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直播退潮、上市、监管,谁能迎来“吃鸡”时刻?

2018/3/7 23:50:00

1

距离“中国直播元年”,已经过去了两年。行业洗牌来得比预想中快,一眨眼就到了“移动直播下半场”,而这个下半场,战役仍在持续。

随着千播大战的直播潮水退却,宣亚国际终止收购映客,资本纷纷离场,直播的风口已过。陌陌通过社交切入直播,意外迎来转机后,今年又收购探探,讲回陌生人社交的故事。王者荣耀和绝地求生大火,游戏直播平台之间开始了抢人大战,比当年小说网站抢IP有过之而无不及。

根据CNNIC 发布的第 40 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7年6月,网络直播用户共3.43 亿,占网民总体的45.6%。其中最大的两部分,是游戏直播用户和真人秀直播用户,分别占网民总体的23.9%和23.1%。

由于内容同质化、用户兴趣衰减等原因,2016年下半年开始,中小型直播平台相继关停。经历一年的野蛮发展时期,国内优质的主播基本被瓜分完毕,平台自身的造血和运营能力成为决胜的关键。

单一的秀场直播在谋求出路。为解决用户活跃度下降等问题,大公司开始砸钱引进直播互动节目,中型公司也大多调整了主播扶持计划,试图通过PUGC的方式,重建秀场直播的内容生态。

除了相对“细水长流”的内容运营,直播平台也在产品侧发力。2017年开始,随着中国泛娱乐消费的升级,互联网圈出现很多新产物。一些传统游戏如狼人杀、娃娃机被搬到线上,成为各大直播App的一个模块。今年年初,有强运营能力的直播答题,也掀起了一次“撒币大战”。

潮水退去,秀场直播平台纷纷开始了精细化和差异化运营。与此同时,游戏直播的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游戏直播的崛起几乎是必然。细数当下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腾讯的半数营收来自游戏,网易也主要靠网易游戏“输血”。直播作为重要的游戏推广和用户娱乐方式,游戏直播成为这个繁荣生态中的一环已是必然。

2017年5月,行业突然迎来一波融资高潮。虎牙、触手、熊猫TV、花椒直播等平台相继宣布融资,其中绝大多数是综合性直播平台。

2

后起之秀们打得不可开交,有的冲击上市未果,有的正在准备上市。都说上市是一个企业的成人礼,直播也不例外。我们不妨来看看,那已经上市了的直播巨头是如何表现。

3月6日,欢聚时代发布了第四季度和2017年全年财报。财报显示,欢聚时代2017年总营收为115.948亿元,同比增长41.3%。第四季度净营收为人民币36.265亿元,其中直播业务营收为人民币33.685亿元,比上年同期的人民币22.182亿元增长51.9%。

也就是说,欢聚时代91%的营收来自直播,带动了总体业绩的提升。其它业务如在线游戏、会员订阅等,占比约10%。

从PC端走来,2017年的YY开始走上了移动化之路,移动端月活跃用户达到了7650万,同比增长36.6%。在内容上,除了各大直播平台标配的狼人杀、直播答题等“玩法”以外,去年YY还上线了欢乐斗、一起玩、小游戏等功能。欢乐斗是一个跨直播间PK的互动工具,正在直播的主播之间,可相互连麦进行限时礼物PK;开心斗是休闲小游戏的集合,目前也已经有了单独的App。

对于这两款产品的发展,欢聚时代COO李婷在昨日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中作了说明。在她看来,欢乐斗其实是一个底层的直播框架,随着玩法的不断升级,用户的互动效率、直播内容的组织性,以及营收数据都将得到提升。开心斗则有利于吸引更多年轻用户,相较于狼人杀等单款游戏,产品的粘性和留存也比预期高。

比起做PGC、办线下活动等差异性打法,游戏直播竞争的关键还在流量和用户。虎牙2017年前四季度的活跃用户数和行业渗透率得以攀升。在此次财报中,欢聚时代同时透露,虎牙直播已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秘密提交了 IPO 申请文件。

不管是深化“直播+”的一体化泛娱乐平台,还是孵化出虎牙,可以看出,YY这几年一直深耕陪伴和沉浸式消费场景,探索狼人杀、直播答题等新玩法,小游戏、社交、小视频一个都不能少。此外,YY已经形成了主播、公会及平台三位一体的生态体系,具有强大的自身造血能力。

3

在中国做直播平台,监管是一个绕不开的坎儿。

2016年9月以来,广电局、网信办、文化部纷纷针对直播平台下发系列文件,对平台运营、主播行为、用户互动等加强监管。几大部门轮番上阵,基本上每次都能关停或处罚几十个直播平台,其中不乏处在行业头部的明星产品。

梳理这些文件政策,不难发现监管的重点主要在牌照和内容两方面。

内容监管尚可防微杜渐,牌照却是急不来的硬标准。一般来说,直播平台需持有两证,一是文化部颁发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二是广电局颁发的《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目前,国内不少中小型直播平台,都无法做到两证齐全。在这一点上,大平台拥有绝对优势。

随着国家监管的严格以及对同质化平台的淘汰,直播平台已从200多家公司较2016年减少近百家,直播行业流量逐渐向龙头平台聚集。至 2017 年下半年,各网络直播平台的违法违规内容其实已经明显减少,行业内容规范已经基本形成。

欢聚时代CFO金秉在电话会议中,提到了最近比较热的天佑事件:”天佑的违规行为基本上都发生在2015年以前,而这几年我们在提升天佑在我们平台的内容质量方面做了很多事。“他表示,YY会一直与政府进行合作,一起为行业其他公司和主播群体打造树立典范。

无论从资本还是政策上看,直播从来都是巨头之间的博弈。可以说,直播平台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直接决定了它的抗风险能力。一方面,大平台拥有数量庞大的审核人员,也有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加持,对于内容的筛选和优化有更高的要求;另一方面,综合性平台业务较多,单一主播或频道的关停,不会对平台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一个明显的事实是,直播行业月活进入存量时代,增长态势趋缓,行业“马太效应”愈发加剧。游戏直播行业四强纷争,竞争进入白热化状态;泛娱乐直播行业,也在不断寻找类似狼人杀、抓娃娃和直播答题的buff。谁也没有安逸的机会,未来还有诸多变数。但可以预见的是,距离游戏直播大局落定可能已经不远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吴怼怼

    总访问量:3630
    全部文章:33
专栏作者,前澎湃新闻记者,专注互联网和文娱行业个性解读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