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寺庙为800 台机器狗超度,陪伴10年,它们不值得拥有一个葬礼吗?

2018/6/25 17:08:00


文| 张一弛



就在昨天,创哥朋友家的猫去世了。


他红着眼眶又气又难过的说,”这只蠢猫,居然为了逗鸟,从17楼阳台上跌下去摔死了。“ 他念叨着以后微信头像再也更新不了这只猫的照片,却不知道怎么处理这只死去的猫。


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饲养宠物,就越来越多的人要面对和它们的分别A。于是,各种各样的宠物道别方式诞生了。


比如,在日本寺山修司墓的附近有一个犬猫墓地,这里没有一个雕像或者墓碑的样式有重复,全部刻满了主人对宠物的想念。



在澳洲,推出了送宠物尸体到太空的套餐,钱花得越多你就能把宠物骨灰送得离地球更远,比如月球或者人类尚未知的深层宇宙。



就在上个月,在日本千叶县的光福寺,有一群白发苍苍的老人,集体为114只狗狗办了一场盛大的葬礼。


在葬礼上,这114只狗身上都挂着标签,写着各自主人的名字和家乡,但最让人想不到的是:


它们全部都是机器狗!



僧人在为他们超度,老人们还忍不住偷偷抹泪,舍不得跟他们说再见。



就算硬件彻底崩了,

你的Aibo依然会回到你身边!

葬礼的主角是一群被索尼制造出来的陪伴类电子宠物狗:aibo (爱宝)。就是这个小家伙了。



1999年,索尼公司研制出第一代电子狗,当时虽然人工智能的概念还没现在这么热,而且售价要2000美元,但整个日本还是轰动了。


发售10分钟,3000只索尼狗全部销售一空,随后就了创下15万台的销量,最重要的是,从这时候开始,不少人慢慢开始把aibo视为灵魂伴侣。


爱宝的体重大概2.2kg,跟一只小型犬的体型差不多。



它能像真狗一样打滚、摇尾巴,踢球、握手、扑向主人突然kiss,发出有个性的叫声,能分辨称呼和责备。


而且每个爱宝有自己的喜好。比如,有的狗喜欢粉红色,还会通过眼睛颜色的变化,表达喜怒哀乐。



每只爱宝从从出生起就绝对服从主人的领导,能听懂几百条语音指令,做事都会顾虑主人的感受。他能分辨谁是家人,谁是偷偷窜门的隔壁老王。



还能帮你操控智能家电,以狗的视角,用眼睛帮你拍照,这些都是普通狗狗做不到的事。



如果主人会编程的话,还能为它设计新动作,它将终身跟主人、别的狗、环境学习,不断获取新技能。



最有意思的是,真实的猫狗会越来越像主人的个性,他们也会。


主人不用担心所有的aibo千篇一律,它会像孩子一样长大,发展出自己的个性,可能做梦都会梦到你。


而这些数据都会随时被备份,就算硬件彻底崩了,你的aibo依然会回到你身边,精神世界将和从前一模一样。



纯正的索尼血统



aibo并没有血肉之躯,所以它不会掉毛,不用绝育,不用驱虫,饿了不用吃狗粮,它会自己乖乖跑去充电。



所以,从1999年第一代发售以来,有人因索尼狗而结婚,有人因索尼狗重拾人生希望。



甚至会给它们穿衣打扮,带狗举行线下活动,还有人养两只给彼此作伴。




15万台机器狗被官方抛弃,

机器狗也会像宠物狗一样老死



这些年来,日本的老龄化越来越严重,很多老人虽然孤独,但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更别说还要照顾一只宠物了。


于是,这只索尼狗狗变成了老人们的精神寄托,他们想着,就算儿女不在身边,这只机器狗也可以永远陪伴自己吧。


但其实由于机械磨损和电子器件故障,这些机器狗也开始出现年迈狗狗的特征:走路不再平稳、性格不再活泼、也不能再和主人玩游戏了...



更糟糕的事情发生在2006年,这一年索尼集团的营收萎缩,宣布停产Aibo,2014年又停止了提供售后维护服务。


也就是说,之前7年间售出的15万台机器狗,全被生产自己的官方抛弃了。


对于公司来说,电子狗只是他们的一个产品,但他们的主人并没有因此放弃他们,失去了官方的维护之后,主人们开始求助其他的电子维修公司,终于这些老人们找到了一个叫A-FUN的地方。



A-Fun的创始人叫乘松伸幸,原来索尼的员工,开这家公司的原因是,他觉得现在日本的匠人精神越来越淡薄了,制造商一停产,用户手里的产品难道就不管了?


