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从比特币到锐角币,“机器信任”重构货币世界

2018/1/8 13:31:00

比特币诞生八年之后,人们对待这个来自虚拟世界脱胎于机器算法的币种,态度依然审慎而复杂。它的设计者——“中本聪”,最终将一个惊世骇俗的设想演变成为一场席卷全球的货币革命。鱼贯而来的新币种如同古希腊神话故事中的宝藏一般,不断撩拨着投资者的敏感神经。


Acute Angle PC

2018年元旦前的一个下午,Acute Angle Cloud(锐角云)的联合创始人林炳宏在北京的办公室里向我们展示了公司即将发布的新品——Acute Angle PC,一个采用了独特的等边三角形设计的PC、矿机二合一产品,这台机器将会在1月9日开幕的的CES 2018上亮相。几乎同时,一个全新的币种——AAC(锐角币)将会登陆知名数字资产交易平台火币网。

对于那些伺机而动的数字货币投资者而言,锐角币的“可交易”特征显然是一个彼此心照不宣的信号。那台可以同时用来挖矿的PC,将如同因比特币的大热而走俏的矿机一样,变得炙手可热。这是一个可以预判的结果。从比特币到锐角币,充斥着亢奋、焦虑乃至幻灭情绪的数字货币世界,再次迎来一个新鲜的刺激。

货币世界的去中心化

不由特定的货币机构发行,是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区别于传统货币的最大特征。准确地说,数字货币也并非没有发行方,因为由参与者通过在计算机上运行一项复杂的运算(这一运算过程通常被形象地称为“挖矿”)而获得,因此挖矿者本身便可以视为该货币的发行方。

理论上讲,一台矿机、一根网线,插上电源接入互联网,世界上的任何人都可以成为某个数字货币的发行者。这种高度去中心化的货币发行模式颠覆了所有人对现行货币体系的固有认知。传统货币体系下,无论货币以什么样的方式在市场上流通,都无法绕开它的发行方——国家和银行。而在数字货币的世界中,货币的持有者之间可以随时随地进行点对点的交易,所有的交易行为都会被由大量节点构成的分布式数据库所记录。

某种程度上,区块链技术是以独立个体为单位的自由人的结合,是对中心化货币发行体系的对抗。Acute Angle Cloud的联合创始人林炳宏对锐角币即将上线火币网交易一事难掩兴奋,等待他和众多有着灵敏嗅觉的投资者的似乎是一个没有边界的、可以自由舒展的空间。


Acute Angle CEO林炳宏

“一台可以赚钱的PC”,林炳宏如此描述即将发布的硬件产品Acute Angle PC。每一个Acute Angle Cloud的用户都将得以在分享自己的带宽和计算资源的同时获得一定酬劳。当然,先入场者一定会比后来者的酬劳更为丰厚,原因在于,与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一样,锐角币的总量也是有限的,Acute Angle Cloud的用户越多就意味着人均理论上可以分到的金额就越少。

事实上在今天这个时代,逐渐呈现出去中心化特征的又何止是货币。单打独斗的自媒体瓦解了传统的媒体机构,数以百万计的网络主播瓜分了大众有限的注意力,个体的价值史无前例地得到放大,相应的,机构、组织、集体,正逐渐失去向心力以及对个体的约束力。整个世界都在向着去中心化的方向演变。

Acute Angle Cloud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何志先生以其在区块链技术领域的经验不加犹豫地对未来给出判断:“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未来一定会成为主流,中心化的模式终将被淘汰。”

“机器信任”时代的到来

尤瓦尔·赫拉利在他的成名之作《人类简史》中向我们阐述了这样一个观点:智人的大规模协作,基础在于共同的信任。没有信任,就不可能有贸易。现代人出于对国家、银行等组织机构的共同信任,故而相信手中那些绘有政治人物形象的纸币具备一般等价物的价值。这种信任,与原始的部落居民对共同的祖先、神明亦或是德高望重的部落首领的信任,在本质上没有分别。

世界上绝大多数人相信银行,人们把钱交给他们代为保存,是因为我们相信对方具有在未来的某个时刻将财物如数奉化的能力。当我们使用银行卡消费时,银行所做的只不过是从我们的账户中减掉一个数字,在商家的账户上加上一个同样的数字。若非出于我们和商户对银行的共同信任,数字以及数字的加减法,都将变得毫无意义。

