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从盗版到抄袭,我们到底是聪明了还是落后了?

2018/4/22 17:07:00

2001年,冯小刚的《大腕》上映,影片讲述一个利用虚假葬礼疯狂捞钱最后却是悲剧收场的故事,最终票房4300万,成为当年的国产电影票房冠军。

《大腕》上映前一年,美国互联网泡沫破碎,顺便也把中国带入了巨大的积压泡沫的痛苦中。影片虚构出来的葬礼广告,被认为是在影射那时不切实际疯狂的互联网。

冯小刚的电影虽然越拍越平淡,但早些年的确贡献了不少经典,不止因为喜剧,更因为讽刺。九几年流行的“超强纠错功能”爱多VCD机,冯小刚就在电影里虚构了一个“爱岛VCD”,并借葛优的台词狠狠地讽刺了一把。

中国80后一代的记忆,接触电影大多都与录像厅、VCD有关。再往后,互联网的出现令盗版下载网站流量倍增,直至2014年快播案出现。

2016年快播案宣判王欣锒铛入狱,这被看成是互联网内容盗版时代结束的一个注脚。无论是P2P技术带来的分享,还是视频网站免费贡献的电影,从盗版到免费,再到付费会员,文娱产业和版权的关系越发紧密,商业化和政策法规也越来越成熟,盗版似乎已经走投无路了。

另一种生长

打击盗版带来的好处就是正版内容价格疯涨,这可乐坏了内容制作公司。《大腕》上映十年后的2011年,影视作品的网络版权价出现了一个分水岭,从一年前的1万元一集,蹿升到100万元一集。一年的时间,百倍的增幅,简直有些吓人。

这还没有结束,2011年之后版权价格依旧水涨船高,到2017年已经突飞到数百万元/集,例如腾讯视频购入的《如懿传》就达到了900万/集。

版权价格的疯涨给内容生产带来了生意,但却给视频网站带去了亏损。据统计,2016年版权采购方面,腾讯视频支出110亿元,爱奇艺支出79亿元,最少的优酷土豆也支出了70亿元。

大额的版权买入加上不健康的营收模式,令视频网站常年走在亏损的路上。也正是因此,视频网站才把精力和目光都放在了自制上。从自制网剧、综艺到网大,自制内容的占比逐年增高,质量也越来越好流量越来越高,甚至今天已经是付费业务的差异化卖点。

从盗版到版权再到自制,内容产业的大方向越来越好,产业大了空子少了,但不代表没空子可钻。


4月10日,网络综艺《偶像练习生》收官,同时也因为抄袭上了微博热搜。舆论认为《偶像练习生》涉嫌抄袭CJ E&M制作的《produce101》,并且国际IP保护协会FRAPA还给出了抄袭相似度88分的评分。

《偶像练习生》抄袭风波之所以被口诛笔伐,甚至还闹到了国际层面,只因为它可能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综艺抄袭在2013年之后达到了一个高潮,我们简单罗列几个过去被指抄袭的案例:

《向往的生活》→《三时三餐》;

《中国有嘻哈》→《SHOW ME THE MONEY》;

《中餐厅》→《尹食堂》;

《亲爱的客栈》→《孝利家民宿》;

《疯狂的冰箱》→《拜托了冰箱》;

《梦想的声音》→《Vocal战争:神的声音》;

《放开我北鼻》→《Hello Baby》

一个值得思考的现象是,其中有很多被指抄袭的节目都在国内获得了巨大成功,像《中国有嘻哈》《中餐厅》等,反而是那些购买版权的本地化节目反而被忽视。

盗版有法规,抄袭如何管?

抄袭是比盗版更难界定的一种行为,往往需要长达数年的取证、对峙才能了结。当年琼瑶告于正抄袭,直到2016年才结案,判于正道歉赔偿500万,还惹出琼瑶与湖南卫视的恩怨。

为何抄袭如此肆无忌惮?归根结底在于内容行业不同于其他行业的泾渭分明,只要并非完全一模一样,就难以简单地界定是“抄袭”还是“参考”。2004年郭敬明《梦里花落知多少》对庄羽《圈里圈外》的抄袭,持续了两年多才画上句号,个种原因无非是参考还是抄袭无法界定。

另一个原因在于因抄袭获得的商业成功往往掩盖掉版权问题带来的麻烦。于正、郭敬明的案例摆在眼前,后来者大概认为只要获得商业上的成功,抄袭与否并无大碍。只要在一个好的idea下改进、创新,远比自己从零开始来的容易。

我们上面列举的那些抄袭综艺,往往都是打着自主版权的旗号对原版节目进行“改良”,甚至改出的效果比原版还要好。而这恰恰是原版出品方担心的问题,韩国此前试图通过立法阻止此类事情的发生,但是否能够解决问题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尊重原创才能走的更远

去年年底,优酷出品的《白夜追凶》被Netflix买下海外发行权成为一件轰动网剧行业的大事。后来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轮值总裁兼大优酷事业群总裁杨伟东有一个说法,在他看来《白夜追凶》输出海外,最大的原因在于原创性。


从尊重版权这个角度看,无论视频还是音频,肯购买版权是对原创内容的基本尊重。纵然整个产业环境还未做到100%,但可以肯定的是今天的版权环境远比过去要明朗、公开和规范。只有在此基础上,未来才会有更多的《白日追凶》、《无证之罪》和《吐槽大会》。

如果抄袭是内容行业绕不过去的一道坎,那么大众也好、专业机构也好,最好劝说他们换一个模式,而不是选择忽视或者赞美,因为时间长了抄袭就会挤压原创内容的生存空间。

好在今天的版权环境是向着积极的方向迈进,比如腾讯的《创造101》,优酷的《爱的时差》、《北京/东京女子图鉴》、《SNL》都是主动选择购买正版版权;在戛纳电视节的“WISDOM in CHINA”中国原创节目模式推介会上,也出现了《国家宝藏》《经典咏流传》《声临其境》《跨界歌王》等原创综艺。

尤其是《创造101》,这档对标《偶像练习生》的女团综艺,是腾讯向《produce101》直接买的版权。

投机倒把的买卖总是出现在疯狂的年月。前一阵子因鸿茅药酒引出来的广告狂人,原型可能就在《大腕》里。一个卖假矿泉水的黑社会老大教导葛优,“广告做的大,假的也成真的了”。

可怕的是今天有些涉嫌抄袭的综艺节目,正在试图以“更大影响力”的形式淡化抄袭。但我认为,只有保持对内容人和原创内容的敬畏心,国产原创才有可能走的更远,在全球范围内产生影响力。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侃科技

    总访问量:41957
    全部文章:95
侃科技专注TMT行业新闻报道及热点挖掘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