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竟然是恐怖分子?!

2017/9/5 16:35:00


乔治·索罗斯,一个极具争议的人物,既是一个金融投资者,也是一个货币投机家;被很多人视为政治阴谋家,也有很多人认为他是慈善家。不管怎样,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从一个二战时期的逃亡者,经过一系列被外界视为经典的神奇操作,变成身家252亿美元的资本大鳄。这次,他又被美国人民送上了新闻头条。

美国人民要求将索罗斯定义为恐怖分子

8月20日,一个美国人在白宫网站“We the People”发起了一项请愿,要求美国政府按照反诈骗腐败组织集团犯罪法(RICO)和国防授权法案(NDAA)宣布索罗斯为恐怖分子并没收与他相关组织的财产。截至3日,这份请愿书已经征集到超过11万个签名,但白宫尚未就此作出回应。

请愿者认为,索罗斯通过资助暴力的左翼组织Antifa以及其他危险的左翼团体,来煽动反政府行为。这些组织和团体的目的是使用阿林斯基(Alinsky)模型恐怖主义策略来摧毁美国体系和宪政,蓄意且持续地试图破坏美国社会的稳定。

Antifa全名为AntifaschistischeAktion(反法西斯行动),这个组织诞生于德国,现在很多国家都有这种组织的身影,其主张反法西斯、反纳粹、反种族主义,但是在每个国家的具体主张也有不同,政治主张光谱大致分布在左翼、极端左翼、无政府主义。

而阿林斯基主义是美国左翼激进主义的代名词,来自于1990年代中期美国社会运动家索尔·阿林斯基(Saul Alinsky)。阿林斯基是美国著名的左翼思想家,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激进主义者,被参加民权运动和学生运动的学生当做神一般的“战术大师”来敬仰。学界认为,民主党的奥巴马和希拉里将阿林斯基主义的意识形态权力技巧,引入美国政治版图,改变了美国政党乃至政党竞争的形态,出现了一个政党社运化的潮流。

无论是Antifa,还是阿林斯基主义,和这些扯上关系,索罗斯还真是有些麻烦。不管对于索罗斯的这些指控是真是假,他留给人们最深的印象还是他在资本市场上的兴风作浪,留下了堪称经典的投资神话。

索罗斯经典投资战役

索罗斯的早年经历并不幸福。1930年8月12日,出生于匈牙利布达佩斯,因为二战随家人逃亡,在磨难中,索罗斯学会了生存的技巧,这其中的两条经验对他此后的投资生涯很有帮助,第一是不要害怕冒险,第二是冒险时不要押上全部家当。

他从1953年开始进入金融业;1973年,索罗斯与助手罗杰斯共同创建了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1979年,索罗斯决定将公司更名为量子基金,在接下来十年间,量子基金回报率每年大约142.6%,共回收了33.65倍的利益,也创造了索罗斯大部份的财富,量子基金后来成为全球著名的大规模对冲基金。

索罗斯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但是真正令人羡慕的是他对世界经济趋势的精准把握和对资本市场深刻的洞察力,这从他几次著名的投资战役中可见一斑。

1992年,索罗斯成功狙击进攻英镑,击败英国央行,迫使英国退出欧洲汇率体系,索罗斯和他的量子基金则在此次英镑危机中获取了逾十亿美元的暴利。

1997年,索罗斯将自己的狙击目标放在了东南亚;乔治·索罗斯先是下令抛售泰国银行和财务公司的股票,在政府和市场陷入慌乱之际,,以索罗斯为代表的空头们又开始大量抛售泰铢。7月2日,泰国宣布放弃固定汇率制,实行浮动汇率制,进而引发了一场遍及东南亚的金融风暴。1997年下半年日本的一系列银行和证券公司相继破产,东南亚金融风暴演变为亚洲金融危机。

这其间,港币遭到大量投机性的抛售,港币汇率受到冲击,索罗斯开始闪袭香港。但是,香港当时的背后有大陆作为支撑,中国政府一再强调,将会全力支持香港政府捍卫港币稳定。这次出手也是索罗斯为数不多的“败仗”之一。

