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网

互联网

破坏者”Uber与”连接者”滴滴对决全球化:卡拉尼克出局,滴滴出海

2017/7/28 20:27:00


当卡拉尼克出局的时候,滴滴忙着出海。

7月24日,滴滴出行联合领投20亿美元给东南亚按需出行和移动支付平台Grab。此轮融资预计总额达25亿美元,是东南亚地区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单轮融资。

出海和出局背后,其实是长达2年多的竞争。Uber和滴滴的对决早已不局限于中国主场,而是转移到了全球市场。一年前估值680美金的Uber全球,风头一时无二,一年过去,伴随着一系列的丑闻和业务收缩,Uber的估值下挫跌破500亿美金,在资本市场的估值已经低于滴滴。

短短一年间,Uber势微,滴滴走强,双方座次重排,竞争位势彻底实现了倒转。而过往2年双方的做法来说,可以说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结果。

滴滴出海,连接半数地球人

投资Grab,是滴滴全球化的典型路径。

滴滴和Grab可是老朋友了。2015年,优步挟全球融资弹药强力攻入东南亚,让本地企业Grab受承受重压。


就在此时,滴滴以投资的方式施以援手,助力Grab。这是滴滴出海的第一站,而滴滴的雪中送炭之举,也达成了双方的生死之交。在中国市场,当滴滴战胜优步时,陈炳耀向全东南亚的Grab团队发出号召:“这是我们的家园。中国兄弟可以做到的,我们也可以!”

投资Grab,滴滴送来的不止是真金白银,还有经验、技术、运营、管理能力等“中国经验”。中国和东南亚市场,有颇多相似之处,因此,滴滴的战斗经验,对东南亚市场有颇多借鉴之处,两者都处于城镇化的高歌猛进之中、城市人口收入差异较大;传统交通产业是百姓出行的支柱,但供给严重不足。

再从双方产品演化轨迹来看,滴滴在中国这个最复杂棘手的市场所研发的产品,对东南亚的适用性相当之强。滴滴的顺风车业务,是首个被Grab在东南亚借鉴、转化、落地的产品,很快取得了成功。在滴滴的多元化产品线路试水成功后,这些路径也陆续被Grab落地到东南亚市场,目前Grab的业务已经覆盖专快车、顺风车、摩托车、出租车和拼车等多元化服务。

接受滴滴战略投资后的两年间,Grab增长迅速,总下载量超过5000万,超过110万名司机在东南亚7个国家65个城市Grab日订单量近300万,在第三方出租车打车市场占有95%的份额,在私家车打车市场占有71%的份额。由于当地没有发达的移动支付工具,2016年12月,Grab又切入了移动支付领域,推出了无需现金的充值支付方式GrabPay Credits。

Grab打造了东南亚最大的交通网络,把Uber远远抛在后面,走出竞争泥潭。

自2015年首次投资Grab以来,滴滴已经和Lyft, Ola, Uber, 99等地区移动出行领袖搭建起跨境合作网络,触达了北美、东南亚、南亚、南美1000多个城市超过50%的世界人口。

通过输出资金、技术、运营能力,滴滴在全球建立连接,复制“滴滴经验”,其服务半径已经在覆盖了半个地球。

全球化对决:Uber焦土化vs滴滴“本土化”

在全球移动出行领域,滴滴和Uber无疑是后来者难以企及的双寡,而复盘他们的全球化布局,就会发现两者路径迥异。

定位于“建设者”的滴滴,在海外布局时,首先寻找当地最为优秀的伙伴,他们了解和热爱本地市场。像Ola,Grab和99的创始人平均年龄不超过三十岁,其中有一半是在海外求学后回国服务。


通过投资入股,打造全球化的跨境合作网络,借道利他而实现自利。而破坏者Uber,如同一个闯入瓷器店的公牛,火力全开,全球树敌,通过白刃见血的厮杀,抢夺市场。

在海外市场,本地友商们认为Uber是气势汹汹的入侵者,而滴滴则是远道而来的赋能者,通过多元化的投资合作,推动交通技术与产品创新,建设开放、可持续的全球出行新生态。

很多细节和分寸感,导致了目前的结果,这些被投企业视滴滴为兄弟、战友,Grab创始人陈炳耀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提到,相比于富有攻击性,实行”焦土政策”的Uber,滴滴和Grab更像是互相尊重的兄弟:“这种合作关系保证了我们可以更好地立足当地,尊重当地的市场条件。”

滴滴表示,未来的跨境合作将从出行产品延伸到智慧交通体系。目前滴滴和国内20多个城市展开的智慧交通合作,从红绿灯大数据优化到潮汐车道设计多种实践,已经引起了新加坡、巴西、韩国和美国的同行和城市管理者的关注。

而信奉“Always be hustling”(激烈勇进)文化的优步,走的是战争路线————战争是一场你是我活的零和游戏。诚然,狼性,是创业公司活下来的必然选择,但是一个公司能否活得好活得久,就取决于该公司是止步于左冲右突的狼性,形成路径依赖,还是分清敌友,既善于战斗,又长于合作。

