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史上最神秘部门!去年亏250亿,失败100个项目,一失败就给员工发奖金

2018/5/21 14:38:00

文 | yuyan

在Google I/O大会上,语音助手Google Assistant惊艳了全场,打电话预约剪发服务,就跟真人一样,语言流畅、逻辑清晰,分分钟搞定电话那头的服务员。

不得不感叹,科技的进步太快了,随后介绍的谷歌Lens也体现了如何利用AI技术,改变人们眼中的现实世界。

比如走在大街上用手机随手拍一下路边的餐厅,手机能立马跳出该餐厅的评分。

遇到不认识的语言,扫一扫直接显示翻译结果

一键P视频不是梦,别说有图有真相了,以后就是有视频都可能不是真相……

谷歌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难怪有人说它这是要上天的节奏。不过话说回来,谷歌想上天的愿望可早就有了,那就是登月,为此谷歌已经准备了许久。

今天创哥要给大家介绍一个谷歌的神秘部门——Google X实验室,这个部门最一开始建立就是为了完成谷歌“上天”的野心的。

谷歌的秘密部门

连员工的不清楚它的存在

2009年,谷歌创始人谢尔盖·布林在旧金山筹划创建了GoogleX实验室,虽然是谷歌的一个实验室,但却很神秘,仅有少数几位高层掌握着它的情况。

每次研发出新的高科技产品,许多员工讨论着这些惊人的创意,却根本不知道X实验室的存在,神秘程度堪比CIA。

当外界传出X实验室的消息后,有许多人以为X实验室就是常说的Google Lab,但实际上这两个实验室并非同一个部门。

直到2013年,X实验室的几名项目负责人和管理层接受了《Bloomberg》的采访,才让这个让许多科技人才趋之若鹜的地方展现在了人们的眼前。

谷歌利用X实验室来实现谷歌的众多梦想,追踪100个震撼世界的创意。

跟Google Lab不同的是,Lab是谷歌用来进行软件研发的部门,而X实验室是进行硬件研发的部门。

从外面看,X实验室的办公楼一点也不像人们臆想中的那样科技感十足,反而更像是企业园区。这里原本是上世纪60年代建成的一家购物中心,80年代倒闭后变成了一栋综合办公楼。

2015年谷歌买下了这里,并将其改造成了工业风十足的现代建筑。里面不仅有办公室、硬件实验室、会议室等办公场所,还设计了宽敞的中庭、休息室和小厨房。

办公区有显眼的X标志。

硬件实验室经常永远人在测试产品。

3D打印机、高级台锯和各种精密仪器随处可见。

遍布绿植的中庭。

园区内会摆放诸如Project Wing无人机、Waymo自动汽车,这些都是X实验室研发孵化的项目。

最与众不同的是,整个办公楼里都没有铺设地砖,全是水泥地。目的就是要方便员工在里面骑自行车、踩滑板和轮滑。

X实验室的老大阿斯特罗·特勒(Astro Teller)每天就是划着轮滑来上班的,甚至踩着轮滑开会,因为整个园区实在是太大了。连特勒本人自己都似炫耀似抱怨说:“本来我会迟到4分钟,穿上轮滑鞋我就只迟到2分钟了”。

太空电梯、智能隐形银镜…

无数疯狂的点子在这里诞生

在Google X实验室里的人,都是谷歌从其他高科技公司、各大高校和科研院所挖过来的顶级人才。 但这些人对公司的核心业务不怎么感兴趣,反而对黑科技有着浓厚的兴趣。

Project Glass谷歌眼镜

谷歌眼镜算是X实验室推出的最广为人知的产品,可以声控拍照、视频通话、辨明方向,还能上网、处理电子邮件,展现出了智能眼镜主导人类未来的蓝图。

但是由于产品定位上不明确,以及高昂的售价等原因,谷歌最终终止了这个项目。但是谷歌硬件高级副总裁Rick说过,AR技术成熟之日,或许就是谷歌眼镜回归之时。

佩戴效果演示

Project Loon 连网世界的气球

X实验室曾经设想过,通过热气球搭建一个无线网络网,为农村、偏远和不发达地区提供廉价的互联网服务。热气球的材质是聚乙烯泡沫,据说在零下80摄氏度的极低温里也可以保持强度。

2013年,谷歌在新西兰南岛的航空节上开始小规模测试。2017年,飓风玛利亚造成美国当地90%的信号塔与通信设施损坏,X实验室希望使用热气球恢复通信能力,并正式获得美国FCC批准。

