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营销

夜店DJ转行做和尚,用电音唱佛经,日本和尚都这么浪了?

2018/7/2 19:35:00

 yuyan 创日报

文  | yuyan


刻板、等级森严的社会制度逆向催生出的巨大逆反心理,放眼亚洲甚至全球,日本青年的不羁和新潮都是非常显眼的。



不过这种不羁与新潮不仅仅属于当代日本的年轻人,还体现在另外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群体身上,那就是日本僧人。


明治维新之后,日本政府为了树立天皇权威,削弱民间对佛教的尊崇,颁布了《肉食妻带的解禁》的命令,“允许”(某种意义上算是强迫)僧侣,可以吃肉和结婚。还允许僧侣的孩子可以继承父业成为日本职业僧侣。所以日本僧人不仅可以吃肉喝酒,还能娶妻生子。


看下面图里这位慈善随和、眉宇间还带着点书卷气的僧人,你肯定想不到他会在别人的超度仪式上开电音趴,上演坟头蹦迪的戏剧性一幕。




网红和尚:

玩最热闹的电音,念最酷炫的经


上面这位僧人名叫朝仓行宣,今年50岁,是日本东乡照恩寺的主持。这座寺庙有540多年的历史,由朝仓家世代掌管,传到朝仓行宣这里,已经是第17代了。



朝仓行宣从小就在这座寺庙里长大,17岁就考取了日本僧人的资格证,大学的时候还专门在京都的龙谷大学念的佛学专业。但朝仓行宣并不甘心当和尚,他觉得做和尚总是会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比起当和尚,他更想做一个音乐人,甚至想一辈子都靠音乐吃饭。


所以大学毕业之后,朝仓行宣没有回到照恩寺,而是留在了京都做一个普通的上班族。白天上班,晚上去夜店做DJ,在酒吧给客人打碟、放电子音乐,这让他感到真实的快乐。



直到有一天,朝仓行宣突然顿悟到,做和尚和做DJ从本质上是没有区别的:DJ是向大家传递喜欢的音乐,和尚是在向大家弘扬喜欢的佛法。于是在50岁的时候,朝仓行宣回到了东乡,正式继承照恩寺成为了寺庙的主持。



但是回到照恩寺的朝仓行宣却发现,如今的寺庙已经不复往昔的热闹了。在他的印象里,父亲还在做主持的时候,有很多人来寺庙礼佛,如今这些人已经老了走不动了,而年轻一代却并不怎么喜欢佛教和寺庙。


所以朝仓行宣不得不开始考虑怎样吸引年轻人回到寺庙,他想到的帮手就是自己最爱的音乐。其实给佛经配乐自古有之,都是为了让佛经变的朗朗上口。只不过在朝仓行宣这里,伴佛经的音乐不再是梵音,而是电音,直接把佛经变成的高科技舞曲。



除了用电音给佛经配乐,他还在视觉上下了一番功夫。以前没有电的时候,寺庙里都会有一排排蜡烛和灯油,还会给佛像镀金箔来增添光彩。朝仓行宣想到,如今技术手段发达了,可以利用灯光和全息投影技术在佛像上做出不同的光影效果,人们便可以更直观的感受到所谓的佛光普照。



2016年,朝仓行宣举办了他的第一场电音法会。当时他的内心还没有现在这般坦然,因为根本没有人做过这样另类的法会。他一边自己摸索着来,一边在心里自我安慰:万一有人反对,就立刻停下来。



慰藉的是,正场法会下来没有任何人表示难以接受,特别是上了年纪的人,反而更加喜欢。他们看到这些闪耀的光芒,直笑着说仿佛真的看到了极乐世界。


自此以后,朝仓行宣便将电音法会当成了固定的传播佛法的方式。经过媒体的报道之后,世界各地的人纷纷慕名而来参加法会。大人小孩都有,还有老人家带着孙子一块三代同堂听佛经。



朝仓行宣逐渐变成了“网红和尚”,他的电音法会也越办越频繁,迄今为止已经举办了7场。资金都是通过众筹而来的,虽然只有42人支持,却在一个月内就筹集了39.8万日元(约2.3万人民币)。



去年,朝仓行宣的电音法会还和日本的弹幕视频鼻祖网站niconico合作,将网友发的弹幕直接投射在了佛像上,吸引了全球多达两百多万人点击收看,日本电视台NHK、美国的CNN都报道了这件事。



看到有这么多人喜欢电音法会,面对外界传来的质疑,朝仓行宣也有了底气。他说自己的目标从来都不是让所有人都认可和赞美电音法会,只是希望人们能够对佛教有所关心。如果有人反对,他也欢迎,毕竟像电音这些当下新鲜流行的东西,总有一天也是会过时的。


“寺庙,我认为是谁都可以来的地方,我也没有多么特别,就是一个普通的日本和尚。就像我每天念诵的佛经里说的,极乐世界,就是人和人之间没有差别,互相尊重彼此的个性,大家都有自己的颜色,我很憧憬这个世界。”




寺庙靠卖墓地挣钱

每平米赶超北上广房价


前两年大热的日剧《朝五晚九》里,讲述了一个帅气多金的和尚花式撩妹的故事。里面的和尚男主开豪车、住豪宅,还说要开私人飞机带女主去新婚旅行。那么问题来了,日本和尚哪来这么多钱呢?



