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外卖调度算法复杂度更高,滴滴的“打车逻辑”难套用

2018/4/13 12:40:00

张一鸣和程维都在2018年迎来了大考。

巧合的是,被永久关停的内涵段子,他们有一群用户被称之为段友,其暗号就是“滴、滴滴”。张一鸣的大考来自内容把关层面,而摆在程维面前的是,看起来已经落定的网约车江湖格局又多了诸多变数。群雄并起,滴滴的核心底盘受到冲击,曾经两次预言比赛结束的程维再次失算。与此同时,滴滴用户对于打车各种体验的抱怨也多了起来。

另外一方面,充满危机感的滴滴想要拓展边界,按照程维的逻辑,交通到物流、运人到运物是水到渠成的,于是乎滴滴进军外卖行业。这一次,程维能得偿所愿吗?

01

近日,滴滴方面宣布,滴滴外卖在无锡正式上线首日订单突破33.4万单,在无锡地区的市场份额已跃居第一,而这距离滴滴外卖试运营开始,只有9天的时间。

在互联网企业做过品牌营销的同学可能比较清楚,在一些节点或者节日上,往往需要一些标签性的事物来造势和总结。比如数据层面,朋友圈传出的海报纷纷都是很多个亿,比如排名维度,需要用第一、最大等等词汇来占领行业和用户心智。

如果我们细究一些“为什么”就会发现,这些标榜背后很少有站得住脚的。网络流传的一张截图显示,滴滴外卖平台上一家名为“欧风街黄焖鸡米饭”的商户4月前4天的销量加起来只有662单,4月5日的订单量一下子飙升到6620单,整整翻了10倍。也就是说,黄焖鸡一天之内爆卖了6000份,折合每分钟卖出不止4份,24小时不间断。

另外,有临时被调去无锡参与线下大战的苏州小哥感叹,第一次觉得做外卖还能出差。滴滴的份额究竟有没有突击到第一我不知道,只是很多细节都表明,需要先打一个问号。

滴滴想要撕开一个口子的时候,我们也需要看看现在大的外卖格局是什么样。最近国家信息中心发布《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2018)》,报告显示,在生活服务领域共享创新火爆的同时,市场淘汰、企业并购的步伐也在加快。以外卖市场为例,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后行业格局基本确定,行业市场份额集中度进一步加剧。

其中,报告重点强调了随着生活服务领域共享经济市场规模持续扩大,其衍生出来的新业态正深刻地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尤其是在经历几年市场补贴培育后,点外卖已成为中国消费者一大常规就餐形式,中国已有近四成网民使用网络外卖服务,外卖市场用户规模庞大。目前,美团外卖已经占据 62%的国内市场份额。

也就是说,美团外卖和饿了么双雄对峙的局面基本落定。即便是二线以下城市的布局,美团外卖和饿了么也进行有一定时间了。反倒是网约车市场潜力仍然巨大, 上海市城乡建设和交通发展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上海市综合交通运行年报》显示,2017年,网约车运量仅占上海出租车总体运量的五分之一。以此管窥,网约车格局变数远大于外卖行业。

02

说完数据和格局方面,再来说一说,外卖的复杂程度,以及从出行到外卖究竟有没有哪些难以攻克的高墙壁垒。

滴滴做外卖,一方面是因为优步做了UberEats,滴滴仿佛找到了一个模式参考;另一方面是需要给其高估值寻找更多支撑。前者很难立得住,毕竟美国的外卖和中国不是一件事情。但从人口规模、人力成本和人口密度上来说,就有很大差别。

人口规模很容易理解,而因为人力成本的差别,美国、韩国的配送员月流失率在30%,远高于中国。另外,美国社会的城市人口密度较之中国也是稀疏很多,这对于以Location为核心业务的企业来说影响也是很大的。

后者则涉及在中国做外卖究竟有哪些壁垒。从大的维度上看,外卖系统远比打车系统复杂,无法直接复制。另外,目前外卖行业的主要痛点其实在于食品安全等,滴滴做外卖还很难触及这么深。

那么,打车和外卖究竟有哪些区别呢,小饭桌的一个总结比较通俗易懂,引用归纳如下:

业务复杂度

打车:连接司机和乘客两方,主要是接人、送人两个履约环节。流程相对比较短,复杂度不高,而且主要在小区外主干路完成服务,没有小区内部和室内导航问题。

外卖:连接商家、骑手、顾客的三方,需要骑行、取餐、交付等多个履约环节程。流程比较长、程序复杂,中间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都会影响履约。具体来说,配送服务过程既有骑手在室外的通行,又有上下楼取餐和交付等室内任务,需要较高精度的小区内部导航和室内定位技术。

