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网

移动互联网

回归山西吕梁一个月见闻:互联网“双刃剑”已出鞘

2017/2/17 14:21:00

两年前我写了一篇文章《另一个世界, 黄土高原O2O发展见闻》,提到在山西的很多地区通过互联网+和O2O做了很多探索,互联网在黄土高原的发展呈现欣欣向荣之势。

然而发展总是和隐忧相伴随,“互联网是把双刃剑”的论点百试不爽的在黄土高原应验,2017年鸡年春节我又回归我的故乡--山西吕梁,多地走访。这一次持续走访了近一个月,涉及很多乡镇,所见所闻,验证了我一直以来的担忧,互联网这把双刃剑还是出鞘了,相比给农村地区生活和生产带来的便利,它的负面效应也已经到了不得不重视的地步。

当然我下文所叙内容,都属于“发展中的烦恼”,而不是“日暮沉沉的钟态”,我们做的工作就是要发挥互联网的益,减少它的害,而不是一棍子打死它,最终逐渐找到最大的发展公约数。

直接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 手机成新的鸦片物种

这几年党的政策好,扶贫项目包括了移动通信的普及,在山西很多国家级的贫困区县跳过PC互联网,直接跨步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我甚至在不少汽车都不通的村庄连接到了高速的4G网络。

然而快速发展的移动互联网和本应循环渐进的农村精神文明建设脱离,我走访了很多乡民家里,家家户户不管男女老少大人小孩都抱着手机玩,似乎手机成为了生活的全部。这现象一方面说明了通信业惠农发展,但更大的方面说明了手机占据了乡亲们原本务农、做工时间。我也发现现在很多20岁的左右的青年也不想出去工作,整天泡在手机里。

移动互联网真是把双刃剑,尤其正在农村地区,正在逐渐成为新的电子鸦片,毕竟这些刚刚接触移动互联网的村民鉴别手机利害信息的能力非常有限,这就需要我们的主流互联网厂商,尤其是新闻信息、视听娱乐类的企业恪守底线,推出更多有益精神文明建设的产品,减少不良信息的展播。

微信出来普及后 镇上的离婚率暴涨了

很多人以为QQ在农村还是第一互联网应用,其实不是。我走访中发现,现在微信已经成为绝对的第一互联网应用,在农村来说因为缺乏其他的娱乐产物,微信上升到堪比水和电的地步。

在解决了温饱之后,沟通和互动是人类最基本的刚需。在我所在的小镇上,微信这两年出来后,打开了信息和思潮封闭的大门,有超过50对夫妻离婚,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离婚率的提高是微信造成的,但两者发展走向惊人吻合,并且除了微信的普及加强了各村的沟通外,没有其他因素能够导致如此高的离婚率。

在我们这边的农村,离婚是不知廉耻的举措,谁敢离婚就会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不管因为任何因素,离婚绝对是负面形象的典型。当然,现在身处城市的大部分人可能会认为离婚率提高,反而是社会文明的象征和体现。所以微信普及提升离婚率这个事情上,长远看对农村会不会也变成文明进步的象征,也有待时间考证。

黄河红枣丰收 反而急坏了农民

山西临县紧靠黄河,借助天然的黄土高原和黄河水滋养,成为有名的红枣县,被国家林业局命名为“中国红枣之乡”,以县为单位,种植面积和产量居全国之最,全县23个乡镇都有枣树种植,红枣林面积82万亩,红枣林覆盖8个乡镇,涉及454个村,37.26万枣农,2015年和2016年连续的大丰收,产量创造历史记录。

任何时候,农作物大丰收都应该是极其喜人的局面,但临县农民反而为此担忧。在市场经济的主导的当下,红枣丰收导致供过于求,淳朴的农民没有学习资本主义“把牛奶当垃圾倒河里来调节供需从而获取定价权”那一套,直接导致了红枣收购价格暴跌,很多以枣为生的农民家庭生活陷入困境。我在临县丛罗峪走访远方一位亲戚,望着院子里堆积起来的红枣,绝望的说“希望来年不再丰收”。

我发现,这几年临县各地在当地电商明星王小帮的带动下,也纷纷开启电子商务运作。然而能够使用电商或者接入电商平台的枣农毕竟是一小部分人,电商的出现的确帮助一部分思维开拓会用互联网的枣农致富,但更多的农民因为不具备掌控信息渠道的能力,反而陷入了比过去更加被动的局面。

金融骗局 云联惠等项目连片地区诈骗

之前我的文章提到过,山西包括阳泉、吕梁、太原、朔州在内的多个三线乃至四线城市都开展了各种高新技术园区、云计算中心、创业孵化基地,其规模相比北京深圳等一线城市都不逞多让。

这次回来经过一个月的走访后,得出一个结论:在山西本土盛行的所谓互联网和云服务项目,至少90%以上都是包装后的传销或者庞氏骗局!以云联惠等为代表的骗局项目打着互联网创新的旗号,虽然没有多大技术含量,但借助人性的弱点和农村人对互联网的盲目认知,四处攻城略地,在山西吕梁甚至成村成镇的被“云联惠”这种消费返现的互联网金融项目所骗,很多农民辛辛苦苦积攒一辈子的金钱投入到这种所谓的财富永动机。

其实这种披着互联网外衣的创新传销本来是没有任何创新之处,在很多省份难以运行,而在“老实本分”著称的山西大地却大行其道,像云联惠这样的项目在山西多达数百个,打击掉一个,马上同样的模式换个名头又会短期内兴起。另外除这种纯骗的互联网传销项目以外,很多机构和高校的所谓互联网青年创业中心,在我看来也是打着双创的幌子骗取各地补贴,顺便借此平台为自己谋取私利。

PS:本文作者丁道师,关于本文所述观点,欢迎来信探讨,微信:dingdaoshi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丁道师

    总访问量:1384989
    全部文章:629
丁道师,非知名互联网第三方评论人士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