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四段虐恋:重温手机圈里的情人劫!

2017/2/15 0:37:00

情人节到了,朋友圈、微博、论坛里有秀恩爱的,也有吃狗粮的。借着节日的气氛,本文重温了手机发展史上的四段虐恋:诺基亚和微软、TCL通讯和阿尔卡特、摩托罗拉与谷歌联想和酷派、乐视、360的三角恋。

诺基亚和微软:两强联手,却过不好日子

诺基亚和微软的这桩婚事发生在2013年,在当年,诺基亚和微软身世相似,都是豪门,也都面临着成长瓶颈。

先看诺基亚。从1998年到2010年,诺基亚在全球最大手机制造商的位子上,一坐就是10多年。不过诺基亚的危机在2007年就已悄悄埋下,当年,苹果发布了新一代iPhone,谷歌发布了Android手机操作系统。这两家新入局者,当时市场份额还不大,可四年之后就超越诺基亚。

2011年,在代表未来方向的智能手机市场,苹果和三星纷纷超过诺基亚,Android也超越塞班,跃居世界第一大智能手机操作系统,诺基亚跌落神坛。

等到2013年,面对iPhone和Android的咄咄逼人之势,诺基亚竞争力已大打折扣,急需借助另一个肩膀的力量渡过难关。

再看微软。2013年前后,微软的软件业务发展已经触碰到了天花板,90%的占有率让微软的软件业务增长缓慢。而且,微软的头号竞争对手就是苹果公司,但是两者营收差距正在逐步拉大。

内外部的双重压力使得微软迫切需要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智能手机业务成了微软的选择。

于是,两大豪门强强联合。2013年9,微软以约71亿美元的总价格收购了诺基亚旗下的大部分手机业务和专利许可证。

不过,微软和诺基亚并没有碰撞出火花。2013年到2015年,iOS与Android两者共同的市场份额进一步提升,而Windows Phone作为“其他”分类中的一员,市场份额也在逐年下滑。到2015年,iOS与Android的市场份额已经上升到97.5%,只留给“其它”分类2.5%的份额。

诺基亚没能助Windows Phone系统扩大市场份额,生态应用缺失、系统更新缓慢、用户体验不理想是主要原因。

贫贱夫妻百事哀。虽然微软雄心勃勃地要为Windows Phone设备带来Windows 10 Mobile更新,但IDC预测Windows Phone没有未来,到2020年,Windows Phone的市场将持续下跌至0.9%。

2016年,牵手三年的微软和诺基亚宣告分手,只是诺基亚不再是王者,而微软在移动操作系统领域也远远不能称为帝国。

和微软分手后的诺基亚又焕发了生机:加入安卓阵营,联手富士康,又杀回来了。

TCL通讯和阿尔卡特:牵着你的手,多难也要一起走

TCL通讯收购阿尔卡特手机业务发生在2004年,这段关系距今已有十多年。

回首当年,市场是另一番模样。2004年,在山寨机泛滥与进口手机零关税的冲击下,国产手机的整体销量开始下滑,波导、夏新、中科健、南方高科、迪比特等国产手机开始沉寂,TCL也没能幸免。

为了摆脱困境,TCL通讯主动寻变,收购国际巨头阿尔卡特,这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TCL通讯收购阿尔卡特的逻辑是,借助阿尔卡特,TCL通讯既可以开启国际化征程,又能摆脱当前困境。

战略方向是对的,但在整合的难度超出想象。整合之初, TCL集团主席兼CEO李东生称“18个月盈利”。可18个月后,重组失败,不但盈利的目标没实现,钱也花的差不多了,TCL通讯不得已开始二次重组。这期间,TCL通讯出现巨额亏损,压力巨大,这场并购曾被形容为“史上最糟糕的并购”。

幸运的是,经过二次重组的TCL通讯终于步入正轨,这起收购案成了手机行业第一起中国厂商收购海外品牌的案例,TCL通讯的主攻市场也由此刻开始慢慢转向海外。

时至今日,与TCL同时代的科健、波导、夏新、熊猫都已陨落,而TCL之所以能屹立不倒,成功并购阿尔卡特是决定性因素。通过并购阿尔卡特拿到的专利、技术、品牌和运营商资源,直到今天仍是TCL通讯国际化的重要支点。2016年,TCL通讯总出货量(功能机+智能机)约为6700万,海外市场超6000万。

