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新媒体时代,你的阅读姿势可能不对

2017/4/4 20:55:00

最近媒体上前前后后发生的热点让我意识到,阅读的氛围变了,而我们需要在新阅读时代对阅读进行三大哲学式的反思:为什么读,读什么,以及读了做什么。

阅读的数字化和碎片化

随着记录汉字的载体发生变化,人们的阅读习惯也发生着变化。在纸张出现之前,甲骨、石碑、简牍、帛书等是记录汉字的重要载体,彼时阅读多是社会上层的学习活动,真正让阅读走进寻常百姓家的是纸张价格的下降,直到21世纪之前,纸质阅读一直是重要的阅读方式。

比如20世纪80 年代之初的新华书店挤满了人,人们争相购买图书,图书馆每天人满为患,为办张借书证人们往往需要排长队的情景成为时代的永恒遥,出版社和图书出版更是进入了黄金时期。

当时间的脚步迈入21世纪,数字化阅读对纸质化阅读产生了巨大冲击。根据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从 1999 年到 2016 年,成人图书阅读率由1999年的 60.4%降到 2015年的58.4%,而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接触率由1999年的3.7%逐步上升到2015年的 64.0%, 超过了图书阅读率。

随着智能手机的快速发展,利用手机阅读成为一种新的趋势。同样是第十三次国民阅读调查数据,2015 年中国成年国民手机阅读接触率达到 60%,人均每天手机阅读时长为62.21 分钟。

手机阅读时代的另一大主要特征是碎片化,在数据方面的体现是,人均每天微信阅读时长为 22.63 分钟,并且超半数国民(51.9%)通过微信进行阅读。

逐渐恶化的阅读氛围

随着阅读的数字化和碎片化,阅读氛围正逐渐恶化。把近期的事件进行梳理分类,可以发现阅读变味儿这件事。

1. “做号”。它指的是通过运营者前期注册大量的自媒体账号,然后通过抄袭、洗稿、伪原创,甚至是杜撰、瞎编等低成本生产内容的方式,快速生产内容,再通过各大平台渠道分发出去,获得大量流量,进而赚取广告分成。

2.标题党。需要说明,符合文章内容且吸引人的标题算不上是标题党,标题党指的是作者通过对标题进行特殊处理,使得标题并不能真实地反应文章内容,目的在于勾起人民点击的欲望,以达到提高阅读量的目的。当读者怀着强烈的猎奇心理点击阅读之后,往往会有“被骗”的感觉——“题目这么吸引人,你就给我看这个。”网友总结出来的经验,带有“震惊”、“不看后悔”、“为什么是你”等字眼,往往是吸引流量的大杀器。

3.不严谨。在这个时代,只要情绪到位,流量就有保障,逻辑是否严谨、真相是否全面,往往退居其次。所以,为了能和更广泛的读者产生共鸣,不少文章以偏概全、故意漏掉部分事实。比如,有些作者根据发生在“我朋友”身上的个例,就能推出普遍性的规律,南方周末的《刺死辱母者》就“忽略”了女企业家非法吸收存款的事实,《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也“忽略”了作者三套房的事实。

4.神转折。这种情况往往是有预谋的营销,先传出舆论,然后有转折。常见的戏路,某某要被收购了!某某出来回应:假的。然后某某真的被收购了。

除此之外,还有营销文、蹭热点等等,这些使得阅读这件事变得复杂。

对于读者来说,读者阅读的内容可能是垃圾文或者不严谨文,也可能是被标题骗进来的,甚至读者的情绪也是被有意操控。

色情、暴力、性三大话题直指人性深处最原始的欲望,相关的标题仿佛具有魔力,自带流量属性,吸引读者点击,比如,一份“车模联系方式.xlsx”就能轻松吸引6万多流量。

而一些低质量的文章之所以能广泛传播,这说明读者往往并不理性,至少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理性,甄别能力有限,对于内容缺少质疑和批判。

甚至在某些情况下,感性战胜理性,情绪凌驾于真相之上。读者会因为文章引起自身的共鸣,而成为传播的一份子,此时,情绪的宣泄已经战胜了真相的考究。

举个例子,前一段时间北京房价狂飙之际,逃离北京的文章占据了我的朋友圈,但这只满足了读者情绪宣泄的需求,真相是逃离北京的只是极少数,更普遍的情况是买房者迎难而上,挤爆售楼处,北京人口多年持续净流入。

这样的环境对作者也有一定程度的伤害,使得原创作者变得功利。在流量为导向、阅读量就是KPI的时代,一些作者的创作也很功利。

从本质上讲,每个作者的内心都是功利的,希望自己的文章能有更多人阅读。这本无可厚非,不过有些作者把功利带到了作品里,为了迎合读者,把自己变成“情绪生产者”,有意忽略重要事实,而重点描述符合读者口味的内容。

而且,“做号”一族的存在,或多或少形成了劣币驱逐良币的效果,对用心写稿的作者也造成了一定伤害。

最后,内容分发平台也存在完善空间。目前,内容分发平台主要有三种模式,一种是人工智能分发,以今日头条为主要代表,通过人工智能技术猜测用户喜爱,然后从海量信息流中为用户推送个性化的资讯;一种是传统的人工审核分发,比如虎嗅钛媒体等平台,通过编辑一篇篇的审核,人工判断文章质量,然后决定是否发布;一种是人工干预式的智能分发,鉴于人工智能仍存在一些问题,一点资讯等平台采用人机协作的方式,进行审核和分发。

在内容分发领域,人工智能比较火,但也存在问题。比如,人工智能能判断这篇文章是否符合用户兴趣,却无法判断这篇文章逻辑是否严谨、内容是否真实;人工智能技术提供原创保护功能,但对糅合、拼凑、组合、乱序、删减等抄袭手段的判定,仍需突破;跨平台抄袭的惩治,也是难点。

“我是谁”的哲学思考很有必要

对于读者,只关注自己喜欢的内容是不是一件好事?答案因人而异。如果只是把阅读当成消遣,关注自己喜欢的领域没什么不好。如果希望通过阅读开拓自己的眼界,只关注自己喜欢的内容就有些狭隘了。

所以,在阅读呈现数字化和碎片化的时代,建议读者检查自己是否存在以下狭隘,一、我着急的去了解世界,着急给发生在身边的人和事下结论,结论却很武断。二、我更在意情绪的宣泄,而不是追求真相。三、我读的越多越狭隘。

对于作者来说,在快餐式内容的冲击下,作者有两条路,一是成为快餐内容制造者,不求深刻但求速度,一是成为优质内容生产者,和快餐内容拉开档次。内容不优质、产出速度又慢的作者,或将是最先被淘汰的。

对于内容分发平台来说,提供优质原创内容,保护原创,防止抄袭,消除“做号”一族,是长期运作的基础。

最后,我们都应该谨记,如论你订阅了多少公众号和付费专栏,无论你懂得多少大道理,不行动的话,仍然过不好这一生。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杂谈君

    总访问量:3928
    全部文章:20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