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回乡手记:被手游“打垮”的农村下一代

2018/2/24 14:26:00


【蓝科技】李铮

腊月二十九,我仅背着一个小书包,回到了我7年都不曾回去的故乡。与各种新闻报道中返乡人员大包小包的画风完全不同,我回乡的行李简单到不及以往出一次差多,而我回去的主要动力是看望年事已高的外婆,顺便参加一下初中同学聚会。

当我走过200多公里,高铁加出租车花了4个小时(有近2小时都耗在堵车上),终于站在阔别多年家乡的土地时,内心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波澜和感慨,很多记忆其实已经失焦。

在老家呆了一天两夜,不到48小时里,度过了除夕和大年初一上午传统春节里最为隆重的时刻。但我却没有感到过年本该有的鲜活氛围,除了围坐在一起吃火锅时的烟雾缭绕和大人孩子简单的交流,让我感到还有一丝丝人间烟火气息,其他时间都被“娱乐节目”占据了——大人们凑了2桌麻将,读大学的表弟表妹,甚至上幼儿园的外甥女都抱着手机玩游戏。

年味儿变淡已经是这些年来春节长假结束返工后媒体记者们老生常谈的话题,再在这里抱怨几句未免就显得有些矫情。我想说的是另一个让人感到难受、又无力改变的事实——网络游戏在农村大行其道,对农村孩子的严重影响超出想像。

表弟表妹戒不掉的手游瘾

这次回到故乡,与以往种种指向乡村凋敝的报道有点“不符”的现象是,家乡的水泥路、自来水、管道天然气已经通到每家每户,同时绝大多数百姓家里也都接入了光纤,互联网的触角已经延伸到了乡村的各个角落。

我刚到家,看到两个十八九岁的一男一女坐在沙发上,注意力全在手里横拿的手机屏幕上。几年不见,我上前打招呼他们也只是抬头看了我一眼,表妹有过一瞬间的喜色后,叫了一声表姐又低头回到游戏中。已经是中午表弟还穿着睡衣,看上去脸也没洗,他说“姐,你等会儿,我玩完这局再跟你说话”。

我扫了一眼,他们俩玩的都是同一款游戏:王者荣耀。我无奈地尬笑了一下,恍惚想起十多年前大姐带着我和他们去外婆家后面的山上摘野果、采茶叶,表弟表妹追赶着鸭子四处跑;有一年夏天我们还碰到一条蛇,大家集体大逃亡的惊险刺激.......那时候,大家笑得声音那么开怀,晚上围坐在一起聊不完的话题,叽叽喳喳的表弟表妹简直就是十万个为什么,常常让我回答不上来,那时候还没有那么好的网络和智能手机供我随时“百度一下”。

过了十多分钟,二人差不多都结束了游戏,可是他们凑上来和我聊得最多的还是游戏攻略、自己的辉煌战绩等。我基本是个游戏白痴,对当前火爆的王者荣耀、绝地求生等几款游戏只是知道名字而已,几乎插不上什么话,他们俩倒是说的津津有味。

我有点无趣,刻意问了问两兄妹在大学里的一些事想岔开游戏话题,让人感到失望的是,他们对自己才开始半年的大学生活几乎没有任何兴奋或者觉得值得聊的话题,说上一两句就没有下文了。问及一些所读专业发展方向的问题他们更是一脸茫然,言谈中我了解到逃课打游戏已经成为一些大学生的家常便饭。“整个宿舍经常集体逃课打游戏,在被窝里通宵战斗也很常见”、“上课有点无聊,老师讲的都是在照本宣科,学校的社团活动也比较假,没意思,打游戏就不一样了,这个时候班里同学们特别团结一致”......


想当年我上大学的时候,每天上课、社团活动,还有偶尔的社会兼职和公益活动足以让我分身乏术,别说打游戏,就是一般的QQ聊天都没有时间。当然也有打游戏的同学经常组队喊出“为了部落”,但也远远没有表弟表妹这一代这么沉迷。眼下他们几乎是每天玩游戏超过了5个小时,假期更是除了吃饭睡觉,几乎所有时间都耗费在打游戏上,连上厕所都在打。

在游戏面前,家训古风苍白无力

吃过午饭,外婆外公和舅舅们张罗着下午一起去给曾祖父上坟,因为几年没回来,我尤为重视这次祭拜。但是表弟表妹们表示不想去,就在家里呆着。面对已经接近20岁的孩子,一年才回一次家的舅舅也不好管,也只能任由他们在家打游戏。

曾经的家风威严荡然无存,祭祖的中国传统美德在表弟们眼里完全不是什么正经大事,哪里比得上在家里安安静静开黑2局来的痛快!


