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一个金融掮客的自述:大型企业是如何倒闭的?

2018/5/15 9:15:00

文/仙逸  GPLP独家首发

本文来源于GPLP   微信公众号gplpcn

这位资本中间人,语重心长地对GPLP君说:这才是一个开始!可能炒钱的时代真的结束了!

----前言

在巴尔扎克《欧也妮·葛朗台》小说当中,金钱曾毁灭人性和造成家庭悲剧—葛朗台为了财产竟逼走侄儿,折磨死妻子,剥夺独生女对母亲遗产的继承权,不许女儿恋爱,断送她一生的幸福。

他半夜里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密室之中,“爱抚、把玩、欣赏他的金币,放进桶里,紧紧地箍好。”

“临死之前还让女儿把金币铺在桌上,长时间地盯着,这样他才能感到暖和。”

在现实当中,也同样有人为钱而迷失,在资本掮客老周的故事当中,一个真实的金钱的世界展现在大家面前。

老周其人


近期,资本掮客的日子不好过,其中包括老周,可谓是倒霉透顶。

让我们来看一下老周的故事。

老周大名周明,小名“周扒皮”,资本圈的老人,不过性格很独,从来独来独往,他不喜欢那种所谓的小弟以及所谓前呼后拥的感觉。

为啥,因为他做的是资本掮客的生意,不需要太多人

“我们这个业务,说好听点叫做财务顾问,说不好听点就是拉皮条,或者是资本的寄生虫。不过,我只做债权融资,这一片的企业,上到创始人私生活,下到财务总监的性格癖好,我都门儿清,经营情况就更不要说了。”老周很喜欢这个工作,高度私密,高度信任,然后又利润可观。

老周是一个很有性格的人,金融专业毕业,曾在银行工作过,不过,不喜欢银行的工作环境,压抑,老周就开始下海了。

“资本圈特别喜欢用浮躁两个字给企业定性,可是我觉得都是偶然。国内很多金融机构,这个集团,那个集团,其实做的无非就是钱的生意,在中国的资本环境,成功了就是英雄,多元化的典型,失败了就是不务正业,拿出去枪毙,所有一切评价的标准都是以成败论英雄,根本不看过程,我特别不喜欢,更不喜欢中国很多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评论家,所谓的评论家。”谈起金融圈,老周自有自己的一番见解。

老周的生意是如何开始的呢?

自然,刚入行那会,老周哪里有认识资本圈的这么多人,也不知道钱在哪里。

老周记得,2008年,那时候,他不顾父母的反对,硬是辞职下海了。

但那时候整个市场冷冷清清,就跟现在有点差不多。

老周身边所有人到处都在说,“没钱,钱都去哪里了?”

于是,老周只能帮朋友跑跑银行的关系,这个关系老周还是有基础的,然后找一找他身边的土豪朋友借钱。

业务开始的并不容易,后来老周才知道,2008年年份不好,美国闹金融危机,波及到了他们这个行业。

然而,一年之后,老周的机会来了。

“很多人都说金融圈是浮躁的,十年下来,我感觉也是有那么点道理的,哪怕我们自己,有时候也会被冲昏了头脑,因为我的产品就是资金。2009年以后,各路资金突然之间通过各种渠道冒出来。有土豪炒房赚到钱的,有国企的低价资金流出来的,也有有银行东转西转出来的资金。满大街都是钱!”一年以后,老周发现遍地都是钱,当然,也跟他入行久了,有了人脉有关。

老周后来的朋友来自“五湖四海”,大家都是道上的兄弟,当然有白道、黑道,也有中间道,有的去做股权、炒股等等,有的做债券,统统都经过各种途径暴晒在阳光之下。

当然,有个别的走了黑道,继续放高利贷,这些黑道上的人不太相信所谓的“正人君子”。

也有个别犹豫的走了灰道,对,是真正的灰道,比如信托、理财···这些,还有通道业务,资金来源全部都是民间资本,只是为了合法而已。

这让老周兴奋不已。

甚至有的时候他会惶恐,甚至不知所措,这也来钱太快了吧。

在老周的圈子里,原本不起眼的小伙子,一年没见,就开豪车、买豪宅。让人眼红不?你会发现读书所学都被颠覆了。有时候会怀疑,到底是什么错了?常识错了,还是现实错了。那些敢于上杠杆的穷小子,一夜之间,豪宅、豪车,这叫那些从作坊起家的企业家怎么会不眼红?

