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思考:微信的演进与未来

2016/7/15 5:46:00

微信为什么会成功?

微信的成功有两个大的前提,第一这是腾讯的产品,第二这是张小龙的作品。脱离了这两点去理解微信,都是片面的和偏颇的。在腾讯内部做项目,只要是正式发布的产品,基本上都是千万或上亿级别用户的体量。你要是做了个产品,只有两千万用户,都不好意思和别人打招呼说自己是腾讯的产品经理。而张小龙,在经历了 Foxmail 的个人软件巅峰和 QQ 邮箱的洗礼,已经大成。在产品领域,张小龙成了一个睿智的思考者和实践者,他需要一款伟大的产品来实现自己的想法。



这两年,我博览了群书和群山,路过了死亡之谷和罪恶之源,现在终于可以坐下来喘口粗气了 —— 张小龙


2010年,微信立项。


在编者看来,微信的 1.0、2.0 和 3.0 均属于寻找方向、试错和突破的过程,在这个阶段,微信分别推出了免费消息、语音通讯、视频和查看附近的人,腾讯基于 QQ、QQ 邮箱等内部资源强势推广,微信用户开始以每天几十万的速度增加,用户数量突破一亿。


如果微信就此走上功能堆叠的通信工具之路,那它无法成为一个平台和生态,也就不会是现在的微信。为什么微信没有成为米聊的加强版?因为微信有张小龙啊。


很多人说微信的转折点是语音,是查看附近的人,在编者来看,这些都是不具备突破和创新性的,真正的创新来自微信4.0,在这个版本里,微信推出了基于熟人社交的「朋友圈」功能,这个功能在任何其他产品形态里都没有出现过。自此以后,微信开始进入自我创新和蜕变之路,变得无比自信,在社交领域,再也无人能够与微信比肩。


张小龙带领着微信团队,像一个孤绝的高手,开始探索产品和人性的终极奥秘。而其他的公司和人,只能望其项背。


朋友圈完全不同于微博,这是一个熟人社交的领域,只要在微信上有朋友,你就可以发表信息,展示照片,并获得赞、评论、朋友间的问候和调侃。朋友圈最初的创意不知从何而起,不过读了2011年前后张小龙在饭否上发布的几千条信息,我感觉那时候他就在以朋友圈的心态玩饭否,而不是微博形态。关注 gzallen 这个帐号的只有寥寥数十人,除了他的朋友,没人知道这个 ID 就是大名鼎鼎的张小龙。


创意虽好,真正去打造产品,却是无比艰深。有时候你只能像一个无助的船长立在船头,看着远处不详的海潮交汇,浪起云涌,却不知道正确的航向在哪里。山重水复疑无路,唯有等待火花迸现的那个瞬间。Tony (腾讯原 CTO 张志东)在「克制的力量」一文中这么描述朋友圈的诞生:


克制一方面是尊重用户,另一方面就是让产品团队,要在每个细节都要求更美更合理。在克制的团队工作,绝对不会轻松,更不会轻易成功。微信团队在3年前设计朋友圈的体验时,一支十来人的小分队,纠结了许多个日日夜夜,尝试了数十版,內部版本号从 A 到 Z 用尽了,无数阵痛之后才打磨出一个让小伙伴们喜爱的好作品。


朋友圈一出,微信彻底确立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生活方式的产品方向,但真正的创新尚未开始。


人们用微信的消息、语音、视频进行交流,通过朋友圈展现自己的生活状态和思维片段,人们习惯了阅读和写140个字的短信息,有没有重拾写作和阅读乐趣的可能性呢?


2012年8月,微信公众平台正式上线,通过微信、订阅和推送的方式,重启这个时代个人作者的社交写作之路。同年9月,小道消息差不多成为第一个技术人的公众号,12月,MacTalk 也加入了这个平台。随后大批的喜爱写作和阅读的人入驻了微信公众平台。公众号通过一种强关联把写作者和读者的情感连接在一起,这是以往任何一款软件都没有做到的。一个优秀的原创作者,写一篇文章会收到上百条评论,这种互动,在这个信息碎片漫天飞舞的年代,尤其可贵。


不止于此!