于是,他和几个索尼的前员工一起创立了这家公司,专门为厂商已经停止售后服务的电子电器产品提供维修服务。

有一天,乘松伸幸遇到一位老人登门请求 “千万要治好AIBO”,虽然公司没有一人参与过AIBO的开发与维修,也缺少零件和设计图。

然而AIBO主人的焦急打动了乘松伸幸,决定接受这个挑战。这次维修耗时4个月之久,终于让那只AIBO恢复了健康。

但停产伴随着一个严峻的问题就是:零部件越来越紧缺。


于是,一些再也无法维修的机器狗,会在征求了主人的同意后被拆解回收,将它们的“器官”捐赠,救活其他的机器狗狗。



一开始,A-Fun的维修人员,还只是把这些机器狗当一个普通的产品,可后来他们发现,其实自己在这些老人的眼里,就是医生啊。


每次主人带着出现故障的机器狗找到他们时,就像是在医院里描述感冒发烧症状一样,说 “狗狗的关节有点痛”。



稀里糊涂担起维修责任的A-Fun公司,才开始感觉到这份不一般的情感,机器狗对它们的主人而言,并不是一堆冰冷的机械,而是一个重要的家庭成员。


《纽约时报》采访了一对养了Aibo的夫妇,他们说感觉就是在抚养一个孩子,他们没有孩子,Aibo就是他们的女儿。



因此从2015年开始,意识到这份情感依恋存在的A-Fun决定:在拆解那些被下了“死亡通知书”的机器狗之前,为它们举行一场集体葬礼,让寺庙的僧侣为他们诵经超度。



第一次葬礼开始于2015年1月,今年的葬礼已经是第六次了,至今他们已经用这种方式送走了,约800台Aibo机器狗。



不同年份,不同型号的狗狗的葬礼



体面离世,

并不是人类的专利


从宠物,到QQ宠物再到索尼机器狗,见证了我们想养宠物的心,似乎一只都没变过。


《小王子》里有这样一句话,“一旦你驯服了什么,就要对她负责,永远的负责。”


在香港,宠物殡葬已经有了完整体系,并且发展得相当成熟。


2002年,香港成立了食物环境卫生署,其中一项职能就是主管小型动物尸体收集服务。在宠物遗体火化后,骨灰盒还可以存放在特定的灵室之中,如果宠物主人违规乱埋宠物尸体,最高还会受到2.5万元港币和入狱6个月的处罚。



在美国,从1921年就修建了一座叫Aspin Hill Memorian Park的墓园,距离今日已经快一百年了。


在这里终老的,有电影、电视明星家的狗狗,美国总统的狗狗,在战争中立功的军犬,在警队服役的警犬,更多的则是在普通家庭中的宠物狗狗。


比如,这只叫RAGS的狗狗,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军犬,被称为战争英雄。在阿尔冈山战役中,穿过敌军火线传递盟军情报。



墓碑上刻着war hero



还有的主人,在墓碑上贴着曾经跟狗狗一起玩耍的照片。



创哥问过很多人为什么要养宠物,有一个回答让人印象深刻,他说: “ 我抑郁症三年,2016年自杀未遂后养了三只猫,多亏它们在最绝望的时候陪伴我才度过最难熬的时光。我体会到了责任感,也不知不觉有了活下去的动力,很奇妙的感觉,感受到了互相被需要。

 

母婴大品牌尤妮佳从2017年1月就开始执行一个新的休假制度:如果员工饲养的宠物不幸去世了,那么就员工可以获得一天特别假期。



体面离世这件事,并不是人类的专利。


所以才会出现宠物殡葬师,为猫狗设立墓地,为机器狗举办葬礼等等新项目。北京一年有22万宠物离世,但九成人可能都私自处理了遗体,只有一成人选择火化无公害处理。那么在合理的收费下,宠物遗体的科学化、无害化处理本该是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从感性层面讲,可能是这样:


“嘿,你这一辈子也没能认识几个同类,最后还是我给你送终。我知道我的生活还将继续,但我会记得生命中的某一个日子,是专门为了怀念你的。”

 

如果下次我还是你的主人,

我再也不会怪你挠坏沙发了。

 


本文部分素材来源于设计小站,日经中文网。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创日报

    总访问量:27441
    全部文章:139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