2012年,索罗斯再次出手,做空日元。这次索罗斯除了增加日元空仓外,还买涨日股,因为索罗斯认为日本解决经济困局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货币贬值,而货币贬值会引发另一个现象,就是短暂的股指繁荣,注定这是一笔稳赚不赔的生意。

索罗斯的投资哲学

“我相信自己会犯错”

索罗斯曾经这样评价自己:我认为我不是一名商人,我投资别人经营的商业,因此我是一位名符其实的评论家,在某种程度上你们可称我是世界上薪水最高的评论家。索罗斯自称分析能力严重不足,但是自己拥有很强的批判能力,因为他自认为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分析师。

索罗斯不仅批判政府、批判社会、批判资本市场,也时时刻刻准备进行自我批判。他总是在时时刻刻准备改正自己的错误,一方面,他把相信自己难免犯错的信念化成一种复杂哲学的基石。他既勇于挑剔,也勇于去原谅自己,对他来说,承认错误不是一件耻辱的事情,而是骄傲的来源。正应了中国的那句古话: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犯错本身没有什么不好,只有不敢正视自己的错误,发现错误而不改正,才是真正的羞耻。

预测趋势:市场总是错的

曾经有人让索罗斯评价一下自己的投资风格。索罗斯说,我的特点就是没有特别的投资风格,说得正确一点就是,我设法改变我的风格去配合各种情况。回顾量子基金的历史,你就会发现这个基金改变过很多次特性;在头十年里,量子基金几乎从来没有应用过宏观投资工具;然后,宏观投资变成主流;但是近来,我们开始在工业资产上投资。我愿意用这个说法来说明:我不是根据一定的规则来操作,我寻找游戏规则里的变化。

这个世界上最确定的事情就是一切都是不确定的,审时度势,根据情况的变化而变化,就是索罗斯投资哲学的所在。索罗斯也曾经说过,直觉在他的投资成就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我根据假设运作,我把预期的系列事件形成一个命题,再拿我的命题和实际事件过程比较,这样可以让我得到一个标准,据以评估我的假设。”“我其实是合并运用理论和本能做决定。”

外界认为索罗斯经常逆市场而行,他自己也谈过很享受“逆势而行之乐”。但其实,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逆势而行都是非常危险的,索罗斯也是一样,他对于逆势而行也非常谨慎。索罗斯有自己的趋势理论,他认为,趋势最初会自我强化、最后会自我毁灭,因此在大多数情况下,趋势是你的朋友,只有在趋势变化的转折点时,趋势追随者会受到伤害。大部分时间索罗斯都是趋势追随者,但是他会随时警觉自己是群众的一份子,一直在注意转折点。

索罗斯的假设是市场总是错误的。这是这种思考方式引导着他去学找每一种投资理论的缺陷,当他知道缺陷是什么时,他就会更有信心去运作,所以他总能知道有什么地方不对,而市场本身并不知道。从索罗斯几次成功的投资战役中,我们也可以发现,索罗斯之所以能够取得胜利,正是因为他正确评估了趋势,在趋势的转折点时,尝试违反趋势,避免成为盲目追随者的一部分。机会总在变革中呈现!

用哲学指导行动

索罗斯一直被视为金融奇才,他认为自己能够取得成就的原因在于,他总是在哲学层面上思考问题,索罗斯本人就是一个哲学爱好者。就像笛卡尔说出“我思故我在”一样,索罗斯把“我相信自己会犯错”这句话当做自己的信条。他甚至认为自己的这句话更为重要,因为这句话与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有关。掺杂在我们的决定中的谬见和误解,形成了我们所参与的事件。他认为,钱不是人生的一切,钱只是达成目的的手段。他说,我的事业以金钱为重,是因为我认识到我们的社会倾向于夸大金钱的重要性,用金钱来界定价值观:我们评价艺术家,是看他们的创作可以卖多少钱;我们评估政客,是看他们能筹集多少资金。

他坚持认为,哲学已经恶化,变成一种学院的职业,哲学应该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我们的生活不能没有一组理智的信念,即使这个信念天生就有缺陷。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