在开拓全球市场时,Uber采取的是焦土化政策,自信的卡拉尼克,希望干死全球友商,把Uber的旗帜插遍全球,在其全球化早期,这一战略的确相当走向似乎进展迅速,但是,不考虑成本效益,简单粗暴的攻城略地,只能胜在一时,却难以可持续运转。

伴随着Uber外部业务受挫,内部一系列丑闻的爆发,以及卡拉尼克的出局,Uber正在收缩其全球战线。去年退出中国市场后,在东南亚,Uber正在考虑把业务出售给Grab。在欧洲,Uber正打算退出俄罗斯市场。

而政策的多变性,也让uber的全球化接连遭遇打击,法国内政部在2015年就禁止UberPop拼车服务。Uber在中国台湾受到非法营运、计量收费不明确、计价不受监管等多项指控,最终只能宣布暂停服务。今年4月,意大利法院又做出裁决,将禁止Uber在意大利的所有服务。

交通出行的互联网化有着非常独特的因素。比如政策影响、传统出租车行业的利益纠葛。再深度会涉及到智慧交通、城市规划。所以网约车行业需要逐步浸润、改革,顺势而为,取得“最大公约数”。

滴滴“温和推进”的结果,是与Grab取得兄弟般友谊,滴滴总裁柳青在达沃斯会议上与新加坡新加坡副总理Tharman在“包容性增长”等问题上达成共识。

从全球客场到全球主场:打造中企出海新样本

在移动出行领域,滴滴已经在中国市场登顶,对手们难以遥望其项背。和其他中国互联网巨头一样,现在滴滴正在跨过边境线,谋局全球市场。

滴滴出行的2017年年会上,程维明确将国际化定位为五大战略之一,将为此成立“远征军”奔赴海外。今年4月,滴滴宣布完成超55亿美元新一轮融资时,也表示将支持其全球化战略的推进和前沿技术领域的投资,而滴滴通过和海外本地化龙头企业合作、结盟,实现全球化布局的温和、共赢路径,或许为中国互联网布局提供了新的样本和启示。

粗略划分,中企出海有三条路径。

第一, 召集内部强兵壮马,派员出海,落地业务,和本地企业竞争,大打消耗战,这是很多中企传统的出海路径。但中企作为后来者,虽然有资金的优势,但未必有当地企业了解本地市场,而且要干死本地企业,难度不小,必然是一场伤亡惨重的拼死对决。如果涉及到敏感领域,通常还会遭受当地政府和政策的刁难。因此,正如多数互联网外企巨头入华,难逃“中国市场失败魔咒”一样,中企以这种方式出海,同样折戟沉沙者众多,而成功案例罕见。

第二, 作为财务投资人的角色,投资海外企业,这种投资追求的是简单的财务回报。还得背负“国资外流”的压力。

第三, 滴滴模式。以收敛、尊重、协作、共赢代替了简单粗暴的入侵和进攻,通过授人以渔的方式,实现资本输血、技术输出和运营支持,最终落地全球化战略。这种共赢共生的出海模式,很像稻盛和夫的理念,“自利者死,利他者生。”

第三种出海模式,逐渐成为中国互联网巨头的优先选择。

在新加坡,使用最为广泛的一卡通钱包EZ-Link就使用的阿里云人工智能大数据技术,优化公共交通的服务体验。蚂蚁金服则入股韩国、印度版“支付宝”,对外输出金融科技能力。腾讯也已在新加坡布局数据中心,开辟出“网络马六甲海峡”。

滴滴、蚂蚁金服对外输出“中国经验”、“中国技术”、“中国模式”。底气在于,过去头顶“山寨”污名的中国公司,已经在赶超硅谷,连《纽约时报》都明确点赞,“中国抄袭美国的时代过去了,在移动领域,美国已经开始抄袭中国”。就移动出行领域,滴滴总裁柳青认为,未来全球交通变革的中心在中国,因为这里有最复杂、最庞大的市场需求,同时技术也领跑全球。

而在滴滴出海已经获得阶段性、区域性胜利后,程维对滴滴的全球化前景相当乐观,“中国互联网公司会率先走向国际化。就像工业时代后期“MadeinChina”走向世界一样,互联网时代中国也会的。有两个主要因素,一是综合实力,中国垂直领域互联网公司的综合实力和美国公司差距越来越小,很多地方旗鼓相当。二是时机。中国现在更多的创新不再是复制美国模式,比如共享单车,我相信美国一定有创业者会模仿我们的模式。国际化是滴滴的重点战略。中国主场的比赛结束了,接下来要去打客场。”

把全球客场变成全球主场,滴滴的再次登顶之路,才刚刚开始。

文/陈纪英、陈合群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陈纪英

    总访问量:973299
    全部文章:230
资深围观谨慎吐槽。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互联网金融领域,欢迎交流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