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网

移动互联网

另起炉灶的阿里音乐想“变天”?腾讯音乐集团并不怕

2017/3/6 11:17:00

随着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正式成立,中国网络音乐市场一家独大的局面已然形成,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所构建的牢固地位,让其他网络音乐平台空有觊觎之心,却无“逆天改命”之力,可以看到“小打小闹”,但想要冲到行业第一,完全没戏唱了。

一、从版权来看,阿里音乐是“变数”

近几年,网络音乐行业最大的发展并不是数亿的用户规模,而是网络音乐行业的版权问题终于得到了大范围的解决,市场上仍旧有少量盗版存在,但大方向上,仍是以正版为主。有了版权的基本管理规则,才有了网络音乐行业的正式生存规则,“野蛮人”会让大家都没饭吃。

按版权分类的话,中国网络音乐市场目前主要有两大阵营,一是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网易云音乐阵营(网易云音乐之所以和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划为一个阵营,是因为网易云音乐除部分版权是自家的外,仍旧有许多版权是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获得的转授权),一是阿里音乐阵营,全球十大唱片公司的网络版权几近于被这两大阵营独霸。

有许多音乐人和行业人士认为当前的网络音乐模式比较“畸形”,全球都找不到中国的这种模式,但国人似乎向来就喜好摸索出一条富有中国特色的产业之路不是吗?与其一味地贬低,不如好好正视当下的现状,大肆抢夺网络音乐独家版权资源并不完全是坏事,抢夺版权资源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滋生出更加良好的付费模式。

从目前的两大阵营来看,在网易云音乐还未正式跟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决裂之前,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网易云音乐联合起来的版权库还是非常强大的。但是,如果用1来表示整个网络音乐市场的版权量的话,可能有0.2——0.3的量被阿里音乐给夺走,阿里音乐将这部分版权夺走,并不能保证阿里音乐就比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强,可对于用户来说,没有了这0.2——0.3的量,整个版权库就是缺的,用户还是得同时下载两个不同阵营的音乐APP,在找某位歌手的歌曲内容,仍需在两个不同的APP内切换。

从版权的角度来看的话,阿里音乐就是中国网络音乐市场的“变数”,其是否愿意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网易云音乐阵营进行和解,进行双方的版权互授,还是说阿里音乐继续抓着0.2——0.3的量不放,反正就不让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网易云音乐阵营好过。

如果是前者,用户就非常有利,完全不用同时下载两个APP切换,反正都是一个大的曲库,用户只需要在一个地方付费,避免多终端付费切换。如果是后者,那么用户还是得同时下载两个甚至多个音乐APP,继续不方便。

借鉴网络视频行业的发展经验来看,目前并没有平台与平台之间的版权互授,因为视频的最终决定权并不在视频网站手里。所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网易云音乐阵营与阿里音乐阵营之间的版权交叉互授还是挺困难的。

对于唱片公司来说,其并不愿意看到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网易云音乐阵营与阿里音乐阵营的版权互授。有竞争才有溢价的可能,若是彼此铁板一块,唱片公司就处于弱势了,其只能“廉价”售卖,而有了这两大阵营的竞争存在,就算目前的独家签约已经形成,可是到期之后选择与谁续约,可能钱多钱少才是最终决定权。就像网络视频行业的《中国好声音》一样,其版权便是数次更换,而价格则经历了一番又一番涨价,有这种竞争性存在,唱片公司的版权价格才有可能蹭蹭蹭地往上涨,这也是唱片公司方希望看到的。

除版权方面外,阿里系的诸多资源也许能够被阿里音乐给激发出来,比如赵雷一炮而红之后,其虾米音乐便开启了《无法长大》数字专辑的淘宝客玩法,利用招募淘宝客的方式,来让用户购买《无法长大》数字专辑;再比如阿里旗下的应用分发平台,PP助手+UC应用中心+豌豆荚,是否能够给虾米音乐助力,阿里系的这些资源若能被好好利用,虾米音乐说不定会有更好的未来。

二、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不会担心阿里音乐“变天”

版权总量来看,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占有绝对领先地位,索尼、华纳、环球、华谊、天娱等诸多头部的唱片公司均与其建立了稳固的战略合作关系,光是QQ音乐的曲库量就超1500万,再加上海洋音乐集团,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当前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NO.1。