小时候过年,我们是极其快乐和向往的,除了有大把疯玩的时间,晚上也不必早睡,可以痛快地看看电视、吃好吃的就很满足。可是现在,走亲访友时的糖果、花生、美味佳肴不会吸引孩子们的注意力,亲戚们给的红包再大也不能像当年我们得到十块钱就能乐上半天。在这个物质丰富的年代,孩子对“年”的盼望与喜悦或许就是打游戏的时候父母能少点唠叨,多给点钱充值买装备和皮肤,电子游戏成了他们春节的唯一娱乐方式。

有网友吐槽“现在孩子过年,最盼的就是初一到初三不吃饭的玩三天手机,手机是最亲密的陪伴!”

“儿时过年,最囧的就是,推开门,屋里坐满人,想拜年却不知说什么的楞样!现在孩子过年,最囧的就是回到老家,没有Wifi,跑到别人家墙外蹭网的无奈!”

下午到镇上的街道走了走,不到百米的一条街,你能叫上名字的国产手机品牌的直营店和运营商门店占据了最显眼的位置,可以看出互联网和智能手机对农村市场的影响之大,而这两样工具搭建了当下孩子们手游的“基础设施”。在这样完善的“基础设施”前提下,诸如腾讯、盛大等游戏厂商开发出的游戏则“吞噬”了孩子们的青春时光。


乡村网瘾病已入膏肓

在农村老家,青少年孩子横拿手机“打打杀杀”的场景比比皆是,网络的便捷让留守在乡村没有太多娱乐项目的孩子们找到了天然的情感寄托和发泄口。

在这两年经济形势不容乐观的大环境下,还在象牙塔里的表弟表妹却没有一点危机感。不知道再过三年,他们将要踏入社会的时候,会不会不知所错。而这还不是我最担心的,我更担忧的是,这样沉迷游戏,将来他们很有可能一直都无法肩负起自己应尽的责任,即便投身社会没法养活自己也丝毫不担忧,感觉不到痛苦,而是以一种麻木的心理继续沉浸在游戏中度过本该奋斗拼搏的大好时光。

更让人震惊的是一些沉迷游戏的农村留守孩子还引发了不少的社会问题,诸如乡镇少年偷盗多部手机只为了拿到里面的流量卡玩游戏、因为玩王者荣耀十三岁少年竟杀害自己亲身母亲......


舆论指责铺天盖地蔓延开来,也有游戏拥趸在反驳“杀人不该怪卖刀的”。有网友犀利地指出,我们无法因为喝酒可能上瘾就要求国家全面禁酒、抽烟可能上瘾就要求国家全面禁烟,可我们依然要清醒地认识到受众的特殊性,未成年人并不具备成熟的判断力和自制力。

而且,电子游戏侵蚀着大量青少年的宝贵时光,当前受到影响的用户群体非常庞大。据《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游戏用户规模达到了5.07亿人。而据人民日报报道,2017年上半年《王者荣耀》的日活跃用户为8000万人,QuestMobile数据显示,《王者荣耀》单日使用次数一度达到8.2次,人均最高单次时长则为5.1个小时。这款游戏被人民日报视为“电子鸦片”一点不为过。


有媒体人感慨:我们的乡村,何时才能真正“荣耀”?乡村的孩子,如何才能真正突围“绝地”?

尤其是农村,面对留守儿童,或者父母没有太多时间与孩子交流沟通时,手游对他们的杀伤力就越大。这无疑已经是一个庞大、复杂的社会问题,我们的游戏厂商、家庭、社会组织真的需要好好地思考一下该怎样拯救这被游戏包围、侵蚀的青年一代了。

我们不反对手机游戏。站在资本层面来看,他们无疑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在关心下一代的成长环境中,企业应该尽到的公民责任是什么?是否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有效地制止孩子们玩游戏过多的时间?在追求利益最大化同时,如何同步放大社会责任?

救救孩子们,其实是在挽救我们的下一代。

本文原创于蓝科技,本站原创文章所有权归蓝科技所有,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侵权必究。

蓝科技(www.lankeji.com)文章可见微信公众号(chinalankeji)、新浪微博/博客(@中国蓝科技)、百度百家、今日头条、腾讯、一点资讯、搜狐、新浪、网易、雪球财经、界面、ZAKER、家电头条、一鸣网、万能钥匙、潮起网、UC大鱼号、ZOL科技头条、博客中国、第一观点、艾瑞网、封面新闻等二十多家知名平台。商务合作、投稿邮箱:403546203@qq.com。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蓝科技

    总访问量:238
    全部文章:19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