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网

网络游戏

移动游戏新规存漏洞,境外手游厂商在偷笑

2016/7/8 8:00:00

近日广电总局颁布了《关于移动游戏出版服务管理的通知》,开始对移动游戏内容进行事前审核、出版申报及游戏出版物号申领工作。之前政策面已明确了游戏将实施前置审批制度,此次广电新规则是进一步将其落地,明确规定今年7月1日之后上线新游戏甚至更新版都需要事先获得审批,否则即为违法。

这份管理办法采取一刀切的方式将所有游戏分为两类,有故事情节的题材类产品为一类,无故事情节的棋牌及动作类游戏为一类,在审核程序上做分置处理。其中题材类游戏需要提前20个工作日向所在省级出版行政部门提交申请,初审过后由省级部门将申请提交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审核,广电总局在10个工作日内做出批准决定后,游戏运营者还需在7个工作日内向省级出版行政部门书面报告出版运营时间、下载地址、运营机构数量、名称、是否开放充值等具体运营情况。

广电总局在10个工作日内,做出是否批准的决定,然后再返回给省级部门,如果审核通过的话,游戏公司要在运营后7个工作日内,向属地省级出版行政主管部门书面报告游戏上网出版运营时间、可下载的地址、运营机构数量、名称和是否开放充值等具体运营情况。

该规定还有追溯性,不但7月1日后上线的游戏需要走这个流程,在此日期之前上线的游戏也需在10月1日之前补办审批手续,否则将座下架处理。之前已经过批准出版的移动游戏升级作品及新资料片,也仍然需要重新提交审核。这一新规定的特点是不仅将责任落实到开发方,还将服务方与平台方也带了进来。虽然前置审批作为主要监管精神在2月已得到明确,但从此次新规的具体呈现形式来看,这是移动游戏历史上最严规定。

移动游戏产业的规范管理是迟早要做的事情,只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这么严格。复杂的审批流程,包括提交光盘及手机这样的具体实施程序,先不说是否会给游戏创业公司造成巨大的经济压力,光是走程序所需要的时间,就已是创业者不可承受之重了。移动互联网形势瞬息万变,从头到尾需历时两到四个月的审核流程,足以让一款移动游戏跟不上竞争节奏,至于那些在游戏中不允许出现英文的规定,与此相比就已算不上什么了。

新规出台后,一些平台上很快出现出版号代办服务,明码标价兜售代办服务,这才是更令人感到可怕的事情。新规的目的是为了加强管理,规范移动游戏市场秩序,但在这个目的还未达到之前,一些灰色产业就已滋长出来通过管理规定参与分肥,这里面有可能孳生的腐败空间是令人不寒而栗的。由此给游戏从业者带来的经济负担,以及因流程繁琐而付出的经营成本,必将阻挡很多创业者的前进脚步,使移动游戏产业失去发展活力。

新规发布之后,立即掀起了如潮的网络评论,各种吐槽和不满情绪迅速扩散开来,中小创业者普遍对前景感到悲观,各种恶搞段子和图片开始出现。一名行业人士声称要发起一次对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诉讼并开启众筹,在4小时之内便筹到了3万元的诉讼费,被很多人视为为民请命的网络英雄。

事实上,移动游戏行业是需要规范的,这一点广大游戏从业者已有共识及心理预期,但是不是这么个管法则有待商讨。规则的大规模变动,一定是要在经过对大量现实情况进行考量之后形成的,既要满足监管目的,又不能伤害产业运行现状。用原本传统出版业那一套监管规定改头换面用在移动游戏上,是无法起到很好效果的,游戏被归类为出版服务,但出版服务必须要具备的资质是8名以上有资质的专职编辑人员,且中级以上资质的人员不得少于3人,这一规定如果严格实施,只能让大多数以年轻人为主的中小游戏团队望洋兴叹,但如果这一规定得不到严格实施,为什么又要发布出来?

广电新规背后所需的执法落地和执法公平性问题,有可能会比繁琐流程产生更大的负面作用。苹果于6月30日发布的致中国地区游戏开发人员的信中,写的是要求中国地区的游戏开发者必须申领版号,但未对app上面数量众多的境外游戏做出明确规定。

中国移动游戏市场目前已有相当的国际化意愿,某种程度上中国移动游戏与海外移动游戏有一定的结合程度,有大量海外移动游戏公司的产品,也通过苹果和亚马逊的应用商店对境内用户开展游戏业务。苹果App store上的非国产游戏非常多是个事实,而亚马逊App Store上的游戏粗略统计也有两万多款,且服务器设在境外。

执法机构能否依据广电新规做到无差别执法,公平执法,对海外游戏和国产游戏做到一视同仁,非常值得思考。如果因海外游戏服务器不在国内,执法难而放弃监管,国内移动游戏却要耗费巨大人力物力精力去走审核流程,其结果只能是迫使大量移动游戏公司出走海外,通过苹果及亚马逊平台绕过审核,继续对国内市场提供服务。

在苹果应用商店及亚马逊应用商店上,原本就是境内与境外游戏共存的,广电新规并没有考虑到这一现实情况,仅仅将管理矛头对准国内游戏开发者,促其申领版号走审核流程,但却未对在中国拥有广大用户的境外游戏做出相应规定,是个很明显的漏洞,很可能会造成差别监管的后果,这将引发后续一系列负面连锁效应。

新规规定的主体是面向国内市场开展服务的移动游戏公司,但总不能说近在眼前的就使劲管,远处够不着的就睁一眼闭一眼,最终形成选择性执法的状况。如果这种状况最终出现,就是对民族移动游戏产业一种事实上的歧视性政策,对产业发展极为不利,也违背国家有关“全民创业,万众创新”的精神,管理法规并没有起到服务于产业的作用,却反而增加了新的不公平,这是需要得到高度重视的问题。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葛甲

    总访问量:1490293
    全部文章:753
互联网发展史研究者和观察者,“通俗互联网”概念的倡导者,长期从事新闻出版,互联网研究和舆情分析工作,是国家级核心期刊《网络传播》的专栏作者,著有《千万网事》等专业书籍,现任职于五洲传播网络中心。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