虽然电视剧里的有夸张的成分在,但是不得不说,许多日本僧人的家产确实丰厚的不亚于财阀。日本的寺庙多为私人产业,而且可以世代传承。像朝仓行宣家一样,家里有个几百年历史的寺庙继承的日本和尚大有人在。再加上在日本,宗教法人的身份免税,身价自然殷实。所以在日本自古就有“和尚赚天下”的说法。



最直接的收入是香火钱,据说现在的日本寺庙都可以用转账方式的捐香火了。不过日本大大小小的寺庙实在是太多了,而现在的年轻人又几乎不怎么去寺庙,所以基本上能维持香火收入的就只有那些有名气的大寺庙。因此如今有许多小寺庙的僧人会跑去大寺庙里“打工”来获得收入。


前不久日本还有一个和尚把自己曾经在“打工”过的寺庙告上了法庭,原因是在寺庙里工作的时间太长,过度劳累以至于患上了抑郁症。经鉴定为“工伤”,因此和尚经法庭向寺庙法人索赔。



日本的亚马逊上还有“和尚快递”业务,能线上预约僧人到家里做法事。



不过这些收入都不过是洒洒水的小头,寺庙真正的收入来源是卖墓地。历史上,不管是皇帝还是将军,都有给寺庙捐赠土地,来祈福或表达忏悔的习惯。经过多年的积累,如今许多日本寺庙主持名下都拥有大片土地。



日本人的葬礼八成都要在寺庙进行,因为墓地在寺庙的“特许经营”,最终墓地也会向寺庙求购。日本的土地资源原本就稀缺,墓地买卖的暴利甚至比房地产还要高。一块2-3平米,普通一点的墓地加墓碑大约需要花费200~300万日元,再加上葬礼,差不多要花费将近400万日元(约23.2万人民币),都能赶上北上广的房价了……


下葬之后,亲属还要每年向寺庙上交一大笔墓地管理费,又是寺庙一笔不菲的进项。另外有些人希望去世的亲人能够去往极乐世界,还会请寺庙高僧为死者取一个法号,差不多还要再花上几十万日元。



4月份的时候,号称“日本林志玲”的混血名模森泉宣布奉子成婚。男方就是个和尚——大她10多岁的莲华寺副主持金子朋史。除了寺庙经营,他的家族还涉及宠物陵园、进口车经销、房屋出租和停车场经营等,仅这些副业每年就有数亿日元的收入。



日本女性认为和尚身上的宗教气质有包容力,值得信赖;而且收入稳定也没什么裁员压力,嫁给和尚之后还可以直接住进寺庙不用背负房贷。因此在平民的相亲市场上,和尚也大受欢迎。



不仅如此,日本还推出过一本《帅和尚图鉴》。里面收集了日本各地40名帅气和尚的图片。据说这本书一经发售,就受到一致好评,每个和尚都有了一群“太太团”,称得上是“女子参拜指南”。




真正的歌颂,由心而生


尽管在日本,仍有一部分僧人过着严守清规戒律,专心修习佛法的生活。但更多的和尚正变得愈发的世俗化,他们出唱片、开酒馆、公开性向,过自己真正想过的生活。


药师寺宽邦也是一个热衷音乐的和尚,去年“佛系”一词刷屏的时候,他也借此在国内小火了一把。他用经文作词,谱上自创的曲子,发行了许多唱片,在Itunes上都能找的到。



他还举办过小型的live演唱会,现场许多佛教信徒都为他的音乐感动不已。



西村宏堂是2015年拿到资格证的和尚,在此之前他已经是时尚界小有名气的化妆师,还是公开出柜的同性恋者。他说3岁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喜欢同性了,虽然僧侣在日本是个不错的职业,却因为自己的性向而犹豫。直到他去了美国留学,接触了更包容的文化,认识了更多人,才逐渐打消了困扰。



西村宏堂的师傅告诉他:“如果你觉得做一件事,可以发挥出你个人的价值,觉得能够给别人带来快乐,那么一面做僧人一面做化妆师,也并没有什么错。”如今他“普度众生”的方式就是教人化妆造型,找到自信和快乐,特别是LGBT群体的朋友。



还有在东京闹市区开酒吧的羽田,怀着在开放的环境里更能轻松思考人生的想法,一边调酒一边和客人谈论佛法、思考人生。现在这里成了观光打卡的必去景点,许多人都喜欢和羽田聊聊天,放松心情。



有许多人觉得这些和尚的行为太过出格,违背了僧人礼佛的初衷。但是也有许多人表示可以接受,佛门普度众生,教导世人一心向善,这些和尚虽然没有循规蹈矩,但所作所为仍然在坚持感化众生的原则。既然一心向善,又何必在乎形式。创哥觉得一位网友对药师寺和尚的歌曲的评价非常在理:


“真正的歌颂,是由心而生的,

那是使你始终低头虔诚,

不敢越雷池半步的力量,

因为你见识过它的宽广,慈祥和伟大。”


< END >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创日报

    总访问量:28377
    全部文章:146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