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网

移动互联网

另一个角度观察乐视影业:新人为何选择加入,老员工缘何选择坚守?

2017/8/8 10:12:00

  2017年以来,作为一个从业超过12年的科技自媒体,我辗转各地,试图找寻一个问题的答案:乐视帝国已经风雨飘摇人尽皆知,已经被很多媒体当做失败案例分析,但身处其中的乐视影业为什么有那么多员工和高管坚定留下来,并且还不断有新的人才联盟,进而其负责人张昭被各方看好进入乐视董事会核心决策层,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

  这个问题,如果抛给其他企业,主要答案无外乎就是“钱给到位了”,但现在的乐视体系旗下公司最怕的就是谈钱,最缺得也是钱,已经不可能通过金钱开路留住人才了。

  这个问题如果去年放在乐视身上,我们更喜欢谈“可以相互化反的7大生态”、“被99%人嘲笑的梦想才有可能实现”、“我们和BAT不是一个维度的公司,我们开创了新的跑道”是这些东西吸人留下,是改变世界的梦想再自我支撑。但现在乐视遭遇的问题之严重所有人都看到了,很多当初的设定和战略很多已经折戟沉沙。那问题又回来了“乐视影业何以在当下留住人才”?乐视下一阶段的发展驱动力是什么?

  我想起来6月19日,乐视影业在上海召开发布会(关于这场发布会的解读,详情搜索我之前写的《乐视影业的跑道升级:影视+互联网生态+IP运营》),孙宏斌和股东们罕见的到场支持,拍着张昭的肩膀表示,“你不用考虑钱,只要方向对,你有的是钱。”这似乎能回答我这个问题的答案:乐视虽然问题不断,但乐视影业和乐视控股是完全独立的两家企业,乐视影业代表的内容体系仍然是优质资产(2016年乐视危机开始后,乐视影业发行所有11部电影票房过亿,创造行业纪录),这块优质资产吸引人才、吸引资本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但显然在舆论压阵下,这也不是全部的答案,就此带着我的疑问,2017年8月1日下午,我再次走进乐视影业总部,采访了包括运营、人力资源、市场等多个部门在内的员工代表,在整个采访过程中不设采访提纲、不做提前准备,和乐视各个岗位上的新老员工推心置腹的交流一下午。再加上此前我先后采访的仍然和乐视影业继续合作的伙伴们以及乐视体系其他部门的员工等等代表,于是就有了此文。

  风险隔离、财务独立:乐视影业和乐视控股不划等号

  多人都不知道,乐视影业和陷入风雨飘摇的乐视控股、乐视移动乃至乐视汽车等非上市体系企业,有着很大不同,他们有不同的注册和运营主体。在我看来,乐视影业和乐视控股的关系,类似阿里巴巴和其大股东雅虎的关系、宝宝树和其大股东聚美优品的关系一样,雅虎和聚美优品走下坡路,但他们所投资的企业阿里和宝宝树却没有受到影响,而今天的乐视影业,也是这种状态。

  当乐视体系深陷负面泥潭之际,乐视影业之前因为扎实的业务和体系,反而价值进一步被业界所发现,孙宏斌在指责乐视很多业务“该卖就卖”的时候,却多次对外喊话乐视影业是优质资产。2017年下半年乐视危机升级之际,有一批业界大佬级的人物却加盟乐视影业,这也很能说明问题,比如原来星美生活总裁兼星美集团副总裁汤鹏,于7月17日正式加盟乐视影业担任运营副总裁,协助张昭负责整体的运营工作。

  汤鹏在接受我的提问“在如此不利的外界舆论环境之下,为什么要加入乐视影业”时,坦言乐视影业是相对独立的,这一点网友不知但影视业界都知晓。这几年无论从财报的表现,还是在内容行业的影视地位,乐视影业的优势依然很明显。他作为行业的业内人士,判断一家企业更看重核心竞争力和商业模式,而非其他,乐视影业领先的并且可以落地的理念是吸引他加盟的关键要素所在。

  在和乐视影业的其他部门同事聊天时,我了解到虽然汤鹏近期刚加盟乐视,但对乐视已经有了长期的观察。早在乐视发行《小时代1》的时候,汤鹏就震惊乐视影业地网团队的强大,粉丝见面会在影院的时候太疯狂了,让他第一次知道新成立的一家公司乐视影业可以和目标观众有这么好的互动。

  之后汤鹏去了星美,进一步站在影院的角度,亲自见证了乐视影业分众IP运营的成功之处。这些过往的经历和现在乐视所进行的基于IP生态运营的平台升级,我想是吸引汤鹏在关键时刻加入乐视核心原因。

  同样也是近期加盟乐视的谭杰仁(乐视影业国际合作部高级总监),在谈到媒体和业界对于乐视的各种评价和报道时,也表示“外界的关于乐视风波的声音,我都注意到了,但我有自己的判断”。在谭杰仁看来,乐视影业的负责人张昭拥有业界超前的视野和判断力,这点也是他来乐视影业效力(同时也是学习的过程)的原因所在,互联网正在迎接不断的升级和调整,他也坚信乐视影业开创的IP生态运营模式能够有很大的机会。

