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差评事件之我见:让法律的归法律,让道义的归道义

2018/5/28 12:31:00

一、从孔乙己重新定义“偷书”说起

鲁迅先生笔下的孔乙己,曾经就对“偷”进行过重新定义:读书人的事,窃书不算偷!“窃”,最常见的是与偷同义,叫做偷盗,属于“用不合法不合理的手段取得”。此外,还有“私自、暗中”和用作谦称自己之意。可见,为了尽可能洗脱自己,孔乙己把偷书或者窃书,不是干的偷盗的勾当,而是私自暗中把书拿走,看完了,可能还是要还回去的。

现实世界中,这种自以为聪明的强词夺理,在不少地方也还是有的。而且,在玩文字的群体中,就颇有类似的情况。最为典型的,莫过于以图文为主要形式的创作圈里,也就是洗稿与抄袭的问题。当声讨洗稿的时候,深陷其中的人,往往说自己没有抄袭。概念一换,好多人就会被偷换的概念带到沟里去了。2018年年初,六神磊磊就曾经因为一篇比他创作的与“风陵渡”有关的文章可能被传播的更火的洗稿文而打过一次口水仗,口水之后,整个圈子依旧很风平浪静。但是,进入盛夏,再次出现了一个叫差评的,据说属于圈子里洗稿洗的最成功的,洗到居然还被腾讯旗下的投资基金以3000万入股。终于,在更大的商业利益来路不服众的情况下,引发了异常对于洗稿与抄袭的大讨论。

就内容创造领域来看,这有可能是改革开放进入第40个年头,且在全面加强依法治国的背景下,关于洗稿与抄袭的大讨论,不亚于异常类似于真理的大讨论那样。如果争论过后,然后正本清源,那在机器人创作已经非常普及的情况下,对于仍然在内容创作,尤其是文字创造领域,还在苦苦坚持的人,那些不是以机构化方式运作的人而言,无疑是一件幸事。

随着这种争论的持续,惊动了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人民日报评论”在今天,也刊发了文章,提出要用法律保护原创,拒绝洗稿。在这篇评论文章发布之前,个人也注意到,也还有一些人士,也纷纷发文呼吁要加强法律的保护措施。比如,针对差评重新定义“洗稿”拒不认错的情况,自媒体蚂蚁虫先生发文,呼吁打击洗稿亟待完善法律机制。但是,我从法律专业人士林华先生的分析文章中,看到的是法律实务层面,更多的是对于打击洗稿,从著作权方面来定性抄袭等并进行处罚的现实难度和无奈。

因此,个人在认可加强法律打击保护原创的强烈呼吁之外,更希望在大家认可内容为王且都在抢占各类优质内容的市场竞争环境下,行业能够先于法律更有作为,并且为法律提供更多来自行业的经验和手段。这对于遏制和打击“洗稿”这种行业毒草可能更加有效。

二、洗稿与抄袭,无需重新定义

洗稿,是新闻传媒行业专用词汇,据说来源于“洗钱”。圈里人都知道,洗稿者通过对原创稿件进行篡改、删减、文章结构调整、拼接等等,并适当加上自己的一些内容表达,如此使得文章与原创文相比,变得面目全非。甚至还有些可能有“青于蓝而胜于蓝”的效果。因此,洗稿,其实是不需要进行重新定义的,尽管差评在回应文章中,对洗稿进行了重新定义,这其实是多余之举。

通过洗稿手法,还可以轻而易举的获得原创标识。洗过的稿件,从著作权保护角度来看,高明的洗稿者就是要达到逃避著作权等法律追责的效果。著作权,保护的是内容的具体表达的形式,对于背后的思想,是无法进行的。因此,除非像软件代码那样,权利拥有者埋了一段窃取者都无法理解的有特殊意义的代码来下套。否则,单纯的图文内容,从洗稿到抄袭的确认,是一个比较难的实操的问题。所以,法律上有明文规定的抄袭情形下,要把具有清晰定义的洗稿和抄袭两个手法揉捏到一起,很难,因为这是洗稿从业者的基本生存素养。