银行之于它的储户,就是一个管账的。储户的所有账目和交易记录都掌握在银行手中,这件事情细思极恐。因为储户对银行的信任与银行本身是否值得信任是两回事。事实上在上一次的全球金融危机中就已经发生过银行破产的情况。这就是中心化货币体系的弊端。

比特币的诞生源于少数极客分子对中心化金融体系的不信任。它的设计者把记账的权力交给了每一个“储户”本身,每个人手中都有一份不可篡改、不可回溯的账本,所有人监督所有人,因而所有人信任所有人。而这种信任的核心正是人们对机器和技术的共同信任。从个人信任到制度信任,分布式加密存储的区块链技术正将我们带入“机器信任”的时代。

Acute Angle Cloud的联合创始人林炳宏与机器打了二十多年交道,曾供职于松下、优派等企业,担任产品开发、品控、供应链管理的要职。为了还原Acute Angle Cloud的发展轨迹,他把Acute Angle的历代产品依次放在办公桌上。从即插即用的微型电脑,到与键盘融为一体的便携式电脑,再到今天采用独特等边三角形设计的“可以挖矿赚钱的电脑”,无一不流露着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机器有其独特的魅力,林炳宏对Acute Angle PC爱不释手,在聊到机器应该如何摆放的问题时,他甚至用了完美身材的美女作为比喻。林炳宏偏爱机器,另一位联合创始人何志则醉心于技术。何志提到一点:“大型的互联网企业一般会采取自建机房的方式将企业数据掌握自己手里,而不是交给某个数据存储服务商。”原因同样也是出于对中心化体系的不信任,所以巨头们宁愿花费巨大成本将这份信任交给机器。

“机器信任”正在重构这个世界的信任体系,人们逐渐会相信基于区块链技术的Acute Angle Cloud相比人或者某种制度更为安全、稳定、高效。

Acute Angle Cloud的另一个野心

Acute Angle PC并不是一台只能用作挖矿的机器,对用户而言它还是一台可以运行Windows系统的PC,具备存储空间和计算能力,这支撑起Acute Angle Cloud更大的想象空间。Acute Angle Cloud的未来是一个分布式云存储平台,Acute Angle Cloud的每一个用户则是该平台的分布式节点。

Acute Angle cloud的创始人高胜利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做过一个大胆的假设:若Acute Angle PC在未来三年能达到100万台的销量,则意味着全球用户将获得100余万T的分布式云存储空间。与此相对应,云计算市场的巨头亚马逊AWS、阿里云目前仍然采取中心化模式,但爆发式增长的数据量正让二者付出高昂的成本,包括机房建设、带宽、服务器等投入。Acute Angle Cloud则通过矿机理念让全球用户主动贡献出自身带宽和存储资源,有着可迅速规模化扩张的优势。

与锐角币所处的数字货币世界相比,Acute Angle Cloud构建的分布式云计算服务则是另外一个广阔天地。在硬件销售产生的利润之外,面向企业端的分布式云计算服务未来将是Acute Angle Cloud第二大收入支撑点。Acute Angle Cloud的确给了人们足够的想象空间——至少在它的投资方眼里如此。

“我跟我过去那些做硬件的朋友聊数字货币,他们完全不懂我在讲什么。我又跑去问一些数字货币的玩家为什么不自己做个挖矿的机器呢?他们觉得我异想天开。这两个群体是割裂的,但他们组合起来就是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Acute Angle PC做了可以挖矿的电脑,推出了锐角币并对接了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同时还着手搭建分布式云计算平台。我们打通了整个链条,我们的投资方正是因为这个才毫不犹豫做出决定。”林炳宏说。

Acute Angle是有它的野心的,林炳宏也不甘于继续做销售硬件的生意。区块链不只带来了比特币、锐角币,也衍生出全新的商业模式。

未来的某一天,人们还会发现区块链技术之于世界的价值并不在于其引发了一场前所未有的货币革命,而是给了人类一个重新认识、理解世界的方式,中心化的体系在消解,个体的价值在回归。Acute Angle的野心,毋宁说是我们每一个独立个体的共同野心。一个高度去中心化的世界正在到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郝小亮

    总访问量:1136064
    全部文章:383
前沿科技新媒体最极客创始人,知名TMT评论人。微信:375952010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