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对差评无可奈何,只能别让腾讯跑了

2018/5/25 16:52:00



早上起来看到,身处因洗稿而被自媒体人群起而攻之漩涡的公众号差评,在如潮的差评声中又发送了一条推文,标题为《有一个互联网墓地,埋葬着1059个“死掉”的产品》。这篇文章推出去后,很快又有人发现,涉嫌洗稿原发于品玩的《这里有个互联网坟场,收录1000多个你可能曾天天用的产品》。在公号中遭到媒体人质问之后,差评还很开放地将评论放了出来,丝毫不将眼下所面临的强大压力放在眼里,给人以一种不知道我自己错在哪里的感觉。


那么差评错了吗?这要看从哪个角度去审视了。差评被诟病的是哪件事呢?洗稿。那么洗稿是一个什么样的行为呢?你得先从搞清楚什么叫洗稿开始。首先来说,洗稿不等于是抄袭,但人们往往会很自然地将洗稿与抄袭剽窃等同起来看。我的看法是,没有自己一个字一个字敲出过原创文章的人,对这两者之间的差别感受没那么深,只有真正坚持原创内容输出的那部分媒体人,才能深刻感受到差评的所作所为中夹杂的深深心机与恶意。





一篇文章可以被抄的东西有哪些?语言表达、结构、情节、主题、思想等等,要说起来多了去了。目前的著作权保护,基本都会集中在前两项或者前三项,例如一句话相同字数连续超过8个即可认定为抄袭,结构或故事情节雷同,可酌情认定为抄袭等等。但主题、思想这些东西,很难受到法律保护。例如莎士比亚的很多戏剧来自于中古传说,乔伊斯可以写意识流、伍尔夫和福克纳也可以,斯宾塞可以写诗讴歌纯洁的爱情,德莱顿也行啊,这些都没问题。

那如果文贼看上了某篇文章的主题、思想等要素,将其用自己的语言表达出来,这算什么呢?这就是洗稿了。我用文本软件对上面两篇文章进行了对比,发现除了主题、部分思想和部分结构之外,并无相似之处,应该说从法律角度是对这种事情毫无办法的。别管是中国的版权保护法规,还是美国相对完善的版权保护法规,都无法对这种事情加以保护。因此,差评借鉴他人而来的文章,从法律角度没有任何问题,这也是为何媒体界将其行为视作洗稿而非剽窃的原因。法律上没问题,不等于别的方面没有问题,这一点要搞清楚,而差评的所作所为也有着深刻的时代背景,这个也要承认。

差评洗稿所写的,不是能流传后世的文学作品,本质上是一些即时性很强的资讯信息内容。这里面最值钱的东西是主题和构思,最不值钱的就是承载思想的那些文字,但我们对抄袭的认定标准,却往往会落在文字上而非别的方面。差评做得最绝的一点是,将他人文章中最值钱的东西毫不留情地拿走,用自己的文字容器去盛放,然后传播给受众。资讯信息迅速流转间,在人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予以追究之前,差评将其中的商业价值落入袋中。你想追究,先不说有没有时间,愿不愿意,有没有渠道给你追究都是个问题。

差评就像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在对文字内容的生产和分发流程捻熟于心的基础上,巧妙地建立起一种内容加工机制与流程,粗暴地将别人所生产内容中最有价值的东西拿走用以牟利,还不必为此承担法律和制度责任。你说他没有道德和社会责任,他是一个社会机构,机构是可以淡化道德因素的,且体量小还没有到承担社会责任的地步,你说在这些洗稿作品上署名的人没有道德,署名的都是化名,不影响洗稿者日后登堂入室在更广阔的天地里混。更重要的是,由于高超的运营能力和技巧的存在,他用你的原创作品洗来的稿,能获得比你多得多的受众阅读,让你如鲠在喉,郁闷之极。

