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2017年大佬众生相:马云遵从内心 雷军触底反弹

2018/1/16 20:30:00


作者:龚进辉

刚刚过去的2017年精彩纷呈,人工智能(AI)大行其道,无论是互联网巨头还是创业者,硬件厂商亦或芯片厂商,不提几次“AI”都不好意思出来打招呼,不做个智能音箱刷刷存在感仿佛没面子。

当然,无论是大热的AI、新零售还是伪共享经济横行,亦或其他看似格局已定实则暗流涌动的行业,在2017年都免不了各种明争暗斗,搅动创始人、用户、员工、投资人等各方敏感神经。竞争自然有高低之分,赢家开开心心地大步向前,输家或退出舞台或谋求转型。

考虑到科技行业牵涉较广、热门事件层出不穷,我想到一个讨巧的方法,与其盘点2017年各个行业、各家公司的动态和布局,不如回首马云、马化腾、李彦宏、雷军、周鸿祎五位互联网大佬过去一年的表态和行踪,窥一斑而知全豹,这五家极具代表性的公司2017年大事记尽收眼底。

马云遵从内心

这一年,擅长布道的马云继续将演讲进行到底,从深圳IT领袖峰会到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从肯尼亚内罗毕大学到加拿大中小企业论坛......他演讲的主题始终围绕“五个新”(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新能源)、“五个全球”(全球卖、全球买、全球付、全球运、全球游),成为阿里战略的首席推销员。

这一年,马云在阿里总部接待的、出国会见的外国元首仍保持在高位,不仅助力这些国家借天猫抢滩中国市场,也卖力向它们推广eWTP理念,积极争取eWTP在当地落地。同时,身为联合国助理秘书长的他还到日内瓦总部“打卡上班”,履行帮助年轻人和小企业发展的职责。

这一年,有浓厚教育情结的马云除了继续开门办湖畔大学,与各行各业的学员分享“失败”心得,还和阿里合伙人联手开办云谷学校,为中国教育发展、改革做点努力和尝试。同时,马云不忘为乡村教育注入新动力,在“乡村教师计划”“乡村校长计划”基础上发布“乡村师范生计划”,以组合拳推动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

这一年,喜欢天马行空的马云活得更加自我、随性,阿里年会上大跳MJ舞步、云栖音乐节连唱四首金曲、主演《功守道》完败一众当红打星、与天后王菲合唱《风清扬》......外界眼中的马云生动诠释了有钱可以为所欲为,其实不过是过了知天命年纪的他开始遵从内心而已,为自己而活,活得洒脱淡然。

马化腾成江湖大哥

这一年,马化腾领导下的腾讯市值一路走高,先阿里一步突破5000亿美元大关,乌镇“东兴饭局”坐C位既奠定了他互联网江湖老大哥的地位,也彰显了腾讯“把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的务实姿态。无论是用户过亿的线上翘楚还是根基深厚的线下老司机,腾讯的流量优势始终具有不俗的吸引力。

这一年,一向低调的马化腾亮相次数比往常要多,从坐镇主场深圳IT领袖峰会到贵州数博会为马云和李彦宏之争打圆场,从乘坐公交车、地铁到为腾讯云站台,腾讯核心业务发布会上总能看到他的身影。其中,人工智能成为重中之重,腾讯在场景、数据、计算能力和人才四方面全面布局。

这一年,《王者荣耀》的爆红在使腾讯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也让马化腾面临自3Q大战以来最严重的公关危机,人民日报、新华社先后痛批《王者荣耀》防沉迷不力,质疑其到底是娱乐大众还是“陷害”人生。尽管腾讯出台史上最严的健康系统,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未年轻人仍可以突破系统限制沉迷游戏,被阿里王帅调侃为“腾讯整条命都是小学生给的”。

这一年,看似温文儒雅的马化腾明里暗里怼了好几回阿里,既把“互联网+”数字经济峰会开到阿里大本营——杭州,也联合京东、唯品会怼天猫服饰,投资永辉直接与阿里新零售叫板。让人意外的是,马化腾毫不掩饰与阿里在10多个领域竞争,并公开讽刺阿里倡导的中心化赋能让被赋能者产生不安全感。

