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全民阅读12年,从立法到社会力量参与,国人到底为何要读书?

2018/4/25 16:23:00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我在飞机上读了一本吴晓波的书《激荡十年:水大鱼大》。这本书是我在机场书店里买到的纸质版,虽然我包里也有电子书阅读器手机上也装了阅读软件,但纸质书也是我阅读的一个重要媒介。

有关电子书和纸质书此消彼长的争论似乎一直没有停过,有人说未来纸质书终将会消失,也有人说电子书无法替代纸质书的阅读体验。其实在我看来,阅读本身无关乎媒介,而在于是否汲取了价值。

罗曼罗兰说,阅读不是为了雄辩和盲从,而是为了思考和权衡。所以,无论我们通过什么渠道阅读,最终的目标都是为了思考和权衡。在秉承最终目标的前提下,回到刚才我们提出的话题,再看电子书和纸质书的争论。

媒介在变,如何更好的推广全民阅读?

时代在变,科技在变,人们的生活方式也在变。越来越多的碎片化时间和日益加速的生活节奏,的确令人很难在静下心来细细的品味一本书。而电子书、手机、Pad的出现,恰好符合当代人们的生活方式,利用碎片化时间完成阅读。

今年的全民阅读调查报告就显示,数字阅读率已经从2008年的24.5%增长到2017年的73%。最新发布的《2017年度中国数字阅读白皮书》显示,2017年中国人均阅读图书数量大幅提升,其中电子书达到10.1本。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数字阅读的普及和增长已经是一个不可逆的趋势,这就产生了一个新的话题,阅读渠道和途径的变迁,全民阅读的推进重点和着力点该如何变化?

例如,白皮书显示在4亿数字阅读用户中,青年就占到70.9%。超过2.8亿年轻人在使用数字化设备阅读,那么出版行业、内容生产行业就应该加快读物数字化转型。

再比如,中年、老年用户的比例分别为27.3%和1.2%,这部分用户对于电子产品的接受度和学习度较低,而且身体状况也不如年轻人,那么以音频方式出版的“听书”可能更受他们欢迎。

还有,去年冯小刚电影《芳华》的热映也带动了原著书籍的再次畅销。影视+文学产生的化学效应开始显现,以往文学被改编为剧本,人们因为书籍而去观赏影片,现在由热映影片引发的读书热正火,某种意义上讲,影视剧也能看作是数字阅读的一种。

全民阅读立法和社会力量的涌现

其实,无论数字阅读还是传统阅读,归根结底它们都是服务大众。数字阅读的兴起拓宽了民众阅读的途径,辅助传统阅读让国人获得更高的精神追求。

如果说2006年开始推行的全民阅读是一个里程碑,那么2016年有关加快推进全民阅读立法的提案就是又一个标志性事件。目前,关于全民阅读立法已经有两部通过,其一是公民的文化保障法,每个公民享有最基本的阅读权利;其二是图书馆法,进一步明确了公共图书馆和各种图书馆在全民阅读当中的作用。好消息是,有关全民阅读立法的条例草案去年也已经过审议并原则通过。

为何要立法?这个问题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中国图书评论学会会长邬书林日前就在出席京东文学奖的活动上有一个回答,他说是因为通过立法来保证读书。

其实世界上已经有很多国家通过立法推动全民阅读,韩国1991年制定了《图书馆振兴法》,美国1998年颁布了《卓越阅读法》,日本1999年通过了《有关儿童读书年的决议》,俄罗斯政府2006年设立了“培养读者兴趣、鼓励年轻人读书”的国家项目等等。

除了立法,邬书林也提到,开展全民阅读,离不开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全民行动,各方面形成合力,才能使这项事业长期持续发展。其中,社会参与又是很关键的一步。

全民阅读促进条例征求意见稿中就明确提出,国家鼓励社会力量支持全民阅读促进工作,向公众传播阅读理念,开展阅读指导,京东文学奖就是社会力量支持全民阅读的一种体现。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京东文学奖上畅销书几乎全面败北。《我在未来等你》、《宇宙超度指南》等畅销书并未进入获奖名单,这说明京东并不是以销量为主要参考标准。

更具体一点说,像京东文学奖这样的民间奖项,在推动全民阅读的过程中有它独一无二的优势。比如,作为电商平台,京东对图书销售数据的掌控能够更好的帮助推进全民阅读,譬如以已阅读品类宽度和图书购买频次建立坐标系,分析不同省份的阅读特色;以阅读偏好和职业为标准,得知不同职业人群的阅读诉求,以及从性别、年龄维度分析各个阶层的阅读情况等等。

从另一个角度看,京东文学奖的设立初衷是发现好书、推荐好书,不仅给予获奖作品的作者丰厚奖金,使他们可以继续安心创作,同时很多获奖作品也得到了读者的广泛关注,这无疑是给全民阅读插上一双了翅膀。

国人看什么书、怎么看以及为何要看,其实是能体现当下社会面貌的。我记得京东发布的读书数据里有一组显示,农村用户更注重下一代的培养,近一半购书是教育类书籍,这说明今天的教育环境仍存在不均等的现象,而这也是导致文化冲突、地域隔阂的一个原因。

要让全民阅读真正成为一种文化的践行,就不能对“没有书读”的问题等闲视之,这时社会力量的积极参与,能为消除教育水平不平均带来更多帮助。京东在颁发文学奖的同时还联合中华儿童少年基金会、满天星公益、人民网移动中心启动了“闲置童书回收计划”。用户通过京东公益平台可以一键呼唤物流小哥,免费上门收取闲置、优质童书,此次回收的书籍将用于全国200多所乡村小学的图书角建设。

全民阅读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培养文化共同体意识,以消除文化的不平等。同时,国民文化素质的提升,也有助于文化产业价值的上涨。中国的文化产业价值未来是有翻百倍以上的潜力的,前些年的当代艺术、这两年的电影业都只能算小井喷,消费文化产品的门槛终究还是公民文化素质,而把精神审美作为生活习惯的一部分是历来教育所缺失的,这种习惯的建立,则非从小培养深度阅读不可。

朱熹曾在他的《读书法》中写到,我们为什么要读书?人只有经历了才有知识,但是人生苦短,你不能事事都去经历,但是前人写在册子上让你看,你就学到了。其实,这与罗曼罗兰的思考和权衡是一个道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侃科技

    总访问量:42176
    全部文章:96
侃科技专注TMT行业新闻报道及热点挖掘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