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闲鱼竟沦为中关村打劫平台:被困3小时,强制网贷10000元,买了一台合约机!

2018/5/23 14:25:00

文| 张一弛

在中国人的创业圣地——北京中关村,这个诞生了无数创业先驱的地方,存在着这样一群人。

他们不是程序员,也不是创业者,却想尽办法在这里施展自己的才华,由于骗术实在太高明,在江湖上也是声(臭)名远扬,人称——中关村黑导购”。

没有人知道,这些黑导购最初是怎么聚集到这里的,但只要你踏了这个地界儿,跟他们开始搭话,兜里的钱就保不住了。

几年前,这些黑导购靠着高价卖低配的路数,从那些初到北京没什么电脑常识的大学新生身上,赚出了好几套房。

他们重新定义了中关村做生意的原则:能骗就骗,骗不了就打。

这些人,因为京东的兴起,前两年大多失业或转行。

但最近,这些中关村黑导购又满血复活了,还自动升级为2.0版本!

最大的二手交易平台闲鱼,也正在逐渐沦为这些人施展新技能的线上江湖。

第一步:诱饵

4000元99新的苹果手机要不要?

曾经,这些黑导购因为长期盘踞在天桥上、地铁口等待猎物,远近闻名。

结果,一传十,十传百,大家都知道中关村电子产品水太深,既然防不胜防,干脆选择网上交易。

这些黑导购眼看面临着失业的压力,决定与时俱进,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这些人发现了网上交易最大的一个bug——容易伪装。

在性别上,别管是一米八的大汉还是四五十岁的老板,他们80%会伪装成女性,剩下20%基本上都会选择小鲜肉。

在职业上,他们要不选择学生,来强调自己没有经济来源,最近手头紧,想把手机卖掉换点钱,要不就把自己伪装成附近上班的程序员们,来强调地点在中关村的合理性。

伪造好身份之后,骗局正式开始。

他们会在发布一款自己的二手物品,以女生自用、几乎全新、价格非常实惠等诸多亮点来吸引用户。

为了让我们彻底抵消疑虑,这些黑导购连微信都做好了伪装,头像看起来青春洋溢,一脸人畜无害的学生党。

买卖二手,总得问清楚为什么卖吧,这些说辞他们早就编的天衣无缝,比如:

他们常常会在宝贝描述里告诉你本机自用九九成新,定价便宜是因为不差这点钱。但是这些内容中都有几个共通点:必须面交、地点在中关村附近、下方留言要么是空的、要么卖家统一回复“私聊”字样。

而黑导购非常清楚:当面交易这一点,如果是同城买家基本不会拒绝。

买家本来就对二手产品不放心,实物图和网上的照片经常千差万别,如果能当面看见产品和发票,再怎么着也不会被骗!而且学生党这一招,早就让人卸下了防备心。

接下来,当你抱着 “就去看一看,大不了不要” 的心理,同意约在中关村附近某个繁华地带面交,比如地铁站或爱奇艺大厦门口时,其实骗术的第一环节已经完成了。

第二步:制造假象

变更交易地点,撇清关系

接下来,这些黑导购们会编造各种各样的理由不露面,这点比较好理解,只有这样,学生或者白领的身份才不会被揭穿。

不露面也就算了,毕竟买家是想看产品,只要产品没问题,剩下的微信转账就好了。

可他们还会变更交易地点。从爱奇艺创业大厦门口又到对面的肯德基门口,再到鼎好电子城,对方一次次的试探着我们的底线,这会儿,我们心里虽然有点焦虑,但是想不出焦虑什么。

除了焦虑,我们可能会很纳闷,手机那么小,你直接拿下来让我简单看看,然后我直接给你微信转账不就好了么?

但后来才发现,他们这个骗局还真得去楼上,去他们的地盘,这样他们才能尽可能的多骗点钱。

这时候,你已经被领到中关村鼎好电子城柜台,为了继续打消疑虑,与你面交的人会告诉你,“我是他朋友,他因为工作忙,要考试了,出差了等等理由,把手机寄存在我这里卖。”

事情进行到这里,对方已经悄然不觉的,从闲鱼上的学生党变成了所谓的“纯帮忙不赚钱的慈善商家”。

接下来,他们会给你展示一款跟你在闲鱼上看到的一模一样的手机,这款手机无论怎么验都不会出问题,毕竟,还是为了取得信任。

这个人会在跟你聊天的过程中不断的透露出自己是合法的代买,并不赚钱,纯属帮忙。打造出一个“良好的”商家形象,让你降低防范心。

“你要是不放心的话,可以走闲鱼,你直接跟卖家交易,反正我们这儿只是帮忙卖的,又拿不到一分钱好处,钱也到不了我们腰包里”