微信公众平台随后推出了服务号和开放平台,微信几乎变成了一个操作系统,每一个公众号都是一个自具形态的软件,感知用户,给出反馈,自我发展,并连接一切。


自此,微信横刀立马,一扫天下!


2014年,微信几乎是以必须进入的态势推出了支付功能。2015年春节,微信支付联合商家以「摇红包」的形式送出了5亿金额的现金红包,一举奠定了微信在支付领域的地位,并告诉支付宝,说,兄弟,我来了。到目前为止,无论是否承认,微信支付是唯一可以和支付宝分庭抗礼的支付产品。


朋友圈、公众号、支付之后,开创性的创新似乎已经落下帷幕,微信进入了微创新时代。


可以说微信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互联网产品之一,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也改变了我的生活。我作为一个深度用户,非常幸运目睹了这个产品的成长过程,感谢微信的团队。


微信的成功有很多外部因素,但最主要的源动力来自微信内部的创新、节制、不打扰用户,还有默默的坚守。做过社交和阅读类产品的人都知道,在我们这个时代,一个好的产品会被阉割的不像样子,锤子便签也不能幸免。我想微信用了足够的耐心、聪明和规则去保持了产品的完整性,这非常不容易。


微信有一个非常可怕的团队,他们坚信自己在做伟大的事业,就像冰山下涌动的暗流,生生不息,充满力量,推动着微信这座巍峨的冰山缓缓前行。任何时候,我在微信及其衍生产品上遇到任何麻烦,只要找微信的人,他们都会拉一个微信群即时解决问题。

任何时候!


如果你在抱怨自己的产品没做好,那你最好想想,你做了什么,没做什么,做对了什么,做错了什么。


微信的演进和未来


微信发展到现在,差不多成了移动社交和互联网生活领域的巨无霸,体量惊人,牵一发而动全身。功能繁多,业务复杂。虽然微信一直遵循简约至上和用完即走的原则,一些功能入口隐藏的很深,但是我们掀开这些藩篱去探求宏大的微信世界时,你会发现,微信的功能已经数不胜数。


消息、语音、视频、群、通讯录、公众号、朋友圈、购物、游戏、卡包,点进钱包这个导航,其中蕴藏了和支付相关的无数功能,理财通、生活缴费、红包、城市服务、微信红包……还有大量的第三方服务。这还不包括从微信衍生出来的微信读书、微信电话本、企业微信,还有未发布的公众平台移动版。等等。


即便如此,随便抓个用户,不是产品经理,也能提出一车皮的需求。比如:


为什么不做朋友圈分组查看?

为什么没有收费群的功能?

文章应该有付费阅读的选项

朋友圈热文的入口太深,希望提前

联系人什么时候能够突破5000的限制?

为什么不做订阅号和服务号的「App Store」,搜狗的微信搜索首页都是「段子手、私房话、养生堂、八卦精」,为什么要让他们做微信号搜索?

我写的这么好为什么没人知道?原创流量从哪里来?

直播这么火,为什么微信不做直播?

语音问答这么火,微信为什么不做「值乎」「分答」这样的功能?

微信为啥没有驾驶模式?

Mac 版微信怎么还不更新?


……


类似这样的功能,编者可以轻松写出100个,微信的产品经理有没有考虑过?我估计每个这样的需求他们都做过反复评估,各种纠结,各种痛苦。对于产品研发来说,增加功能是最简单的,看起来也最容易获得加分。但是,设计上的完美并不是没有东西可加,而是没东西可减。

编者曾经问过 Allen,支付宝有经费群,微信为什么不做收费群?适合内容创业啊。龙哥的回复是:


群内做一种通用的缴费功能,是有可能的,但还没有极简的方案,所以还没上。


但是不会做一种付费才能进入的群,一是场景不普遍。群更多对应社交,专门的垂直用途的群,可能不是微信应该做的。二是群加重用户负担,现实里面人处理不了那么多社交关系,简单社交好一些。


