者都能各尽其能。能够有真实场景的落地,就关系到未来公司制或是生产关系的进一步改革。这个改革变化里面,其实就是token设计的相关理念。


胡炜提到十维资本投的一个头部项目,来自杭州的区块链团队——飞巴。这个着眼商旅出行的项目,更像去中心化的“携程”。利用token的激励将所有资源方、产业链上下游都进行调动,目前业务围绕飞机票,未来可能发展到所有的出行领域。


这样的经济模型有离人性更近一些的东西,就像民企的制度、分配体系必然比国企更有优势。当它走到基于token这种更有效率的激励体系时,就会迭代传统意义的中心化组织,或者逼着中心化组织去往这个方向演进。

 

只有当真正能够落地的区块链项目出现,胡炜才觉得这个市场可能会被打开。如果这个市场没有创造真正的价值,它就变成了一场“零和游戏”:无非是同样的筹码,去到了更大的庄手上,还是更多散户手上。

 

除去真实场景能够带来变化的区块链项目,胡炜并不完全回避一些所谓高大上的公链。他强调,如果公链本身可以在未来提升效率,或者能够解决类似双花、三角模型不可调和等问题,他可以少量地参与。




留在区块链牌桌上


胡炜已经看了太多的区块链项目,“质量高的太少了,而且都千篇一律”。大多项目还是在分配机制上比创新,变化只在于项目方曾经拿40块,后来变20块,再后来钱都不要了,甚至把未来两三年的收益都贴给用户。胡炜比较“困惑”,他想看到更底层一些或是更有意思的项目。

 

对于国内项目评价的询问,他停顿了一会儿,“还是太浮躁了一些,现在我国内的项目看得比较少,更多让投资经理们关注海外的项目,海外项目有时候看看还有那么一点新意”。

 

当然,胡炜否定了区块链创业者没有情怀这一说法,“他们情怀也挺高的”,他只是总觉得还缺少那么点东西。


国内的区块链并不是增量市场,新用户也不多,胡炜说,“十个人里面可能没一个人有钱包”。火币区块链研究院院长袁煜明也曾公开表示,区块链行业用户特别多是一种错觉。以太坊地址数3000多万,比特币2000多万,“中国大概率只有几百万的用户规模”。在这个众所周知总体量有限的市场里,“存量搏杀互相割韭菜”变成了默认的共识。

 

区别于A股偌大市场,关注一个股票要花几个月时间。区块链市场太小,小到总关注时间可能只有一天,小到人们不得不把所有的声音都集中到一两个项目上,用绝大多数人的精力才能推高一个项目,做出像泡沫一般的样子。这是胡炜认为区块链市场明显处在早期的原因之一。

 

在5到10年的时间里,很多人相信区块链会给社会的衣食出行、实体行业带来根本性变化。但放到1至2年的当下来看,这种前景更像一种概念,大家都在小范围内摸索,行业还处在萌芽阶段,未来的方向仍不明朗。可即便是在看不到发展方向的今天,胡炜还是不停地在看区块链项目,他告诉密码极客记者,“我不能去miss掉区块链这一波”。

 

被问及是否对区块链持谨慎态度时,胡炜立马否定了这一看法,他选择用“谨慎乐观”来描述自己。在社会关系到了需要更替的今天,区块链的出现符合人性和社会发展的特性,这也是他乐观的因素之一。


胡炜觉得自己心态比较平稳。从自身和资金的角度出发,他选择先坐在了牌桌上,十维资本要按逻辑去下注,不下注就意味着远离牌局。他认为未来肯定没有这样的机会。
大不了像打坐一样”,胡炜说只有这样,他才能在有大牌出来的时候,还能够参与其中。

 

胡炜在采访中多次强调一句话。

 

“只有在这个牌桌上,才能够感受到牌局的变化。”(完)


【密码极客】是一群来自前蚂蚁金服、阿里和阿里创业帮一起发起的区块链技术创业社群,也是杭州最大的区块链技术人才社群。截止6月,社群阿里技术人员超过1300位,社群成员超过4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陈叔

    总访问量:123227
    全部文章:35
独立运营的微信公众账号「阿里八卦」是国内解读巨头阿里巴巴的权威。后者深度挖掘阿里的一手信息,绝非笨重的纸媒所能企及。在这里,聚集了数千阿里的前员工、在职员工、媒体工作者以及投资人,从各个角度观察马云以及其所带领的团队。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