买家面对这样的一个烟雾弹时,心里最后的一道防线就要慢慢的坍塌了。第二步从头到尾,对方在为买家制造了一个假象—— 那就是卖家和中关村这家店没有关系。

第三步:变脸

拿到订金之前,话永远说一半

当你觉得物品非常不错,并且有一个非常美丽的价格时,基本上就到了付款这一步了,这时这些套路中最关键的一环也来临了。

卖家会告诉你,如果你想要手机,就先把定金交了(一般情况下为2000元左右),然后跟你说需要交钱才能开票,有了票据才能去仓库提货提配件发票之类的。

当然,他们会像模像样的给你一张出库单。

一旦你交完钱后,黑导购的真实面目终于展示出来了。这时候他们通常会告诉你——质量倒是没问题了,但你买的其实是合!约!机!

这时候,订金已经交了,摆在买家面前的只剩两种选择:

方案一:再补交xxxx元的合约话费才能提走;

黑导购往往会说,手机是定制机,需要充3888元话费才能用,每个月必须用688的套餐,要不直接锁卡。

方案二:每月补交199解约费。

这么霸王的话费搁谁谁也不愿意用吧,这时候,他们会告诉你,我们有办法帮你刷机解约,然后一个月破解一次,每次收费199元。

这两条哪条不是霸王条款?第一条,买下合约机,再交16个月的费用;第二条,每个月给你们上交保护费199元?

如果在中关村不买手机,而是其他电子产品,总不会出现这么多问题了吧?

于是,有些网友尝试买了二手相机,结果,后期加钱的理由居然是必须每月都需要系统升级!

买个二手ipad,对方会说,你要交1800重新装个系统!

买电脑,黑导购会说,之前的欠款还没换完,386一期,一共24期,前面的买主已经交了8个月了,你只要再交16个月就行,刚才你交了2600,你还需要再交3500多块钱。

手机2000元+解约费3000元左右+刷机费1920+iCloud账户解绑费200元,最后算下来总共7120元。

这时你再计算一下自己总共被坑骗了多少钱时,你会发现一部原本只需要2000元左右的二手iphone6 Plus,你竟然花了7000多元才买到手。

第四步:威胁,

如果不买,你就别想走出中关村!

当你想拿着手机去大厦里的市场办公室投诉时,这场骗局里压轴的人终于登场了。

一个买家,是这样描述的:

这时有5、6个人突然出现,以我们强抢手机的名义把我们围住,威胁我们“不提供身份证和银行卡绑定就不能走”。我见事态超出了可控制的范围,就想打电话报警。没想到我们前面的男子直接就动了手,揪住我男友的衣领子,威胁我们不许报警,否则就让我们“出不去这个门”。

就算是学生,即使你在怎么堤防不带钱去,他们都有办法能够从你嘴巴里翘出钱来。

没钱?强行套空你的花呗额度!

总之,这些黑导购的做法已经跟明抢没有太大的区别了,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他们看来,闲鱼反而在一定程度上打消了用户的疑虑,即时到账的人民币才是唯一准则。只要能让你把兜里或者支付宝微信里的钱乖乖掏出来,假装下公司白领,萌妹学生党,又算什么呢?

他们知道,只要把你骗进中关村,就到了他们的地盘,无论你怎么挣扎,门口还是那帮熟悉的壮汉换了个姿势在等着你。

“中关村奋斗代表”的刘强东,就是在中关村起家,打造了京东,一度令很多中关村小老板心生怨恨。

在曾经生意火爆一时的太平洋数码城关张之后,刘强东曾在微博上说,其实不是京东革了你们的命,而是你们自己!扪心自问,你们做了多少偷梁换柱的勾当?卖了多少水货假货?暴打了多少客户?这是因果报应!

身处中关村的人眼里,或许“中关村”一直没有变过,变的只是不断被撕下与贴上的标签,一个不断被重新定义的中关村。

再说闲鱼,对这些行为,平台需不需要承担责任?从线上到线下,很有可能遇到滴滴顺风车一样的问题——强迫交易、威胁恐吓、甚至人身、财产安全

一个被骗掉1万元买了二手手机的小姑娘告诉创哥,当她走出公安局时,警察对她说:“小姑娘还是太年轻。你知道在中关村什么最不值钱吗,眼泪。”

中国的硅谷,不该是这个样子!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创日报

    总访问量:17490
    全部文章:115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