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酷派是如何一步步走向深渊的

2018/1/9 0:09:00

乐视风波仍在继续。贾跃亭的妻子甘薇在国内筹集资金,解决债务危机,甘薇办的其中一件大事就是出售酷派的股票。

1月4日晚间,酷派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贾跃亭旗下的Leview Mobile HK Limited 抛售了酷派8.97亿股(占比17.83%),作价0.9港元/股,成交总价约8.08亿港元(6.7亿元人民币),接盘方为威日创投。此次出售后,威日创投取代贾跃亭,成为酷派的最大股东。

从360、酷派和乐视的三角恋,到乐视高调入主酷派,再到乐视的尴尬退出,贾跃亭的生态没能化反,酷派也一步步走向深渊。

为什么会这样?这一切还得从2014年说起。

曾被看好的因缘

13-14年,智能手机从运营商渠道向社会化渠道过渡,小米抓住风口迅速崛起,捧红了互联网手机概念,传统四大巨头“中华酷联”受到冲击,先后创建互联网手机,积极应战。

商业变革之际,酷派的反应并不迟钝。2014年1月,酷派正式宣布推出独立电商品牌“大神”,直接对标小米,并同步发布两款8核电商新品:大屏手机“大神”、千元手机“大神F1”,和小米展开正面竞争。

回顾一下2014年智能手机的成绩单,会惊诧的发现,当时各家的销量仍然胶着,各家都有成功的可能,完全预料不到三四年后如此天翻地覆的格局:小米挤掉三星,成为国产第一;联想位列第三,还没有掉队;酷派全年销量4千多万,排名第六,和华为接近;OPPO和vivo排名第七第八,这两位选手在默默耕耘线下,静候线下渠道的爆发;中兴位列第九,掉队迹象明显。

2014年底,下半年隐现颓势的酷派和不想错过智能手机风口的360,一拍即合,成立合资公司奇酷。360希望借助酷派,弥补其在硬件生产、供应链、分发渠道等短板,酷派希望借助360在互联网方面的优势,更上一层楼。一切看起来很美好,周鸿祎也将这次结盟戏称为“松山湖爱情”。

然而,这段前景可期的爱情发展并不顺利。2015年6月,乐视网耗资21.8亿元入股酷派,占股18%,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并引发了“酷派、乐视、360的三角恋”风波。

当天晚上,周鸿祎在朋友圈强势回应:谁在我背后捅刀子市试图screw我,我的原则是一定fuck回去。松山湖爱情变成了东莞没有爱情。老周的愤怒也在情理之中,奇酷承担着老周的希望,老周又是个强势的人,怎么能接受竞争对手乐视成为自己的间接股东呢?

纷争的最后是妥协:乐视得以进入酷派,酷派所持奇酷股份也从50.5%下降到25%,而360持股将增加到75%。

2016年6月,乐视以10.47亿港元向酷派购买11%的股份。再加上乐视15年6月以21.8亿元入股酷派占比18%的股份,乐视合计持有酷派28.90%的股份。至此,乐视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

乐视成为酷派最大股东后,两者共同绘制了清晰的蓝图:乐视借助酷派,完善在智能手机端的布局,酷派为乐视的“生态化反”提供流量入口;酷派借助乐视的生态能力,提升用户体验,增强智能手机的竞争力。

这一切看起来很美好!

资金危机下的连锁反应

酷派为什么会选择乐视,而不是360,我个人觉得有三方面的原因。

第一,两者之间优势互补。酷派高层的解释是,两家企业具有比较强的互补性,乐视模式让酷派看到了重现辉煌的可能性。

立足彼时的大环境,上述分析并无道理。乐视网当时的股价仍在高位,两者之间的优势互补也清晰可见:乐视强大的流量、内容平台、营销与品牌能力与酷派强大的研发、硬件、专利、供应链、渠道等能很好融合,引入和整合乐视生态模式,酷派能为用户创造全新的体验和更高的价值;共享酷派电商、线下、运营商等渠道资源以及硬件研发实力,乐视既能提高技术和销售储备力量,在生态内容的分发和用户普及率上也会有优势。

