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由抖音到一直播:我们为什么不愿意接受真实的温婉?

2018/7/2 16:35:00

  我们先来看截图:

  相信很多朋友上周被这两张图片刷屏,很多人提出了疑问“这是同一个温婉吗”?

  我还是来讲一个大家听过的寓意故事吧:有一天,真实和谎言一起去洗澡。正在洗澡的时候,谎言偷偷跑到岸上,穿上了真实的衣服。当真实发现的时候,谎言早已穿着她的衣服,跑的无影无踪。真实宁可光着身子,也不愿意穿谎言的衣服。从此,人们就只能看着穿着真实衣服的谎言,却接受不了那赤裸裸的真实!

  去年春天,年轻人最喜欢使用的新锐视频平台是一直播,数据机构易观发布了《中国移动直播市场季度盘点分析-2017年第一季度》报告,一下科技旗下的一直播以26.7%的移动全网用户渗透率排名榜首,从2016年到2017年一直播几乎成为了娱乐明星的首选秀场平台,和广大用户近距离接触,并且和微博的联动化反,取得了长足的发展。

  然而到了今天,是抖音的时代。抖音,成为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人的生活方式。 抖音的火爆,背后离不开今日头条技术的支持,尤其是美颜类黑科技的应用。尤其到了2018年,抖音真的开挂了,时不时登顶中国 Appstore 的免费榜,各项数据指标秒杀一众同类型产品,甚至某种程度上威胁到微信、微博等巨头的地位,吸引了大量的用户,就连腾讯都想重启微视,制衡抖音。

  温婉,抖音上最火的主播之一,拥有超过千万粉丝,十几秒的停车库舞蹈风靡网络,引来无数拥趸。

  当温婉以素颜之容上一直播时,一开始就注定了这是一次“场外话题多于场内关注”的直播。这场直播活动我关注的时候只有27万的热度,与其在抖音上美颜之容对外的影响力相差甚远。这正如那句寓言所言“人们更愿意看修饰后的谎言,而忽略赤裸裸的真实”。

  从抖音温婉到一直播温婉,从“假温婉”到“真温婉”,我们不禁要思考一个问题:由抖音到一直播:我们为什么不愿意接受真实的温婉?

  00年出身的温婉,早已经超越网红的范畴,从某种程度来说,温婉就是我们当下青年文化潮流的风向标或者照妖镜。

  同样,2016--2017年的一直播,然后2017--2018年的抖音,这两款先后成为现象级的产品,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何尝不也是我们当下互联网文化的晴雨表和炼金石呢?

  平心而论,从技术层面来说,抖音和一直播不相上下。抖音拥有的美颜技术,一直播也不会比抖音差。不过就从消费者使用层面来看,从我们的经验来看,抖音用户使用美颜的比例要远远大于一直播。

  这两天我给抖音和一直播分别想了两句宣传slogan,分别是:让世界看到更美丽的你(抖音)和让世界看到真实的你(一直播)。

  赤裸裸的真实是打不过穿着真实衣服的谎言的!一直播背后的掌舵者是韩坤,韩坤是互联网业内有名的老实人,拥有极强的市场判断力和产品能力,但很多时候不屑于做一些事情,习惯性的自我克制,抓住从秒拍到小咖秀再到一直播机会的同时,但也错过了晃咖的最佳发展时机,时至今日晃咖早已经被抖音越甩越远。

  相比之下,抖音以及背后的今日头条,从不惧怕各种媒体和网友的口诛笔伐,一路按照自我节奏向前发展。等到业界质疑“价值观不正”和“无节操”甚至有关部门介入的时候(详情参考《人民日报:抖音被立案查处》),人家早已经发展起来了。

  一直播或许会离我们远去,抖音或许会成为第一视频类产品,但成功的掌声和自我的坚守哪个更重要,我想韩坤和张一鸣心中各自有一杆秤。

  所以,本文真实的标题应该是《相比抖音:我们为什么不愿意接受更真实的一直播》,抱歉我给它穿上了谎言的衣服。

  写在最后:说一千道一万,抖音和一直播模式和技术本身并没有优劣之分,关键还在于掌舵的人是谁,掌舵的人能力和心术何在会决定公司的成败与否。所以把这个话题放大,从情感上来说,放眼中国互联网行业,我更希望刘强东、丁磊、韩坤等人获得成功,我不希望看到张一鸣、唐岩、王欣成功。

  PS:本文作者丁道师,关于本文所述观点,欢迎来信探讨,微信:dingdaoshi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丁道师

    总访问量:2237312
    全部文章:949
丁道师,非知名互联网第三方评论人士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