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美团点评进入下半场,王兴眼里的鳄鱼蛋

2017/5/4 13:00:00

爬行动物里,蜥蜴温顺、不具攻击性,然而,鳄鱼却生性凶悍、脾气暴躁。成年的鳄鱼几乎不存在天敌。可在产卵期,即使鳄鱼将蛋掩埋在泥土和枯草中,还是防不了平日里不是对手的蜥蜴下手。

曾几何时,在公众舞台上王兴以“温良”形象示人,近来却平添了几分当仁不让的气质。

近期,美团点评动作频频,4月中旬美团点评刚刚宣布进军民宿业务,推出“榛果民宿”APP,紧接着在下旬,便又把酒旅业务推进一程,“美团旅行”问世,至此,美团点评酒旅事业群终于在旅游市场的对抗中有了自己的官宣品牌。

时间线拉长到今年年初,美团点评进行新一轮的组织架构调整,其中美团平台和酒旅事业群合并,美团“酒旅”这驾马车日益壮大。2月份,美团酒旅不断深化布局海外事业,同时,“美团打车”服务在南京试水。

一些分析人事表示看不懂王兴的下半场,美团触达的业务板块均有劲敌环伺。

然而,王兴眼里盯着的鳄鱼蛋也不少。

撒网布局的逻辑

在过去不到5个月的时间里,以团购起家的美团,先后进入了网约车、在线短租、在线旅游等行业,一系列的动作看起来眼花缭乱。

此前,美团横向连接团购,纵向打通餐饮、外卖、酒店、住宿等业务,高频刚需的餐饮生活服务成就了美团,使其在合并大众点评后有了开撕阿里的勇气。不委身巨头,要独立自强,美团于去年以13亿收购钱袋宝,解决了平台自身支付的问题,王兴一门心思要打造自我的O2O生态闭环。

移动互联网流量红利消尽,“下半场”理论给王兴打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日前,王兴再次阐释“上天入地全球化”的下半场,又再次刷屏。从全球化的维度上跻身TMD新四极的今日头条、滴滴出行似乎走在了前面。今年3月,美团外卖日订单量超过千万,平台用户数达6亿,而“入地”是美团点评下半场的法门,做深业务做大平台是下半场的路径选择。

“大平台+多业务”是王兴期盼的协同优势。从高频的“吃喝”场景切入,串联“住行娱”场景,通过发挥用户平台和业务的协同联动,打通O2O的价值链。

于是,王兴一直强调把餐饮业务做深、做透,从营销、配送、IT系统、供应链、金融等多角度全方位服务餐饮行业,业务一手抓C端用户的体验,一手向B端赋能,用户端不断提高消费者的体验,不过深耕B端这条路,对产品和运营的要求极高,对底层产品和技术也是重要考验。

不难看出,美团撒网布局的逻辑。

在投资逻辑上也一脉相承。今年2月份,王兴刚刚对外宣布成立美团点评产业基金,以美团点评作为基石投资人,该基金将主要专注于大消费领域C轮以前的项目投资,投资方向为To B及To C的双向投资,具体包括餐饮、零售、及酒店旅游、休闲娱乐等本地生活服务领域。

地歌网采访一位资深互联网分析人士,他表示,不管是在上半场还是下半场,平台发展到一定阶段,其实最终选择殊途同归。点对点的切入,面对面的布局,甚至是系统对系统的对抗已经成为活下来的能力。

美团点评从餐饮切入,在酒旅业务上夯实低星的同时冲高星市场,经过四年的发展,形成住宿、境内度假、境外度假、大交通的业务板块,包括今年以来的一些进军,冲击打车服务、在线旅行业务、短宿等都从系统的角度来构建和完善生态,给用户和股东带来价值,甚至为互联网行业树立标杆。

互联网媒体人秦朔提到过,生活场景越多用户数据越多,就越能进行用户的交叉分析,当用户从一个点变成一个面和一个立体,不仅可以为用户提供精准化推荐服务和节省时间成本,还能为商家精准化提供流量。

这就是美团点评的下半场。

下半场更多的状态是存量的PK,早期平台累计一切自语昂,要不断的地垂直深耕,生态的PK则需围绕核心优势进行多元化布局,要串联起来形成共振。有分析人士认为,美团勾连“吃住行娱”多场景,实现用户价值。