Smart Contact Lens 智能隐形眼镜

谷歌很早就已经涉足的医疗健康的领域,2014年X实验室为糖尿病患者开发了一款智能隐形眼镜,想要通过它来检测人体血糖水平。眼镜里的芯片、传感器和天线,可以通过泪液中的葡萄糖来分析血糖水平。当检测出血糖低到某个危险值时,会通过内置的微型LED灯向患者发出警报。

Project Ara 模块化智能手机

其实模块化手机最早是摩托罗拉的项目,不过后来被谷歌截胡纳入了X实验室的项目当中。不同的手机零件可以像乐高积木一样随意组合,用户可以轻松替换掉故障零件,从而减少电子垃圾的产生,并延长手机的生命周期。不过这个项目最后也被谷歌自己叫停了。

除了上述已经付诸实践的项目之外,X实验室还有许多匪夷所思的脑洞——

太空电梯:从地球上搭乘电梯去外太空,这是谷歌创始人的梦想,也是成立X实验室的初衷。但受物理学以及科技水平的制约,遭到了否决。

瞬间移动:X实验室想要借助某种设备,让物体在某地分解并在另外一个地方重组……

如果不是顶着谷歌的名号,估计谁都觉得这些想法简直是白日做梦。

1年亏损40亿,叫停100个项目

为什么还要继续浪费钱?

如果你以为汇聚了众多顶尖人才,并且开发了多个科技项目的X实验室一定是谷歌最赚钱的部门之一的话,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从X实验室成立以来,不仅没有为谷歌带来多少营利,还经常亏损。

据报道,X实验室推出的项目严重亏损,2015年的营业亏损最高可达 40 亿美元,而这个数字在未来可能还会更高。

从前文也能看出,尽管X实验室的许多项目都已经落地了,但是大多都没能逃脱被终止的结局。更不用提那些不切实际的脑洞了。

最著名的失败案例是谷歌眼镜。一开始它被定位为继手机之后最伟大的下一代智能设备,将人类从屏幕设备上解放,从而实现智能世界与人类真实世界的无缝连接。但是在13年一次大规模的发布会上,消费者却几乎全面抵制这个产品,认为其奇怪并毫无意义。

“失败文化”似乎一直根深蒂固在X实验室中,但是Google X却并不以此为耻,反而将它奉为信条。X实验室老大特勒讲过一个故事:一个公司必须让一只猴子站在10英尺高的底座上,背诵莎士比亚的文章。那么要怎么开始做呢?

许多投资人和决策者都会选择先从建造底座开始考虑,但特勒却说这是最糟糕的选择。“任何人都可以建设底座,但是所有的风险和极端的挑战其实来源于如何训练那只猴子。”在X实验室,有一句话广为流传:#MonkeyFirst——做最难的事情。

另外,X实验室还要求所有能获得绿灯的项目,都必须满足三个要求,那就是:它们必须能够解决影响数百万甚至数十亿人的大问题;必须提出彻底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必须有突破性的技术来解决问题。

就是这三个门槛,足以让X实验室毙掉99%的想法。特勒在博客中写道,仅在2015年一年当中,Google X就终止了100多个潜在项目。

在很多公司里,那些最终无法成功的项目,都会辞退该项目的员工。但X实验室却是一片好奇心的沃土和无忧无虑的天堂,允许失败和后期的补救。相对于世界上很多的其他公司,是一个远离收支压力的地方。但它也是一个沉浸在失败中的地方。

不过X实验室有一个鼓励机制,给那些在快要失败前及时关停项目的组员们提供经济补偿。有些人可能会说,这种针对“失败”的奖励措施看起来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对X实验室来说,一些注定失败的项目,会占据并浪费公司的人员和资源。对那些“我们确实尽力了,但项目实在无法进行”的员工进行奖励是最经济的做法。

狂热的质疑精神不是无限乐观主义的敌人,而是乐观主义的完美伙伴。它释放了每一个想法的潜能,把看似不可能的东西变成可实现。

Google X也许是这个地球上唯一一个鼓励对“荒谬”的问题进行性投资,还鼓励员工终止失败项目的公司了。但X实验室其真正的目的,是先导,是为了挖掘新的思路,“试图寻找创新的筹码,而不是成为创新的赌徒。”

在创意转化为实际的路上仍然面临着不小的阻力,但是就像他们所说的那样:“试图寻找创新的筹码,而不是成为创新的赌徒。

如果接受不了失败,

那么你也承受不起卓越。”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创日报

    总访问量:17210
    全部文章:113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