不要郁闷也不要生气,差评能这么做而面无愧色,毫不知耻,自然有其深刻的历史背景和社会基础做支持,从商业角度来说,差评做得还很对呢。洗稿这件事,不是互联网的独创和专利,而是从出版界最先流行开来的。90年代,曾有人把新疆正规媒体上发表的文章收集整理投往全国数百家媒体赚稿费,完全实施的是工业化流程,年获利数百万。这可是赤裸裸的剽窃啊,该做法一度非常流行。

在图书种类急剧飙升的那十几年间,大量的经营管理类图书冒出来,除了韦尔奇自传等少数一些优质作品外,大部分都是拼凑出来的文字垃圾。有些工作室干脆直接在国图附近租用住房,每天进国图复印、照相、借书,回来之后进行快速加工,一两天就拼凑出一部经管类书籍,起个引人好奇的署名,买了书号后进行精美的装帧设计,印刷,之后发往全国。这类文字垃圾竟然也能卖出很多,成为一些有志青年的床头和厕所读物用以励志,且这种做法根本不会受到追究。

差评如今的所作所为,与当初那些一稿多投和文字垃圾工作室所做的,没有本质区别,目的趋同,手法上则更高级一些。这是个渠道为王的世界,内容创作门槛降低后内容供应极大过剩,智慧产权的保护又不得力,于是商业势力就可以很从容地从中进行操作。你觉得抄袭和洗稿会打击原创力量,负面是让大家都不去用心做原创了,其实那只是你的感觉。都不去做原创都去做渠道,让双方的供需状况达到平衡状态,内容生产才能更值钱。像现在这种渠道相对于内容狼多肉少的状态,很难让人对内容生产有多少尊重。

说到这里我想起两个人,新文化时期中国遍地文盲,可用白话写作的人也委实不多,鲁迅这样的高质量内容产出者就更少,鲁迅的版税是25个点,基本是气死出版社,但仍旧趋之若鹜。另一个人是钱钟书,他略带浮夸地表达清高说小姐你吃鸡蛋觉得好吃就行,不必认识下蛋的那只母鸡。这个梗到了现在,其实已在实践中被运用到极致。你看了很多好文章,但你并不知道写这些文章的人是谁,或者根本就不关心。其实钱钟书是在内容为王的时代跟那位小姐客气客气,并没想到到了渠道为王的时代,这句话已被奉为圭臬。



差评可被称之为一个高级的文贼,写字的人恨之入骨,不写字的人对其作为基本不会有什么感觉,什么你的我的,都能让大家接收到有益信息就行了,人性本私的一面在这时候又会小小地露上一面。当然了,别管是将差评称之为高级文贼也好,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也好,差评也许不会抵制,反而会很受用呢,因为人家根本就没把自己定义为内容创作者,而是定位在内容加工者或运营者的角度。你说它戏子无义,他说我不是戏子,只不过是碰巧你们都认为我是戏子而已。我们不创作内容,只是内容的加工者和搬运工。

差评这个奇特的存在,折射出大时代中人类社会面临的某些尴尬。文字是否有价值,还是要取决于其背后的思想是否有价值,如果文字无法承担承载深刻思想的任务,被抄袭就被抄袭吧,被洗稿就被洗稿吧,大不了你也去抄,去洗稿,如果你有这个运营能力的话,如果你能舍下面子的话。当然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无计可施的差评,其所作所为既然已被提上台面,最终还是要有人为其买单的,要么就是差评自己,要么就是决定对其进行投资的腾讯。奈何不了对脸面这些问题毫不在乎的差评,那咱们就抓住很要脸面的腾讯吧,别让腾讯跑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葛甲

    总访问量:2365425
    全部文章:1133
互联网发展史研究者和观察者,“通俗互联网”概念的倡导者,长期从事新闻出版,互联网研究和舆情分析工作,是国家级核心期刊《网络传播》的专栏作者,著有《千万网事》等专业书籍,现任职于五洲传播网络中心。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