八年之考

美团发展进入第八年,从目前美团一系列的布局来看,王兴要做千亿级的决心似乎从未动摇过。然而,知易行难。

在生活服务领域,美团有外卖,饿了么、百度外卖却尾随其后,团购业务上还巨头加持的口碑和糯米,美团的酒旅业务上面临的强敌是在OTA领域侵浸了十几年的携程以及靠技术取胜的去哪儿,刚刚切入市场的美团在线短租业务要爱彼迎、小猪短租、途家一决高下,出行领域自不用说,虽然程维和王兴是相识多年的老友,但对于滴滴的体量来讲,美团的打车服务似乎小巫见大巫。

毫无悬念,王兴的下半场进入了炮火依旧轰鸣的战场。

外卖便是美团点评的一场大考。一位企业家接受曾对地歌网提到,一个企业商业模式最好、最有力的证明便是盈利。然而,离王兴预计的外卖烧钱模式的结束还有4个月。哪怕是预言成真,外卖大考还有一段时间。

外卖砸钱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平台补贴,二是骑手成本。

美团点评今年3月份,美团点评日订单量超过1000万单,按每单补贴1元计算,一年至少需要烧掉36亿元。在骑手薪资上也有一笔账要算,美团点评数据显示,活跃配送骑手超过30万人,其中自营配送人员约2.2万人,若按底薪2500元每月计算,加上每单配送的提成,骑手每月到手工资约为6000元,加上五险一金,每年自营配送人员的薪资达22.44亿元。

把外部骑手考虑在内,有媒体做过类似的计算,不缴纳五险一金,按每单支出10元,每天20单/人,月平均工资6000元,每年薪资达200亿元。

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美团内部员工说,美团的餐饮平台整体来讲是挣钱的,其酒旅业务也过得去,只是所有业务的营收,包括融资在内,都用于支持外卖业务。因此,在业界,有分析人士称美团点评的战略扩张相当盲目。

截止目前,美团也经历了变相裁员和资金链断裂的风波。

这些都是美团点评进入第八年面临的严峻考验。不过,外卖业务进入盈利期其势能也不可估量。按目前的体量,假设每单盈利1元来计算,美团点评一年便可盈利36亿,之前烧钱的价值凸显。

对于王兴来讲,他似乎并不畏惧。

经历百团大战,美团占据了山头。在滴滴与快的、58与赶集合并的年岁,资本遇冷O2O变现压力大。在疯狂的补贴、地推和融资烧钱模式下,美团与大众点评也未能免俗,终究逃不开牵手换规模的生存之路,150亿估值俨然成为O2O市场最大的独角兽。

时隔一年,新美大虽未能如愿成为O2O市场的霸主。

在合并的一年多时间里,美团点评进行过四次结构调整。从另一个侧面可看出,美团点评勇于做出改变。

此前美团的T型战略,从团购横穿餐饮、外卖、酒店、旅行、电影等行业,以佣金为收入来源,眼下,它的重心还是聚焦在高频的餐饮业务上。而点评的优势在于12年来沉淀的用户评价数据,以广告收入为主要来源。美团和大众点评业务重合度最大是到店餐饮业务,合并路上见招拆招,尝试做数据去重、整合、重新打通。

最终,美团点评合并的直接结果便是下半场只剩下王兴。团购模式已死,可以说美团点评合并后,点评的创新几乎被美团泯灭。

T型战略并未出现多线业务的协同效应,团购几乎销声匿迹,美团在外卖、酒店、电影等垂直领域均遭到对手狙击。

去年7月,美团点评原有的到店餐饮事业群、外卖配送事业群和餐饮生态平台三个事业群被合并到全新的“餐饮平台”,如此一来,美团点评完成餐饮、到店综合、酒旅三驾马车的战略布局。

今年月初,三驾马车战略不断的升级,美团平台与酒旅事业群合并,成立美团平台及酒旅业务事业群,大众点评平台与到店综合事业群合并,成立点评平台及综合业务事业群。从T型战略到三驾马车战略转变,不难看出,美团点评不断地试图整合资源,打造每个业务板块的协同及核心竞争力。

从团队来看,经历过校内网、饭否的两次创业经历,进入八年之考,这支团队裹挟者一份坚持的同时,也透露出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状态。

商业模式加上团队逻辑都行得通,剩下的就是美团点评自证的最后坚持。在产卵期,蜥蜴永远有自己的机会。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IT老友记

    总访问量:2056936
    全部文章:687
用极简主义做行业扫描,以财经视角出原创深度。恶弃善从坚守底线立商业思维,嬉笑怒骂不拘一格做靠谱文章。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