  谭杰仁作为美籍华人,拥有中美两地工作生活的经历,相比其他人,更能站在不同角度来看待乐视影业所面临的“危”和“机”,在他看来,乐视影业所开创的模式领先行业,他作负责的国际合作部,也会和乐视北美的公司深度协作,接下来有一系列的作品等待市场的检验。

  触底反弹、资本看好:企业价值给员工归属感

  企业实实在在的价值是最现实的吸引力。乐视体系几经巨变,银行都断贷,供应商每天上门催债,甚至频频有媒体报道发不出来工资的负面新闻,乐视影业虽然是独立公司,但也不可避免的在品牌层面大受拖累。

  在这种情况之下包括孙宏斌在内的一众大佬依然支持乐视影业,甚至拿出来实实在在的资金和渠道支持,这显然不是靠“梦想”之类的东西可以解释通,而是实实在在的价值和其蕴含的巨大能量。现在的乐视影业由互联网影视生态升级到IP分众运营平台。上个月,乐视影业发布了12大IP矩阵,通过电影、网剧和游戏等多文本的表现形式,精准的针对亲子用户和向上青年用户等受众群体,有针对性的开发产品和服务。

  当天我在采访乐视影业制作中心总经理刘军时,了解到12大IP只是乐视挑出来的几个当做案例对外展示的,乐视网+乐视影业,现在还有很多个IP储备待开发,下半年乐视影业将会有一大批诸如《奇门遁甲》、《心理罪》等产品面市。现在乐视影业的制作工作一切正常进行,认真做好自己的事情是现在我们所要聚焦的。

  “业界传万达等公司拿出几倍的待遇要挖走你,你怎么没走呢”,当我抛出这个问题时,刘军揶揄道“不是不想走,现在手头项目太多了,摊上了走不了啊”,玩笑过后刘军透露出他在乐视的价值所在:尽管风波不断,多少对我们有点影响,但我认为现在做的事情比别人领先几步,并且比同行有更大的发挥空间,这是乐视吸引我的地方所在。

  其实,一家企业在行业中具有领先性,员工的工作发挥空间大,这才能实实在在的稳定军心。

  同样的话题,我在和乐视影业影院市场总经理邱海霞探讨时,她也认为乐视“在做和别人不一样的事情”,比如乐视影业的“分众”理念在在当下的这种大环境下,其实可能越分众的越有价值。因为你的用户足够精准和足够有黏性,所以反而这种调整,也是我们的优势。比如说我们要做亲子的分众,先从影院渠道下手,我们会从全国的八千多家影院里面识别出来哪些是亲子影院,然后合作的商务哪些是亲子的商务渠道,同样合作媒体都是一个道理。通过分众的用户运营,可以让乐视影业高效的面对市场和消费者。

  职场稀缺品:企业文化和员工个人价值实现

  “某某某,你什么时候从乐视离职啊,最近朋友见我这句话都成为了打招呼的用语了”,一位乐视基层员工道出了当下尴尬的境遇。虽然乐视影业是独立主体,但舆论不这么认为,甚至腾讯联合创始人曾李青也认为“所有和乐视体系合作甚至看好乐视的人都不配当我朋友,主动把我拉黑吧”,所以多少受到一些影响,这其中对人心的影响尤其严重。

  “但,我依然留下来”这是这位员工的回答,同时也是乐视各个体系很多员工的回答。其实关于这个问题,在近期的系列采访中,我也走访了乐视体系其他的危机更严重的公司,我在听到“我会留下来”的答案后,总会问一个“为什么呢”。我得到的答案里,排名第一的却是:情感;排名第二的是:价值。价值和情感这两个字眼看起来虚无缥缈,甚至显得会很装,但我们纵观中国和美国最成功的科技企业阿里也好,谷歌也罢,无一例外都是在一群不被人看好的情况下,付出情感,坚守梦想的人所造就的,而对公司认同感不强的员工,可能在职业发展上已经另有选择了。

  这些答案看起来是极为脱离现实的,但我们创业的目标不就是超越现实、升级现实吗?当天我在和乐视影业另外两位忠实坚守者,分别是IP品牌部总经理吕博以及HR部门的新人邢瑾聊天时也谈到这个话题,他们两位都是曾经的电影爱好者,因为对电影的爱好和痴迷加入到乐视影业,经历过乐视影业的辉煌和壮士断腕的转型,对公司的情感远非外人可以想象,面对眼前的风风雨雨“别想那么多,去做就行了”。其实,现实在风波对不少乐视影业的员工影响不小,有员工告诉我,在看了电视上某个新闻栏目报道乐视的专题后,父母连夜给她银行卡打了3万元钱。“妈妈看了新闻,很担心我缺钱也不跟她说。”这位员工虽然半开玩笑地说起这个故事,但她也忍不住吐槽,负面新闻不断,确实让她感到压力不小。

