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连连亏损却决心造飞行汽车,Uber能跑赢它的未来吗?

2017/2/16 19:33:00

近日,美国知名财经网站《Fast Company》评选出2017全球最具创新力企业,在所有排名中,成立才八年的Uber表现抢眼,位列第三位,仅次于亚马逊、谷歌,苹果紧随其后,排名亦远远高于中国的互联网科技企业。

为什么Uber的创新力被如此看重(与苹果比肩)?主要原因是Uber在无人自动驾驶方面的领先探索和持续投入,2016年8月,Uber花重金从各地挖来顶尖无人驾驶科技专家,在匹兹堡组件实验室,并进行了无人驾驶车辆测试——用户通过APP叫无人车。几乎同时,Uber收购了无人货车自动驾驶公司Otto,并成功进行了长途载货测试,目前美国卡车运输行业规模超过7000亿美元,该技术成熟后将为卡车物流行业带来颠覆性改变。

除了地面交通,Uber还把目光投向空中交通。在Uber投入数十亿美元想要统治打车市场的同时,它已经开始专注于一个不在陆地行驶但代表未来发展的交通工具——飞行汽车,其可以避免交通堵塞,目前也没有竞争对手涉足这一领域。据彭博社报道,Uber已经聘请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工作30年的马克摩尔(Mark Moore)担任其刚成立不久的空中通勤服务项目总监。Uber在去年10月发布的《2016空中短距离通勤系统白皮书》指出,Uber将建造一个名为“Elevate”的网络,由全电动飞行器组成,可以根据需求垂直起飞和降落。

事实上,Uber之前与Uber-for-helicopters 项目的初创企业Blade已经试验过把客户送至汉普顿或芝加哥附近的空中通勤服务,但摩尔的加入说明Uber决心要在飞行汽车项目上取得突破。Uber高级产品项目主管Nikhi Goel在The Hive(《名利场》旗下专注于商业、政治和科技方面人物报道的垂直网站)的一份公告中表示,“我们非常欢迎马克的到来,期待他与公司和股东一起继续开发我们在白皮书中提到的飞行汽车项目。”

Uber的无人驾驶梦

据彭博社报道,摩尔在离开NASA之前离退休只有一年,但他看到把飞行汽车系统运用到实际的Uber试验项目后赞叹不已。摩尔目前担任Uber白皮书顾问,曾在2010年为NASA写了一份制造和部署空中短距离垂直起飞飞机可行性研究报告,他将这款概念飞行器称为“Puffin Electric Tailsitter(善知鸟立式飞行器)”。而摩尔的研究报告也激发Google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创建了两个垂直起降(V.T.O.L)飞行器企业,他们分别是Zee Aero和Kitty Haw。

鉴于公司在地面交通方面的问题不断,Uber启动开发飞行汽车,或无人机项目是出于对未来布局的考虑。几年来,为了在所处利润率很低的行业占有统治地位,Uber一直在与竞争对手进行烧钱大战。据彭博社和美国科技网站The Information报道,Uber在2016年第三季度亏损超过8亿美元。在去年8月,彭博社曾报道,仅在2016年上半年Uber亏损就高达12.7亿美元。尽管Uber的亏损增长率与去年同期相比一直在降低(据悉Uber的亏损增长率已经从去年第二季度的34%下降至第三季度的不到25%),但是尤其在中国结束与滴滴的烧钱大战之后,它尚未在其他任何国家取得垄断地位,不能通过涨价提高盈利能力。

为了增加营收,Uber已多次尝试扩大商业模式覆盖范围,比如鼓励客户使用共乘服务和增加餐饮配送服务。但是,这个想法在出租车行业的经济学逻辑中并不通。从长期来看,Uber CEO希望通过用无人驾驶汽车向完全代替司机转型、彻底削减人工成本来解决问题。目前,Uber已在美国多个城市开始自动驾驶汽车试验项目,最近又收购了自动驾驶货车企业奥托(Otto),这个企业最终可能会颠覆整个物流行业。但是,无人驾驶汽车得到广泛应用仍需数年,Uber在争分夺秒地实现“未来无人车代替司机”这个梦想的同时,投资者还要继续投资以维持持续亏损的打车业务。

此时涉足飞行汽车是否明智?


对于监管更加严格的飞行汽车,如何与Uber的规划蓝图发展相一致尚不得而知。在硅谷,人们一般认为很多企业不会盈利,至少在初期阶段不会盈利。比如,亚马逊上市时还处于亏损状态,但现在市场高达3690亿美元。(Twitter,上市时亏损,现在还是亏损。)目前为止,风险投资市场一直在支持Uber,使得这个打车巨头一跃成为世界上最值钱的创业公司,估值达到惊人的690亿美元。目前来看,投资者对于Uber继续保持其私企性质表示满意,创始人卡兰尼克也拥有更大的权力施展手脚,继续进行烧钱大战。但是,盲目乐观在硅谷是很危险的、容易令人陶醉的毒药。去年8月宣布退出中国市场数月后,Uber就宣布启动无人机项目——显露出对小规模初创企业一贯的傲慢态度。风投研究和数据分析公司CB Insights CEO Anand Sanwal说:“Uber是一个了不起的公司,但是他们在自己的核心业务打车领域尚未占统治地位时去涉足其他领域,我很不理解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没有赢得全球最大的市场——中国,也没在印度这个全球第二大市场占据统治地位。所以,我认为他们进入无人机、飞行汽车、无人驾驶等领域为时尚早,涉足这些领域只是为了显示Uber的野心勃勃和讨投资者喜欢。”

可能是为了模仿Google Moonshots项目(译者注:谷歌将一些非常疯狂而又不太可能实现的项目称为Moonshot)和Facebook发射互联网通讯卫星的做法,Uber也想在硅谷展示自己的权势地位——一家有远见和资源实现远大梦想的公司。尽管Uber有很多有远见的想法,但是它所能利用的资源正在消耗殆尽。Sanwal指出:“它在故事中描述的不断增长的潜在市场甚是诱人,因此融得了大量的资金。但是,从某种程度上说,Uber应该兑现一些承诺,应该在那些主要市场中的一个国家占据统治地位。或者他们也可以通过编织更大的梦想获得投资者的持续注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刘照慧

    总访问量:574758
    全部文章:297
执惠旅游联合创始人,亿欧网专家顾问。交流国内外在线旅游业发展及旅游O2O的动态和趋势。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