从我们从小接受教育的经历来看,从学习语文开始,就会有对范例文章进行缩写、扩写等基本的训练,因此,只要不是太差劲的体育老师教的的语文,大家其实都有一些最基础的改文章的能力的。但是,如果是停留在这样的水平,出来混江湖是不行的。既然是洗,洗是需要耗费一定的资源的,比如时间、水和洗的设备等等,有些时候,还需要一条洗的流水线,要有洗的专业能力。因此,洗稿实际上是一项高强度的脑力活,智力的作用非常大,是一项斗智斗勇的工作。能够通过洗稿洗出自己的江湖地位的,那都不是等闲之辈。

对洗稿还进行重新定义,这是多此一举的。不如,痛痛快快直接了当地承认自己是洗稿者,是非常努力的站在巨人肩膀的那个人。这就好比是牛顿,这并不丢人。反之,拿出洗稿的水平来道歉,这用力还是过猛了,洗稿职业习惯惯性太强了,这只会招致圈内更多人士的反感。尽管法律制裁不了,尽管粉丝还在力挺自己。但这些也许都是假象!

三、法律很重要,但先于法律的行业自律与道义更重要

文章开头已经提到过,针对以差评为代表的盛行的洗稿行为的打击,寄予通过法律手段来打击的呼声很强烈。但是,从对一种社会不正常的现象的关注,到立法层面的法律条款的修订,再到法律产生实质性的打击效果,这个过程是漫长的,程序是费力耗时的。这就是典型的法律的滞后效应。对此,我们一方面要继续加大呼吁的力度,促进法律制度层面的完善之外。更重要的,可能还是从行业自身的良性持续发展的角度来使力,这可能更为实际有效。比如,针对腾讯旗下的兴趣内容基金3000万入股,通过圈内人士的质疑,引发了腾讯公司高层的关注,官方作出了回应,并给出了考虑退股的初步结论。这就是行业和涉事企业先于法律产生效果的最好例证。在差评这起事件中,不管后面差评怎么回应,怎么推脱或者怎么解释,只要这起投资发生了改变,道不道歉也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行业、市场法则给出的教训就行。相反,如果最终,腾讯旗下的基金对于这种行业有共识的认知,还力排众议,继续维持投资入股。那再怎么呼吁抨击又如何?

当然,对于腾讯这家已经是国内最大的泛IP领域的企业而言,这与其一贯倡导的维护内容创作的原创的精神是违背的。因此,包括腾讯公司在内的各大媒体平台,基于行业自身的发展,基于行业的一般道义,通过平台对于内容原创的规则的调整,运作机制的优化等手段下手,相信对于洗稿这个行业管用手法,还是能够起到有效的遏制作用的。

这正所谓:让法律的归法律,让行业道义的归道义。如同,让上帝的归上帝,让凯撒的归凯撒,也如同,让尘归尘,土归土。尘土飞扬的,只会搞得漫天乌烟瘴气。总而言之,就是希望在洗稿这件事情,事先的行业自律比事后的法律救济要更有作为,这是那些媒体平台,有新闻理想的从业者的基本职业追求!

四、打击洗稿,可能需要一个行业自律公约

顺着前文分析的基本逻辑,在文末,个人呼吁,包括企鹅号、百家号、大鱼号、网易号、一点号、界面等在内的这些网络媒体,有必要以差评事件为契机做点什么?比如,打击行业洗稿的行业自律公约,后者是从平台的运营规则入手,梳理一批以洗稿著称的大号,对这些大号在各自平台的发文权限进行调整等等。

总之,一句话,如果洗稿已经成为新闻传媒行业的一座大山,那些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平台,总得做点什么。

【文/笨手蛇,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蛇叔画足

    总访问量:1604268
    全部文章:336
狗尾续貂,蛇叔画足,同归殊途。Powered by 笨手蛇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