“你说我们做资金的人感觉到了这股风,企业家难道会感觉不到?有说能够抵挡这个诱惑呢?”这是老周多年的心理话。

老周身边的故事:那些下海的企业家们

做的久了,老周见惯了各式各样的人,他尤其为那些企业家可惜。

“我们跟企业家不一样,我们不是企业家,我们永远都在以成败论英雄。面对企业家的惨剧,我们只能表示可惜。“老周表示,他们按照规则行事,对于失败的企业家,他也替他们感动可惜。

A企业及王麻子的故事

企业A及企业老板王麻子的故事让老周印象深刻,只是老周记不清楚他的真名了。

王麻子的企业A上市那会儿,融了几个亿,这可把王麻子兴奋坏了。

于是,他更加激进,拼命的努力扩张,反而比以前更努力的做企业了,有时候老周真觉得王麻子活的真累。

”你说上市了,老板也功成名就了,躺在功劳簿上衣食无忧下去多好,然而王麻子几乎相反。不懂,真的不懂。”老周理解不了这些企业家,或许,这就是企业家性格吧。

当然,这是一件好事情,勤奋并不是问题。

问题是,后来的王麻子失去了自己。

刚开始的时候,王麻子是准备按照上市计划进行主业扩张的,只投资与企业相关的主业。

然而,此时的他像是发现了另外一个世界,上市为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上市前,整天就是怎么把业绩做大,然后IPO,生活及业务都很单调,从没想过并购啊,投资等事情。上市后,感觉自己是世界的王,来拯救行业了!什么都想投、什么都想插一脚,钱有了,投资、并购都可以做了,于是,拼命的想买买买,投投投,今天想举牌上市公司、明天想出海并购行业老大。

这或许就是人的欲望吧,老周理解这个心情。

他经常见到很多老板说,如果当时下手买了那家公司,现在就净赚多少。然而,这些土豪老板根本不知道资金出海是要经过层层审批,几个亿的资金出海,大概也要1个月左右等等。而且几个亿买盘出现,标的股价也会飙升的。

“总之,这些人就是各种不懂金融,各种很容易记住自己错过的机会,忘记自己躲过的坑。心态变了。”

最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A在激进并购过程中,发现自己的学习标的企业XX上市公司陷入空前的危机,股价暴跌90%,而且还继续腰斩,这让王麻子慌了手脚,赶紧刹车,然而一切都来不及了。原本这家蒸蒸日上的企业,后来因为资金紧张不得已找到了老周。

但因为缺口过大,时间紧迫,不得已,老周帮忙牵线了高利贷。

辛苦干了这么多年,王麻子的心血就这样白白流失了,企业A就这样走上了不归路。

“看得多了,也就习惯了,领导人的心态一旦偏差了,企业自然就偏差了。”老周最近开始反思自己,到底是对还是错?

B企业钱多多的故事

企业B在浙江,老板外号“钱多多”,算是一名幸运儿。

据B说,浙江省95%的上市公司都是盈利的,然而B公司所在地有11家上市公司,有5家却是亏损的,为啥呢?激进扩张。

当然B是例外。

“我们小时候如果不激进,如今早就消失了,早期竞争非常激烈,千八百家作坊一拥而上,那个场景真的不敢相信。”钱多多告诉老周,如果不激进,他们早就被消灭在手工作坊里了。

然而激进也让B尝到了苦头:

B公司从2010年开始在我国北疆进入光伏项目,全国各地大干快上做光伏项目,供过于求,结果2013年无锡尚德破产,整个行业一片哀鸿遍野,到了2017年得益于多晶硅价格回升,才勉强盈利。可是,整个集团据说累计投资70个亿,70个亿变成厂房设备躺在沙漠里,动弹不得,谁去接盘?只能靠借旧换新不停续命了。

“当初B公司老板要去投光伏,他们投的理由我是知道的,国家支持、地方鼓励、行业未来大好。地方政府更是开出橄榄枝,拍着胸脯答应扶持!有了这四点,为啥不干呢?”老周回忆说,然而,钱多多看到了长期的机会却没有看到长期的困难,自有资金填了大坑进去,整整7年没有盈利,这个成为B公司最大的坑。

甚至,2017年,B公司还要去买一家国有的巨额亏损的企业?花费了5亿元,可是实际买来的资产是-3亿元!资不抵债的。这些钱哪里来?还不是借来的。明明知道是窟窿还需要去借钱往里头跳,为什么?因为停不下来了。停下来,所有凝聚的力量就会消失。政府支持会消失、机构支持会消失。只有在不停地运作中,凝聚这种支持,不然!停下来是多么可怕。