阿里音乐之所以成为“变数”,是因为其与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的“气质”不符,非得“另起炉灶”再造一番天地。但若论真正对行业的控制地位,阿里音乐方面还差的太远。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并不会担心阿里音乐“变天”,其原因在于:

(1)比“烧钱”,谁都会。在版权方面,QQ音乐最早开启独家版权抢夺大战,尔后,才有了酷狗音乐、酷我音乐、虾米音乐签约独家版权资源,既然QQ音乐有这种“先见之明”,在后续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发展过程中,其肯定也不会吝啬。

当然,也有一定风险,阿里音乐是否会在唱片公司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合约到期后,故意抬高价格,让唱片公司方面与虾米音乐独家合作,一旦有这种情况,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在版权采买上的投入势必会大大提高,而如果要囊括所有网络音乐版权的话,那得是一笔非常非常巨大的投入,就算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是巨头,也无法做到彻底囊括。

在与阿里音乐抢版权的过程中,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大面上是不会输的,其一,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旗下三大产品矩阵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能够将购买的版权“消耗”掉,其二,有腾讯背景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显然也“不差钱”,单纯比“烧钱”,谁都会。

(2)阿里音乐难以以一敌三。有人提到过一个观点称,虽然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合并了,但这三者的用户重叠度较高,所以并非是1+1+1≥3,但我认为,就算这三者不是1+1+1≥3,就其综合能量而言,也并非阿里音乐能够匹敌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并没有简单粗暴地将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直接整合在一起,这三大产品还是各自独立发展,直白说就是“各凭本事”,可对于外界而言,是没办法忽视这三者的综合能量的,阿里音乐要对抗的,并不是独立的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而是三者的综合体,特别是在版权采买方面。

(3)用户习惯已经基本养成,变更不是一朝一夕。除去版权因素,对于用户来说,虾米音乐与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是平齐的,用户对各个播放器的使用习惯几近成形,要想从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这些平台转移到虾米音乐,并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起来的。

春节期间,虾米音乐推出了虾米VIP口令红包活动,用户可通过输入口令获得虾米音乐的VIP会员特权,高晓松、宋柯、何炅三位大咖都有参与,但最随着这一活动的落幕,虾米音乐又回归到平淡。

类似于通过这种活动,确实能够获得一定用户的青睐,但真正要想冲击到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的地位,实在是太难了。

三、网络音乐行业发生了哪些变化?

(1)数字专辑售卖成为最火爆的盈利点。正版化之后,网络音乐行业的盈利之路正在一步步推进,其中数字专辑售卖成为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虾米音乐、网易云音乐等平台的宣传亮点。比如张艺兴的《LOSE CONTROL》数字音乐专辑在虾米上的销量超过100万张,李宇春的《野蛮生长》系列4张数字专辑在QQ音乐上总销售累计650万张,鹿晗的《Reloaded I》在QQ音乐上的销量为333.66万张。

歌手赵雷经《歌手》节目爆红后,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虾米音乐、网易云音乐纷纷开启了对赵雷《无法长大》数字专辑的强势推广模式,使得《无法长大》在全网的销量迅速提升。

多年处于盈利灰色地带的网络音乐行业,终于依靠数字专辑售卖走上盈利之路,尽管这条路走得并不容易。

对于唱片行业而言,要想依靠数字专辑售卖来赚钱,前提是这位歌手本身的名气已经非常大,且经由平台方面大力推广才行,只有头部的歌手才有可能有机会,大量中尾部的歌手似乎并不能从这一模式中获利。

(2)继UGC类歌单之后,各大音乐平台纷纷开启PGC的专栏模式。自歌单爆红之后,歌单已经成为常态化,不过据我观察发现,最近几大音乐平台纷纷开始推出了PGC模式的专栏内容,由专业化团队对内容进行编辑组合,专业范儿甚浓,从网易云音乐的数据来看,其阅读量、点赞量、评论量以及转发量都非常高,远超UGC模式的歌单内容。

总的来说,几大平台的用户看似重叠,但各自沉淀下来的用户已经大不相同,每个平台都有每个平台的调性,调性是没有对错的,只分是不是“同路人”。

文/郭静,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ID:guojingdequanzi)用心做一个互联网领域的原创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郭静

    总访问量:662651
    全部文章:374
自媒体人,关注互联网,关注TMT。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QQ1468025954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