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为了这么点钱深陷囹圄 为这些互联网从业者感到不值

2018/3/7 19:38:00

  以往在电视上看到十恶不赦的罪犯或者贪官污吏被捕入狱,得到法律裁决后,我们不禁拍手称快,大呼叫好。

  但这几年互联网行业屡次发生的多起没有技术含量的小贪小摸,最终受到法律严惩,却让我们难以高兴起来,可恨这些违法犯罪分子作恶的同时,更多的为他们感到可悲可怜,为他们的人生感到不值。

  我们还是先盘点近几年比较典型的几起“小恶被捕”案件吧:

  2011年9月,当当网大兴仓储部的拣货主管邵某,在职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将公司库房内的16包图书(价值人民币12606元)私自运出变卖,之后,邵某拿着钱逃回老家,与公司不辞而别。当当网相关人员当即报警,邵某被抓获归案。

  2016年9月,百度发布公告称百度多酷游戏黄洁楚翔职务主便,将游戏币低价售卖给玩家非法获利数万元。黄洁已全额退还赃款。因涉嫌职务侵占,警方已受理我司举报介入刑事调查。

  2017年2月,犯罪嫌疑人方某、戚某等人在利益驱使下,开始研发直播平台,3月开始赴境外正式运营老虎直播,招募女主播从事“色情”直播。截至5月3日案发,2个月不到时间,该平台累计充值金额为728.7002万元,注册会员总数为108万余人,涉黄女主播达1000余人,该案共刑事拘留22人,主犯方某、戚某等被成功抓获,已批捕10人,上网追逃3人。

  2017年7月以来,去哪儿员工李某等人,在半年的时间内,注册多个美团账号,频繁下单预订酒店,以无房,查无订单等方式要求退款赔偿,对美团公司进行诈骗,总金额达到45万余元。

  以上这些是近年来互联网类案件中的冰山一角,但可以作为典型分析。

  小恶巨惩 可恨更可怜可悲

  相比其他行业动辄数百万数千万的涉案金额,除P2P等金融和电信诈骗以外,互联网行业的违法犯罪案件涉案金额很多都不大,但就是因为不大的金额让很多人被捕入狱,大好年华与铁窗相对,不得不让人唏嘘。

  在当当网监守自盗案件中,仓储部的一个主管因为工作时间和回报不成正比,心理不平衡,遂铤而走险。放着更大的恶不去做,把16包价值万元的英汉词典,偷偷从仓库运出,卖给了收废品的,得到3000元赃款,最终因涉嫌职务侵犯最被提起公诉;而在老虎直播案中,上千人涉案仅仅获利728万元(主播获利为充值金额的一半,即不到400万),平均每人仅仅3000--4000元,为了区区几千元,上千人触犯法律,其中的22人已经于去年被拘留,案件还在持续查办;而去哪儿网员工诈骗美团酒店案中,涉案的10余人手段更是低幼,智商不在线,这种手法被警方一查一个准。

  如果有“低端犯罪分子”这个说法的话,一定就是说的这些人。作案手法粗糙,过程不高明,而且通过媒体报道来看,是拥有注定被捕的后果。这些人给社会和相关企业带来损失,但反过来看他们何尝不也是社会的悲剧和“受害者”。

  司法严惩之外 呼吁就业放开学历等限制

  A:为什么做恶?

  B:因为找不到工作?

  A:为什么找不到工作?

  B:因为学历不够

  在去中心化的互联网时代,我们的社会不缺乏高学历低能的人,更不缺乏低学历高能的人。互联网的出现,让人的知识体系和能力体系出现了巨大颠覆,而我们的相关企业,却不能应用大数据、社交数据等分析模型来判断一个人的基础能力和学习能力,转而通过“学历限制”作为唯一的标准。

  早在数年前我就对此采访过北京的主流互联网企业,这些企业招聘人才大多需要211或者985的基础门槛,否则一切都是空谈。至于社会上的多样性人才,由于缺乏评判的标准,基本被拒之门外。

  很多人都知道我只有初中学历,虽然自学了相关课程,但10多年以前我也和很多人一样,游荡在社会边缘,因为学历问题找不到工作,无法踏入正规企业门槛。此后多年艰辛的做着自媒体,来寻找新希望。后来因为遇到范锋老师才加入到速途,才有了之后组建的速途专栏,才有希望培养了1200名自媒体。回过头来看,当年和我一样的低学历的人,很多后来进入歧途,深陷囹圄。

  所以过往几年,我一直呼吁针对这种小恶小贪,除了加重司法严惩之外,是不是各大企业也应该行动起来,放宽学历门槛,或者除学历之外构建一套新的人才选拔体系(当然对此有人肯定会反驳“找不到工作不是做恶的借口”,对这个鸡生蛋的逻辑这里不做阐述了),让那些有能力却没有学历的人给企业发挥价值,同时减少社会隐患。

  员工个人违法≠企业违法 企业是否该承担责任?

  互联网行业有人违法犯罪后,一般情况下背后的企业要么沉默,要么会说“这是员工个人行为,与企业无关”,以此来免责。在团购和O2O早期的时候,美团、拉手、糯米、饿了么等企业之间多次爆发线下打架斗殴,事发之后相关涉案人员基本都得到了法律应有的惩罚,而背后的企业却一个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而在本次去哪儿和美团案件中,去哪儿网员工李某及其同伙,在“美团”注册了多个用户,频繁下单预订酒店。订单支付后,以到店无房、查无订单等理由拨打美团客户电话,要求退款并赔偿。仅半年时间,李某等人总共获得赔偿款45万余元。然犯案者为个人行为, 但多达十几名的“个人”集体犯案背后,我们也不得不审视去哪儿公司:到底招了一些什么人,管理和培训等方面是否有疏忽?多名员工犯案,公司层面是否应该承担“失察”责任,甚至连带责任。

  截至2月27日,在“去哪儿员工诈骗美团一案”中,专案组一共将13名嫌疑人抓获归案,该案引发了行业广泛关注,而去哪儿公司层面却没有任何对外公开的说明或者道歉声明。我想,频发的互联网行业案件如果最终都以“个人犯案与公司无关”顶包的话,最终表面上逃过了一时的道德审判,但长远来看对企业发展埋下了更深的隐患。

  PS:本文作者丁道师,关于本文所述观点,欢迎来信探讨,微信:dingdaoshi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丁道师

    总访问量:2212331
    全部文章:869
丁道师,非知名互联网第三方评论人士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