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百度这位“Fellow”到底什么来历?

2016/7/8 10:56:00

一直以为隔三差五上热门炒作一把,不管是黑料还是白料,只要能增加曝光率蹭热度,都是娱乐明星最爱干的事情。可是,BAT中的B司,最近想走娱乐路线。上周,B司在八君的一周发文中,出现了四次,两篇文章中占据为男一号。

相关文章:

李彦宏:我一直在想,百度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过度加班致猝死,互联网行业之殇

漂亮得不像实力派的屁屁踢 @百度

每逢周一想跳槽?先了解下这些数字

这不今天,B司又要在本篇文章中担任主演角色,不过男一号不再是PPT的刘超同学,而是比刘超筒靴更重量级更大牌的百度董事孙云丰大牛。咦,孙云丰是何许人也?

孙云丰

百度首位Fellow

百度首席产品架构师(CPO)

职位级别:P12

(产品最高职位级别)

2004年初加入百度;

2009年至今任百度首席产品架构师;

2012年为百度首位Fellow,进入百度最高决策;

2016年4月起,任百度金融首席产品架构师。

(这个男一号,有点儿diao)

“P12”,“百度首位fellow”... ...这些标签十个刘超都未必比得了。好啦,收收口水,搬个小板凳占位儿看剧情啦~

今天一早,八君在我脉上看到百度高层孙云丰在其朋友圈公开发表激烈言辞,扬言“再看到幸灾乐祸挑刘超事儿的,一律拉黑”,本次依然有图。

(蜜汁熟悉的风格,咦像谁呢谁呢...)

刘超筒靴看到之后,得无语凝噎以身相许了...(2016年度中国好领导)。氮素,作为百度高层,去发表这种没有任何担责表意的言论,这是为百度招黑呢还是招黑呢?我只看到了脉油门群呼:我X!谁是卧底啊!

当然,这位fellow最引人注目的一次,还是说说2010年,Google被迫退出中国的时候,孙大牛发表一篇《Google市侩,我感到恶心》的文章,其中有一段这样写道:

“google宣称要退出中国,所证明的,恰恰不是市面上的那些g粉所宣称的那样,google是个人权斗士,而刚好反了过来,正好证明google是个市侩分子。(此处省略一千字... ...)只提一个假设,如果谷歌占据了中国80%的搜索市场份额,google的高管,还会这么高调的宣称要do no evil,从中国退出吗?整个事情给我的唯一感受,就是恶心。”

据说这是人们第一次发现,百度的价值观实际上在太阳系之外。

(这里↑↑↑)

从魏则西事件到刘超的PPT引起的大波澜,再到好领导孙云丰,为什么百度最近几年如此容易发酵为大的舆论热点?

『有人说是社会变了』

一个对国家对社会有贡献的企业,我们每天都免费用着他的东西,受到网民这样对待,实在不公平。个别人想整他另当别论,网民为了附和而跟着骂的,对百度实在不公平。

小部分人以为自己有网络舆论操作能力,就利用广大不能明辨是非的网民,操纵舆论,是没有良知和人性的。希望有明辨是非的网民,能公平判断事情的网民,愤而行动,将这种网络歪风邪气打压下去。

『有人说是百度落后了』

(曾经的)百度是一个好公司,提供了很多有用的信息。百度有最优秀的技术团队和专业性,但是这些年一路看着百度不断被各种企业赶超。(八君见过一调侃说技术部是百度唯一没有被黑过的部门。)

A家在不断投资并购,将微博、优酷、uc、高德、豌豆荚等纳入囊中,并且大搞特搞互联网金融,摊子越做越大。

T家不断打磨自己的产品,由于主要营收靠游戏,所以不断地推陈出新,靠一波波的研发新游戏维持营收的高增长。

B呢?百度有最优秀的技术团,可是百度只要最早的搜索,曾经辉煌的贴吧....连李彦宏也说了百度再做不出创新的东西,全国人民都要对百度失望了。

只看百度这两年的发展,无论是从市值还是其他各个方面,百度已经全面落后BAT的另外两家。

『有人说百度体制变了』

自从谷歌退出中国之后,有人说,百度垄断了中国互联网的搜索。没了真正的竞争对手,百度也就没了机会弥补自身的管理短板,是不是这个导致了百度的土壤可能真的无法去真正地选拔和鉴别人才呢。

《创新者的窘境》告诉我们的结论是:大公司被股东、客户和员工所绑定,因为规模大,所以他的收入和利润要求就大,大家都要追求高利润的大市场机会,从而无法进行底层和边缘创新,最终被颠覆。

百度通过这两次事件,是不是应看到自己的另一种规模窘境,公司规模大,人们行事只能根据流程和制度来判断。

刘超有很好的学历和工作履历,选择刘超入职百度,非常符合流程和制度。设想一下,如果当时UE总监的候选人,一个是高中学历的当过英语老师的还没出名的罗永浩,一个是清华美院毕业曾任职诺基亚酷派手机的刘超,大企业的人力资源部门会选谁?即使实测出来罗永浩能力更强水平更高,这些人敢不敢冒着违背公司流程的风险选择罗永浩?

《精益创业》提出了虚荣指标,你的基数很高,你没有任何动作,甚至负向动作,这个指标还会增长。

面临百度这样一个高基数的平台,很多员工可能会以为自身能力强才取得了增长数字,这就是虚荣指标。是不是正是这些增长,让百度无需深刻检讨自身的产品设计、UE设计能力呢?

《新企业的起源与演进》里说,很多IT技术公司会陷入一个问题,以强大的销售能力掩盖了产品技术能力的不足。

百度是不是也面临这个问题,这个UE能力劣势可能是被运营、销售等强能力所取得的强地位给掩盖了呢?

李长厂在《百度论语》一书中,说过:“互联网公司,最有价值的就是人。对于一个人才,我们更多注重的是,你能不能够创造,为自身创造价值,给用户带来更好的体验,这是百度所关心的,所看重的。”  

百度走了一些弯路,

并且还想继续走下去。

你变了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脉脉

    总访问量:9
    全部文章:3
专业的行业交流平台。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