可问题是,合作不久,支撑乐视资金流的乐视网,股价就开始暴跌。

第二,乐视出手大方。乐视两次出手共计30多亿元。这可以为酷派创始人郭德英的退休提供物质支持。相比之下,360只是投资4亿美金成立奇酷公司。

第三,选择乐视,酷派有更多主动权。当一个人对一件事极度渴望时,占有就成了本能,更何况老周这样的强势之人。一心想做手机的他,试图通过强势主导360和酷派成立的合资公司——奇酷,逐渐加强对核心供应链和专利能力的掌控,而后两者掌握在酷派手中。老周贱卖大神或许就是这种野心的具体写照。有内部人士透露,“从360与酷派结盟以来,360一直在努力谋求奇酷的主导权,反而是酷派的人插不上话。”

相比之下,贾跃亭的注意力在构建相互化反的生态上,对酷派智能手机主导权的争夺很弱。

然而,可惜的是,酷派并没有从乐视那获得助力,反而被脱下了水,甚至面临被乐视卖掉为自己输血的可能。

在乐视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后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乐视就爆发了资金危机。2016年11月6日,乐视控股CEO贾跃亭发布全员信,承认乐视资金紧张,反思公司节奏过快,称近几个月供应链压力骤增。贾跃亭的全员信,坐实了乐视网拖欠供应商100多亿的传闻。

乐视的资金危机成为了酷派加速坠落的导火索。刘江峰接受采访时无奈的表示,“今年(2017年)资金很困难,因为跟乐视的关系,今年银行的资金只还不贷”,17年以来,酷派集团先后被平安银行、宁波银行以及浦发银行起诉,3家银行追讨资金合计2.4亿元。酷派甚至无法凑齐Cool M7预计50万台出货量的物料和供应链资金。

智能手机属于资金密集型产业,银行这种“晴天借伞雨天收伞”的行为,对于任何手机厂商都是灾难,更别说酷派了。

除了没有足够的物料和共赢资金,酷派同样无法开展正常的销售工作。去年,酷派全国促销员已从3000-4000人缩减到700-800人,还解约了300余名应届毕业生,友商们铺天盖地的广告和当红明星代言式的营销对酷派来说更是奢侈。

既没有充足的资金生产研发,也没有足够的资金开展销售,更让酷派雪上加霜的是,消费者和渠道也对酷派失去信心,因为担心酷派会倒闭,消费者和渠道都不敢出手,消费者怕买到最后一款酷派手机,渠道害怕卖不出去压成库存。

正所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资金危机导致的连锁反应将酷派拖入谷底。2015年,酷派手机的出货量为3800万台,2016年销量缩水到了1500万台,2017年的情况更不容乐观。酷派的股价从16年9月开始下跌,如今总市值约为36亿,近一半市值已经蒸发。

唯一值得宽慰的是,酷派仍有自救之策。酷派手握价值不菲的土地资源,覆盖债务绰绰有余,以至于原酷派CEO刘江峰形容酷派是拿着金饭碗讨饭。

面向未来

如今乐视已经不再是酷派的第一大股东,贾跃亭一边忙着法拉第的融资,一边在处理债务危机;周鸿祎的业务重心也从智能手机转移到了花椒直播上;老酷派人蒋超担任酷派CEO,开始复兴酷派。回首这段往事,乐视投资酷派半年后就爆发资金危机,是否太激进了呢?老周是否会反思自己在奇酷的主导权方面太强势了呢?酷派是否后悔卖身乐视而不是通过自己努力开展自救呢?一切估计得从当事人的回忆录中找答案了。

蒋超复兴酷派的举措可分成两个方面,一方面引入地产开发商,共同开发手里部分土地资源,解决资金危机;一方面把希望寄托在海外市场,尤其是美国市场。目前,酷派在美国市场已经成功攻克了美国四大运营商中的三家(AT&T、T-Mobile和Sprint),此外,与T-Mobile合作的机型Catalyst已成功售出200万台,完满收官。与T-Mobile合作的继任产品Defiant周销量破万台,整体销量有望突破300万台。

雷军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家手机公司,销量下滑之后能够成功逆转,除了小米!实际上,对于手机行业20年的老兵来说,从寻呼机转型智能终端,从Windows CE 转型 Android,酷派的经历比小米的反弹更加波澜壮阔。期待酷派能渡过难关,凤凰涅槃!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杂谈君

    总访问量:190566
    全部文章:79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