“钱不会平白无故消失,如果换气没换好,企业就容易倒掉,有时候看一些企业虽然赚钱,但是如果没换好气,一样倒闭掉。对于亏钱的企业更是如此。企业B就是如此,亏了那么多,如何活下来,只要不停的借旧换新,让利润慢慢填补。”老周反思企业B。

当然,钱多多既然叫做钱多多,自然不是浪得虚名。

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人,管理能力也非常强。

然而,自从2010年之后,他就开始不停陷入了融资的漩涡,可能员工不知道,然而作为企业创始人,他心里其实季度没有安全感,特别是年底资管新规出来,和几个可能买债的购买人聊了一下,他总是感觉企业的现金流随时出问题,极度悲观。

“钱多多的企业做大了,自然追捧的银行及政府比较多,其实用高利贷的钱不多,所以他们还算幸运,没有人敢把他们怎么样。他背着的债都是正常利率的,债主都是大机构不会拿刀上门砍你。这时候还可以谈,政府还能出来保你,一旦惹上了政府管不到的民间资金,那就完蛋了。“老周表示,他还曾找钱多多谈业务,上门去兜售资金,但被钱多多老板拒绝了。

因此,有的时候,老周挺佩服钱多多的,能够把钱这个事情想明白,禁得起诱惑。

C公司的故事:高利贷这个毒品

C公司老板与B公司钱多多完全相反。

老外外号“江湖雷”。

既然号称江湖人士,自然老板的性格是江湖义气多一些,非常好面子,因此,他觉得公开融资非常麻烦而且会打自己的脸,所以在公司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他选择了高利贷。

“他对未来预估不足,以为熬一熬就过去了,然而没想到后来一切没有那么容易。”老周表示。

都是江湖人士,老周自然明白,高利贷是毒品,刚开始是成本12%一年,接着就是15%,接着24%····利滚利。

于是,江湖雷总是处于偿付利息的怪圈当中。

“明天就要付款了,哪怕是1%一天的资金成本,他们也要借呀,不然明天资金链就断了!压垮企业最后一根稻草就是不断累计的资金成本啊。”老周叹气说。

江湖雷最可惜,最终不堪重负,从高楼一跃,一了百了。

“我觉得他们是运气不大好,同样的事情,2015-2016年其实有一段时间比现在要更严重,有一次我就在大街边上谈成了一个亿的优先级资金,金主实业收手,借给人炒股约定12%的利息,到了平仓线金主可以平仓。就在路边说了一个小时就搞定了,很不可思议吧?但是这样的场景企业都能熬过来,然后通过购买地产小赚一笔,收手!解套!

或许现在比去年还要更严重吧——所有的机构都不放款,钱都消失了!”老周的业务如今也开始惨淡,于是,老周干脆歇业放假了,“反正干了那么多年,也真的是累了。”

只是,回顾过去多年的经历,老周很多事情没有想明白:

比如,这个世界怎么如此奇怪,你看着这些企业借钱、还钱、借钱,不停循环,我们中间人就是蚂蚁,不停把钱搬过来、搬过去。偶尔会想想为什么?意义是什么?有时候自己会想,如果我是金主,我会原意借钱么?不会!危险很大,可是就是看着这些企业熬过来,负债、上市、融资、逃离升天,这真的是颠覆自己认知。有一些,明明很老实的企业家,当然不知道的是因为失败了才老实还是因为老实才会失败,就那么一口气没有缓过来,一辈子倾家荡产。

比如,钱到底从哪个环节开始消失的?

“钱只要在滚动,虽然只有一张100块,但是如果他能一天内滚动10次,经过10个人的手,实际产生的效益就是1000块,可是一旦某个环节卡住了,某个人想,算了,我存起来放在床底下吧,这100元实际从流通市场消失了。”老周简单介绍说。

到底是哪个环节呢?老周一直想不明白。

然而,资本始终是资本,不带有任何感情。

犹如欧也妮·葛朗台被钱迷惑的父亲,作为法国索漠城一个最有钱、最有威望的商人,在他眼里,女儿妻子还不如他的一枚零币。

这就是资本的魅力……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GPLP

    总访问量:49754
    全部文章:267
理性投资 成熟创业 微信号gplpcn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