  吕博加入乐视影业大约4年,他坦言,乐视风波对乐视影业的影响依然很大,他父母乃至周围其他人获悉后也会有“一些想法和担心”。他向父母解释了乐视影业和乐视控股的区别,并且告诉父母,公司领导挺看重自己,留在公司发展机会不错。父母在听到他的解释之后,说了一句很朴实的话,也坚定了他留下来的信心“既然你们老板对你不错,你不要在最为难的时候离开”。

  吕博也感叹,确实周围有不少朋友经常问他,是否乐视影业也跟乐视控股一样陷入危机了。对此,除了向朋友耐心解释之外,他也没有很好的办法。不过,由于同样我在和乐视影业之外的其他乐视系公司老员工聊天时,大家也不约而同的提到“老员工对乐视有感情”。这些老员工都感恩在乐视工作所带来的成长,自豪于伴随乐视一起开疆扩土。

  我想这是很多年轻人的想法,集团战略也好,生态架构的提出也好和他们似乎没有直接的关系,作为奋战在一线的员工,做好本职工作、落地战略业务、实现自我成长是最为重要的。后来我也了解到,乐视影业出去的人有不少在行业里非常吃香,一些企业甚至开出两三倍的薪水要挖走乐视影业的业务骨干,但也没有那么容易。

  我想乐视影业做的事情,能让广大一线员工找到价值感和归属感,并且能全身心的投入进去实现梦想,这也是其凝聚人心的关键所在吧。这其中给员工带来的学习和成长的价值是任何教育机构无法比拟的,在和乐视影业人力资源副总裁张学英沟通时,我了解到乐视影业内部有系统化的学习成长体系,他们会帮助员工做好职业发展规划,但这个过程中会尊敬每个员工的自我发展。这两年除了不定期的各种学习会和头脑风暴会以外,乐视影业成立了乐影学院,聘请了内外部的大咖人才帮助员工进行各方面的提升。这些也都是实实在在的竞争力,让员工有获得感。

  在得知乐视影业的内部学习体系开展后,我也拿联想控股的“入模子”来对比乐视影业的乐影学院等组织模式,希望找出其中的共同点,我总结认为任何类型的企业,都应该让员工学有所得、价有所值,才能真正留住人吧。张学英在进一步阐述员工学习和价值实现理念时,提到这几年又重新开始风靡的“王阳明心学”,学习王阳明的心学过程也笃信公司的未来越来越好。

  阳明心学讲究知行合一、格物致知,融汇各种优秀的元素来完成目的,所以乐视一方面学习美国的工业化的发展模式,另外一方面发挥中国的优秀文化,加以协作。基于此乐视影业上半年开展了更多密集的内部学习和激辩,在内部会议上,任何人都可以挑战高管甚至CEO张昭,提出有建设性的想法和思路。在张学英看来,通过不断的内部学习,达到两个目的,一个目的是聚气,一个是齐心。

  后来,笔者也通过各方了解到,尽管关于资金问题的传言不断,但乐视影业至少一直正常发放员工的工资和奖金,员工社保也正常缴纳,没有出现外界传言的员工待遇削减问题,甚至精英人才的薪资还有可观的涨幅。我想,每个人都会自己判断乐视影业的价值所在,外界的一切评论和传言都仅供参考。

  我对乐视影业价值的两点看法:产业带动效应和IP好牌

  众所周知,自从孙宏斌投资乐视以来,帮助乐视进行一系列的梳理和调整。现在,在张昭看来,乐视影业+乐视网+乐视致新要对标迪士尼+奈飞+苹果,这显然是一个庞大的野心,虽然乐视的体量没有达到这个量级,但架构已经初步完成。在和乐视影业的员工、高管交流的过程中,结合之前张昭的发言以及我的一些观察,我也简单提了下我对乐视影业价值的两点看法。

  ①乐视影业的带动效应不容忽视!乐视影业虽然算比较年轻的影业公司,但其从互联网影视到IP生态运营公司转型的过程中,提出的很多理念比如“分众”、“无限货架”、“换跑道”等等,不仅仅帮助乐视一步步前进,也为其他类型企业的转型升级带来借鉴,现在BAT乃至其他互联网+影视公司,所进行的工作很多都是从乐视影业学习来的。从这点上来看,乐视影业给行业带来的贡献要被肯定。

  ②乐视影业好牌很多,远远没有被挖掘出来。IP运营是每一家影视公司都在喊的口号,但这几年毁IP的现象也层出不穷,就是因为我们的企业没有一套完善的IP运营体系,而在粗放式的开发IP。乐视影业最特别的一点就是内部有一套成机制的IP运营体系,按照这套体系可以相对科学的运营IP,甚至可以量产IP,比如《小时代》系列,就是乐视IP运营体系下的成功作品。

  当然无论如何,乐视系企业和乐视影业之前的联动工作遇到了阻力,乐视影业在经历自我内部调整之后,又将面临乐视系其他企业乃至整个行业不断变动的挑战。这就需要乐视影业本身,继续适时而变,化解不利因素,发挥优势,继续睁眼前行。

  PS:本文作者丁道师,关于本文所述观点,欢迎来信探讨,微信:dingdaoshi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丁道师

    总访问量:1815727
    全部文章:741
丁道师,非知名互联网第三方评论人士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