时间预估

打车:主要是预估乘客等待司机的时间,上车后到达的时间预估精度要求不高,而且与实际打车计费逻辑基本无关。

外卖:下单前要给顾客承诺合理的预计送达时间,而且要决定各种价格,比如用户配送费,骑手邮资,对精度要求较高。同时,不仅要预估骑手通行时间,还需要估算商家出餐时间、在顾客位置的交付时间。商家出餐时间受堂食影响,预估难度大;另外,电动车的可行线路比汽车复杂多样,准确估计通行时间的难度较大。

调度算法挑战

打车:非拼车业务是一对一实时匹配,求解司机和乘客最优对应关系,是二分图匹配问题,求解复杂度较低;如果是拼车业务,一辆车最多对应3个乘客,出发地和目的地最多6个节点,求解最优路径的复杂度依然不高。

外卖:多人多点实时匹配问题。一般情况下,一个骑手最多10几个订单、20多个取送餐任务节点,路径规划的解空间已经是天文数字。在路径规划的基础上,计算骑手与订单的最优匹配关系又是指数级的解空间。如此大的计算量,算法却要在秒级完成所有最优路径的计算、所有订单的最优指派,因为计算的时间越长,下达指令时的实际情况与算法开始计算时的情况偏差越大,决策出错的可能性越大。

用户需求突增等极端场景的挑战

打车:主要影响是乘客打不到车,通常采用抑制需求和运力调度的方式解决。对打到车的用户,即对实际履约体验影响不大。

外卖:不但对于要点餐的用户有影响,而且对于之前已经下单但是还在履约的用户,也会有巨大影响,而且吃饭这件事对配送时长会更加敏感。另外,这还涉及到商家餐损、骑手配送压力大影响安全。所以,外卖配送除了抑制需求和运力调度之外,还需要配送系统多个模块实时联动,综合考虑商家配送范围动态变化、合理承诺预计送达时间、调度策略自适应调整。

总结来说, 从数据中心,到云计算、云存储平台,再到通过云计算平台进行信息处理、大数据的应用等,完成一份外卖订单和一个打车订单所需要的计算和匹配效率都不在一个量级。

外卖的顺利抵达是大数据、智能技术和线下团队经过长久试错和融合后的结果。由此也可见,滴滴外卖还任重道远。

03

对滴滴来说,当务之急其实是如何应对风云再起的网约车市场,滴滴自身和用户的关系,以及如何把打车这件事情做透。

我们看到,打车市场上,巨头们纷纷走马上线或者卷土重来。

3月21日,美团在上海上线打车业务;

3月27日,高德宣布以公益为目的的顺风车业务上线,高德方面称顺风车业务不抽取佣金,并且目前由第三方收取的服务费,也由高德来补贴;

3月28日,携程称专车业务正式在天津获得“网约车牌照”,可在全国范围通用;

4月1日,网约车行业老玩家易到宣布在全国范围内推行“免拥金+阶梯返利”计划;

4月3日,嘀嗒出行宣布出租车业务正式登陆南京、郑州等9个城市。

滴滴几乎面临被围剿的态势。更为重要的是,我们在社交网络上看到关于滴滴的抱怨也越来越多。我的朋友,自媒体“邻章”清明假期使用滴滴打车,短短一个下午遭遇三次接单爽约。司机在爽约之后,还要求他取消订单,用扣用户的平台信用和钱的方式,来维护其信用值。更为诡异的是,最后一位爽约的司机让滴滴快车客服两次三番的给他打来电话,要求他取消订单,好让爽约的快车司机继续接单。

类似的事情,怕不是孤例。借助于部分垄断性优势,滴滴在打车上原本快要赚钱了,现在面对玩家入场,势必需要继续补贴来应对。滴滴做外卖,更是需要新一轮的补贴来夺取市场。而两个烧钱的业务,现阶段有很难有协同效应。

实际上,滴滴仍有很大机会稳固其出行江山,比如把钱和资源花在控车上面,融资租赁也好,无人驾驶也罢,都是不错的方向。滴滴也已经有了一些动作,但目前来看它做外卖的欲望显然更为强烈。

可以确认的是,新一轮的拉锯战又要开始了。或许,某种程度上,今年是TMD(今日头条、美团和滴滴)的大变局之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吴怼怼

    总访问量:6435
    全部文章:54
专栏作者,前澎湃新闻记者,专注互联网和文娱行业个性解读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