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巨亏1个亿,三个月没出门,他被妻子一句话骂醒,创办10亿级企业

2018/5/14 14:02:00

文 | Sir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辛辛苦苦脱离贫穷,成为人上人,然后又一夜破产,欠下巨额债务。

吴昆明就是这样一个人,小时候穷的没钱上学,打工脚每天在水里泡12个小时,他都没觉得苦,但创业破产后,欠下1亿债务,卖了房子、车子等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还不清,这时候的他太痛苦了。

雪中做瑜伽

没地方住,睡在别人家的地铺上;三个月没出过门,夜夜难眠;最主要是精神上的压力,破产后的阴影难以离去,还要承受千万元的债务。

在妻子的鼓励下,他又站了起来,二次创业,浴火重生,成功打造10亿级企业高梵,而且每年业绩保持着100%的增长速度。

为什么这么猛?因为他掌握了秘密武器:风口、大数据、黑科技,如果用一句话定义他的公司,那就是服装界的科技企业

打工每天泡水12小时

创业一夜破产巨亏1个亿

1974年,吴昆明出生在福建南安的一个小村庄,在家排行老三,上面还有两位姐姐。当时家里也没奢望他能干出多大的事业,因为家里太穷了。

父亲娶母亲的时候,彩礼只有一头猪。到吴昆明上初中的时候,家里实在没钱供兄妹三人同时上学,于是,大姐和吴昆明辍学打工,二姐继续上学。

1991年,17岁的吴昆明进了一家服装厂,由于文化水平低,他被分配到用水洗牛仔裤这个岗位,每天上班12个小时,他的脚就在水里泡12个小时,每个月的工资才几十块钱。

但是,不管生活多苦多累,他就没有放弃学习,在工作之余,别人打牌,他在看书,别人喝酒,他在看书,不管别人干嘛,他始终在看书。

这一奇怪现象被厂里的老板看到,就觉得吴昆明这人不错,再加上吴昆明还时不时给老板提一些建议,还跑去跟销售部的人聊天学方法,让老板觉得“小吴品质很好”。

于是,老板就把吴昆明调离了水洗岗位,派出去做业务员,给商场派货,然后收钱。

经过一段时间的人脉和资源的积累后,吴昆明开始了自己创业,1996年,他成为意大利品牌旗牌王安徽总代理,从此进入传统服装行业。

那时候的吴昆明很猛,用了五年时间,负责的安徽省就成了销售冠军,在27岁的时候,成为安徽、江西、湖北三省总代理,年销售超过1亿元。同时还代理雅鹿、波司登、艾莱依等品牌的羽绒服,最高峰的时候,回款近6亿,是全国十大金牌代理商。

这时候的吴昆明很自负,自我感觉很好,觉得办公室要大,派头也要有,一切唯我独尊。

2004年,吴昆明注册了高梵这个品牌,开始转型,做自有品牌。没想到在传统服装行业拥有一席之地的他,做自己的品牌后,立马崩溃,2006年公司破产,亏损1个亿。

他破产睡过地板

也成功打造出10亿级企业

当时的吴昆明很惨,卖了房子、车子,几乎身边一切值钱的东西,给别人还债,最后还欠两千六百万。吴昆明将仅有的28000块钱给了妻子,她一个人去上海打拼。自己只能睡在地铺上,地铺还是别人给的。

吴昆明处理完安徽的事情后,到上海和妻子相聚,但当时的他特别颓废,三个月没有下过楼,妻子不想看着他这么消沉下去,就说了一句话:“你这个男人,你能亏得起一个亿,我相信你能挣得起一个亿。

这句话激起了吴昆明的斗志,他重新站了起来,开始审视高梵这个品牌。

他总结了高梵失败的原因:自负—过度营销—供应链崩溃

在做传统贸易的时候,年入1个亿,在风口上越飞越高,这让吴昆明从自信变成了自负,觉得只要自己做衣服,肯定能成功。

于是就不断搞营销,把传统的营销手段直接搬过来用,虽然营销最后成功了,但是因为转型时没有自己的供应链团队,最后导致供应链全线崩溃。

醒来的吴昆明没有了自负,有了一颗敬畏之心,他开始思考,如何才能绝地求生。

当时的高梵定位是大众产品,价格基本在299-499之间,就如现在的小米一样,毛利率很低,主要以爆款产品为主。

这样的定位符合市场需求,但是需要大量的资金,对于已经破产的吴昆明来说,这个定位显然不能继续。

经过调研发现,当时市场上高端羽绒服市场还是一片空白,2000块钱的羽绒服还没人做,这是一个巨大的风口。于是,从2007年开始,吴昆明重新给高梵定位,开始二次创业。

在这个风口上,高梵真的飞了起来,一件高端羽绒服的毛利可以达到50%,市场也非常紧俏,不到两年时间,高梵的线下店铺开了700多家,销售额就突破了1亿元。

2011年电商大爆发,吴昆明看到这个风口,与妻子试水电商,到淘宝大学EMBA班学习,经过两年的探索,针对线上用户的需求,重新将产品定位在299-499间,但是使用的设计、版型和生产仍是高端羽绒服的团队。

“降维打击。“吴昆明总结那时的成功用了现在比较流行的一个词,“那时电商还是一些小商小贩在做,而羽绒服是一个非常专业的品类。我们用这样的技术,卖着和他们差不多的价格,一下子就火了”