朋友圈分组查看也是,微信方面始终认为动辄上千联系人的微信用户是对微信的一种「乱用」,是非典新用户。典型用户应该只有几十或一百多个联系人,查看朋友圈的信息流完全不是负担,也不需要分组。只要加上分组查看这样的人工手段,必然会干扰自然的信息流,这可能是微信比较忌讳的。


不过微信体量到了现在这个程度,每个人有几百个联系人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2016年3月的数据显示,超过半数的微信用户好友数超过了100人),增加这样一个有效的过滤信息噪音的手段,是否可以重新提到议事日程上了呢?也许只有 Allen 知道。


有时候编者觉得,适度的去满足一些重度用户的需求,没准会有新的创新思路出来。事实上微信内部团队一直在做各种各样的产品尝试,包括付费阅读、语音问答这样的功能,因为最终没有找到「极简的方案」,所以没有上线,包括内测了一个多月的公众平台移动版,依然在内测中。


如何找到极简的、创新的方案来改进攻能,如何处理极度复杂的业务和海量数据,应该是微信当前需要解决的问题。


简约这东西可能是世界上最艰深的事。有时候通过简单的技术和管理,可以创造出简单的用户体验。有时候又不尽然。一个人在一种情形下觉得简单的东西,换一个人或换一种环境,简单就有可能变成复杂。尤其是用户量达到几亿的量级,想做到简约和节制,就难上加难。


同时,微信也已经足够复杂了。功能的堆叠和海量用户,让微信成了一个庞然大物。每次看到复杂的东西,我都会想到《泰塔尼克号》的拍摄过程,我惊叹于詹姆斯·卡梅隆对整个电影庞杂结构和繁复场景的把控。从一张船票开始,到船舱的狂欢,爱情的萌动,背叛与阴谋,撞击冰山,船体断裂,逃生,救助,到每一个小人物的刻画,娓娓道来,栩栩如生,在宏大的场景中刻画了细致入微的情感。


当微信团队面临几亿用户的时候,项目和产品的复杂度是呈几何级增长的,大量的项目和产品线会交织进行,你需要抽丝剥茧,层层推进,确保重要和紧急的项目保质保量的按时完成。你就像一个杂耍演员,在复杂的环境中把多种因素抛向空中,将它们反复排列,直至形成最佳组合,同时确保每个因素小球都不会因为你的倏忽轰然落地……这是多么有挑战的一件事啊,同时危机重重!


除了简单和复杂,还有微信的社会属性和连接性。这是 Tony 反馈给编者的讯息。Tony 说:


从社会的角度上看,2亿用户和6亿用户是完全不一样的场景,6亿用户面对整个社会的复杂度,如老年用户、县城用户/农村用户,不少人群的信息真伪鉴别能力、自我保护能力是很弱的,关系链过多、信息量过多、均会形成新的延伸问题,有待团队的产品演进;

另一方面,就是互联网+的生态,微信原有的 API 尚有待演进,需要团队具备更敏感和更有力的节奏。


Tony 是有胸怀、远见卓识的企业家,他能够看到普通用户看不到或不关心的需求。根据2015年的微信用户数据报告,超过60岁的微信用户就有上千万,更何况县城用户/农村用户。当一个产品用户总量到了6、7亿的规模,一些边缘用户的需求就变得迫在眉睫,因为体量同样巨大。编者想我们都会被拉到一个「家人群」,群里面很多文章都是这样的:


80岁看着像50岁!国家级中医每天坚持3件事

「饿死」癌细胞,也要走对路!

三大穴位最养肝,碰一碰就有效

……

如何让这样的用户也能获取到科学的,有效的信息,同样是微信需要解决的社会性问题。


另外,无论大家是否承认,微信现在已经像个移动互联网生活的操作系统了,如何更有效的设计和利用开放平台的 API,在规则之内,给第三方开发厂商更大的自由度,连接软件、连接硬件、连接人、连接物、连接世界,这将是微信的未来。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  内容搜集整理提供:会点网 袁帅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网络营销,搜索引擎营销运营出身,CEAC国家信息化计算机教育认证:网络营销师,SEM搜索引擎营销师,SEO工程师。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