李彦宏布道AI

这一年,李彦宏依然坚定地走在All in AI的大道上,并挖来微软前高管陆奇来助阵,代价是尽可能放权给这位百度“二号人物”,这对于流年不利的百度是个难得的好消息,陆奇的到来使李彦宏如虎添翼,为百度AI落地增添了新动力,尤其是搭建Apollo开放平台助力无人驾驶迅速推进。

这一年,李彦宏继续当AI的布道者,两会提案聚焦人工智能,“互联网只是前菜,人工智能才是主菜”这一金句颇为流行,也因坐无人车上五环吃到一张罚单,提醒他发展人工智能需要掌握商用与政策的平衡术。同时,不擅长公关的他拖家带口上真人秀《越野千里》,为挽回百度在公众的形象也是蛮拼的。

这一年,李彦宏在意气风发之余难掩孤独和落寞。百度来了个悍将陆奇,但吴恩达、王劲、林元庆一大批骨干相继出走,尽管对百度AI战略推进的影响有限,但还是让对人才惺惺相惜的李彦宏感到惋惜。更让他心塞的是,这些百度旧部均选择在AI领域创业,李彦宏的态度是可以不融入百度AI生态圈,至少不成为百度对手。但事与愿违,像吴恩达这样和平分手的高管毕竟是少数,绝大多数单干后都有不小的野心,因此百度才会翻出旧账状告王劲。

雷军触底反弹

这一年,雷军从失意中走出,带领小米强势触底反弹:手机单月出货量破千万,重回全球前五;小米IoT平台联网设备超过8500万,成为全球最大智能硬件IoT平台;国际化连连告捷,跻身印度市场第一。同时,为了使1万5千人的小米仍保持高效战斗力,雷军极力重塑高管团队,重用林斌、黎万强等得力干将,周光平隐退、黄江吉闭关。

这一年,雷军如火如荼地布局新零售,小米之家在全国铺开,他沉浸在开一家火一家的喜悦中,对“坪效27万、仅次于苹果”引以为荣,背后是他对零售效率、新国货的执着追求。不过,外界根深蒂固的想法时常让雷军感到不被理解,他才会无奈地喊出“所有人劝我把小米产品卖贵时感到孤独”。

这一年,“湖北”成为雷军繁忙行程中的关键词之一,心系母校的他隔三差五回武汉大学,并大手笔捐赠1个亿。当然,雷军频繁到访武汉并非怀旧那么简单,武汉的人才优势、区位优势、政策优势吸引小米设立武汉总部,计划投入230亿元。为了支持家乡的发展,他还特意把小米全球供应商大会放在仙桃召开,卖力为家乡打Call。

人民想念周鸿祎

这一年,周鸿祎隐藏锋芒、转趋低调,除了为自家手机、直播、游戏、短视频业务站台外,他很少讲段子、做脱口秀,公众更难看到他重现“红衣大炮”的风采与人撕逼。因此,戳中无数人内心的《人民想念周鸿祎》一文才得以刷爆朋友圈,周鸿祎通过《致想念我的人民》一文回应这份“想念”:大家想念讲真话的人,想念挑战者,想念互联网的炮火声。

这一年,周鸿祎提出“大安全”概念,随着万物互联的到来,网络安全已从“信息安全”时代进入“大安全”时代。他逐渐摆脱网红气质、塑造沉稳形象,既是发展企业安全业务所需,过于高调、四处树敌的做派不利于拿下政府、军队订单;也是为了上市铺路,上市前夕需要营造良好的舆论环境,360才得以成功借壳江南嘉捷。

这一年,不再风风火火的周鸿祎完成自我蜕变,但并不代表好欺负,只要遇到任何不公、有损公司利益,他仍会展现出强悍的战斗力。“小水滴事件”使360饱受质疑,周鸿祎第一时间发声怒怼“黑公关”,以铁腕手段维护360形象和利益。当然,他的蜕变还包括出书总结自己的前半生,《颠覆者:周鸿祎自传》记录周鸿祎从成长到360上市的人生沉浮。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龚进辉

    总访问量:542312
    全部文章:243
酷炫公司的独家采访,干货有料的科技评论,网络全网的新鲜资讯。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