从此,每年的销量几乎保持100%的增长,2015和2016年两年时间,总共卖出去2600件羽绒服,公司市值目前达到10亿

真应了妻子那句话,你能亏得起一个亿,我相信你能挣得起一个亿。

服装界的科技企业

打造爆品全靠这三招

2014年6月26日,在天猫年中促活动中,高梵羽绒服排名第一,销量是排名第二的老牌羽绒服波司登的两倍。

2015年11月11日,在全球天猫狂欢购物节上,高梵羽绒服24小时的销售额是4107万元,位居互联网女装羽绒服第一,全网羽绒服排名第二

从2012年进军电商,到如今才仅仅7个年头,高梵羽绒服已经进入电商前三,高梵的成绩实在是太劲爆了。

就像老年人不理解抖音一样,很多人也不理解高梵,为什么能异军突起,成为服装界的一匹黑马。

高梵,其实不仅仅是一家服装公司,还是一家科技公司,用科技服务于服装,这才是高梵崛起的秘诀。

黑科技:透明羽绒服

2014年,阿里对淘宝和天猫的商品进行抽检,发现所有商品的合格率只有23%,很多商品都以次充好,但发现高梵的羽绒服不仅全部合格,质量还达到了日本标准。

羽绒服一般都会有一个小吊坠,来说明里面的羽绒是什么样的,但其实是挂羊头卖狗肉,吊牌里面的羽绒很白,但实际上衣服里面的羽绒可能发黑,这个吊牌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虽说高梵羽绒服的质量很高,但吴昆明还是未雨绸缪,他想到现在都流行透明厨房,让顾客可以看到厨房的操作流程,为什么服装界不能透明呢?

于是,吴昆明的研发团队花了三个月,研发出一款透明的布料,用于羽绒服的里子,就算白鸭绒上有一个黑点,都可以用肉眼看到,让消费者清楚的知道自己所穿的羽绒服填充物是什么材料。

大数据营销,每款皆爆品

现在的服装在款式上一般是大企业研发,小企业跟风模仿,这种模式有个弊端,那就是研发的款式消费者喜不喜欢,能不能适应不同的群体,前期很难确定,如果最后消费者不喜欢,那就前功尽弃。

吴昆明将这种不确定性,用现在流行的大数据将它变成确定性,只要是高梵研发的款式,必定是消费者喜欢的款式。

利用大数据数据收集分析,首先知道了高梵的用户群体是谁,喜好是什么;用户通过对产品的点击收藏,外加行业的流行趋势,就知道用户喜欢什么款式;然后通过数据分析,实时监控销量,就可以以销定产。

所以,高梵的每款羽绒服,几乎都是爆品。去年,高梵也成为了阿里巴巴“十大数据先锋”运用企业。

跨行业笼络人才

人才是每个企业能快速发展的基石,虽说吴昆明只是小学文凭,但对这点深信不疑,高梵有来自各行各业的人才。

行业内有从迪卡龙、优衣库等企业来的人才,行业外有从机关单位、电商企业来的人才,比如前端的负责人,是北京易观的电商总经理,从北京回到合肥,成为高梵创始合伙人。

供业链的负责人是来自世界500强的马士基船厂,他一生都从事供应链管理,是这方面的专家,曾经受邀去淘大给全国的服装品牌授课。现在,高梵在柔性供应链方面,不管是翻单速度还是库存周转、售罄率管控,在行业都是首屈一指,这不仅是对传统服装业的一个颠覆,更是对传统思维的颠覆。

现在,除了做高端女装羽绒服外,高梵还做一些价格较低的衣服,但无论价格多少,无论利润多少,质量都是第一位的,吴昆明说:“我们的产品可以讲在任何平台、任何时间、任何抽检,都达到国家标准。

科技、大数据、人才,这三样结合起来,让高梵成为了一匹黑马,异军突起!

虽然高梵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但吴昆明经历过破产,他对自己的事业看的很清楚,今天的江湖地位不代表明天的江湖地位,所以,为了不与员工有代沟,为了能更好的经营企业,他每天都在学习,每天都在努力。

他对未来看的更远,他的目标是国际化,将高梵打造成国际品牌,就如中国李宁一样,高梵也能登上国际舞台,让中文的logo变成一种时尚,一种骄傲。

现在,每年高梵都要做公益活动,去年为4个省送去了200万份羽绒服,吴昆明的目标是将这份温暖送到全中国,慢慢送到全世界。

一个全球化的企业,不仅是业务全球化,更是公司文化的全球化,高梵已经走出了第一步。

后记:

刚开始采访时,创哥发现吴总太能吃苦了,每天脚在水里泡12个小时,但在采访完发现,他不仅能吃苦,更是一位智者。虽然是小学文凭,但站在一个更高的高度看这个公司,虽然平时不参与公司管理,但从人才、战略等各方面影响着公司。

他从自负到自信,明白了“今天的江湖地位不代表明天的江湖地位”,这就是高梵能持续发展的根本所在。创哥也特别喜欢这句话,企业的成功与失败,都是创始人的一念之间,时刻自醒,时刻努力,就算不能做的更大,但也不会失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创日报

    总访问量:15519
    全部文章:109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