总的来说,TCL通讯和阿尔卡特,熬过了最初的艰难,一起走过了十多年的风风雨雨。现如今,和13年前类似,TCL通讯仍然面临着滞长甚至萎缩的困境,不知TCL通讯携手阿尔卡特该如何突破困境,续写传奇。

摩托罗拉的爱情:先入谷歌,后进联想

摩托罗拉,从上世纪80至90年代的辉煌到2006年起的下滑;从押宝安卓平台到再度复兴;从2011年年初的拆分到被谷歌收购;从2014年被联想收购到扛起联想唯一品牌的重任。至今成立89年的摩托罗拉,就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者,经历了两次“爱情”。

第一次并购发生在2011年,谷歌以约125亿美元收购摩托罗拉移动,也开始了摩托罗拉的梦魇。谷歌将摩托罗拉收入囊中,并不是为了扩大智能手机的市场份额,而是看中了是摩托罗拉的专利,其目的是为了壮大Android系统。

谷歌将继续保留摩托罗拉移动的大多数专利,借此来保护整个Android生态系统。

——谷歌CEO佩奇

谷歌意欲专利,对摩托罗拉却很不客气:多次实施裁员,把摩托罗拉在中国及巴西的工厂转手卖给伟创力,出售摩托罗拉的机顶盒业务。

层层剥离之后,谷歌将摩托罗拉卖给联想。2014年1月30日,联想集团以29亿美元的价格从谷歌手中收购了摩托罗拉移动。

受联想国内业务萎缩的拖累,联想收购摩托罗拉的积极意义往往被忽视了,其实收购摩托罗拉对联想来说是一桩很划算的买卖。

首先,摩托罗拉手中握有大量专利,有了摩托罗拉移动的加持,联想在专利领域便间接积累了大量专利资源,这对联想进军并立足国际舞台意义重大。其次,摩托罗拉的品牌价值和市场影响力不可小觑,联想直接获得了进军全球市场的门票。再次,联想还获得了摩托罗拉在海外市场的渠道合作关系,以及出色的产品设计和技术研发团队。

在摩托罗拉的帮助下,联想海外市场一直可圈可点。2016年联想海外市场的出货量约占总出货量的80%,这其中摩托罗拉功不可没。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联想的问题主要在国内市场。

聚焦和精品化往往是扭转颓势的利器。2016年,联想在一定程度上采用了“去联想化”战略,只保留Zuk和Moto,Moto专注于国内外高端市场,Zuk为中端市场。联想手机重新聚焦精品,可以说已经走上了正确的道路,摩托罗拉也将发挥更重要的价值。

酷派、乐视、360的三角恋

酷派、乐视和360的故事可谓一波三折。

2014年12月16日,奇虎360与酷派签订婚约,360向酷派投资4亿多美元现金,与酷派旗下手机品牌大神成立合资公司奇酷科技。周鸿祎与郭德英在东莞松山湖完成了利益捆绑,前者将此次结合称为“松山湖的爱情”。

2015年6月,“松山湖的爱情”变质了。乐视斥资27亿港元收购了酷派集团18%股权,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那一天的周鸿祎和他的小伙伴一定是震惊了,所以他凌晨2点04分在朋友圈里赌咒发狠:“谁在我背后捅刀子试图Screw我,我的原则是一定Fuck回去。”他后来还赌咒发狠:“谁帮我做手机,我就和他合作,谁不让我做手机,我就干谁。”

到了9月,360要求酷派履行“竞争者”协议,要么360以半价收购酷派所持奇酷股份,要么酷派以两倍价格收购360所持奇酷股份。

最后的结果是周鸿祎赢了,乐视和酷派也不算输。

等到2016年6月,风波已经平息。周鸿祎在360手机品牌战略发布会上表示360手机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并对‘前任’表达了祝福。同一月,乐视继续向酷派注资10.47亿港元,如愿成为酷派的第一大股东。

现在,三角恋已经成为往事,三方也聚焦于各自的发展:360在去年年底投资了百立丰,乐视也从资金链危机中走了出来,酷派也在积极地寻找新的出路。

回首这四段爱情,是手机波澜壮阔的发展历史。展望未来,并购的案例还会继续上演。2017年,国内智能手机市场将进入低速发展阶段,在大品牌占据技术研发、供应链、渠道等多方面优势的背景下,中小品牌将被洗牌,如果不抱大腿,发展前景堪忧;如果能被并购,无疑是喜事一件。

智能手机的2017,会有哪些喜事呢?


(在这里读懂终端行业,欢迎关注公众号:zhongduanzatan)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杂谈君

    总访问量:750
    全部文章:10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