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商务

为什么对阿里这次打假不抱太高期望

2014/12/25 11:00:00

尽管阿里如此卖力,但说实话,我对类似打假的结果并不抱太高期望。由一个私营企业高管当组长的机构,在打假这样的社会工程中,其执行力必然有限,他能指挥动公安,还是能指挥动工商?

上市以后,打假被阿里巴巴提上日程,尤其是在双十一购物节天猫创下571亿的销售额天量后,有关网购假货的信息也被加倍放大,阿里打假的压力也随之增大,继一周前发布《2014淘宝联合警方打假报告》等4份报告后,12月23日,阿里巴巴集团又向外界展示了线下线上打假成果,公开阿里的大数据打假模式,并发布线上线下联动打假的未来趋势。这是阿里巴巴成立15年来,首次向社会全方位揭秘其打假的工作机制。

阿里巴巴这番行为是在公众压力之下的一场表演,还是真心实意的实际行动?从逻辑上分析,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这不单是因为马云曾经表示过“假货是阿里巴巴未来30年的最大挑战,阿里巴巴必须严肃的对待假货,采取所有的方法去打击假货”,更因为网络假货的存在确实在败坏着淘宝的声誉,即便从维护自身根本利益出发,阿里也理应与网络售假者势不两立。

但尽管阿里如此卖力,但说实话,我对类似打假的结果并不抱太高期望。阿里是中国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中国最大的电商平台不假,但与整个假货泛滥的社会大环境相比,所谓最大电商平台终究还是个小环境,如果造假的源头、买假的人群不能被杜绝,仅仅作为中间环节的电商平台打假,只能是事倍功半,聊胜于无。

在阿里的打假仪式上,阿里巴巴宣布与公安、质监、版署、知识产权局等政府相关行政执法部门共同成立“知识产权保护工作小组”,由陆兆禧担任组长,同时与公安、质监等部门联手建立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声势看似很大,但由一个私营企业高管当组长的机构,在打假这样的社会工程中,其执行力必然有限,打假中,“平台大佬”陆兆禧无法指挥公安,也无法指挥质监,效率难以保障。到头来,只能看到电商平台在不断出手打假,假货不断从各个角落钻到平台上,恶性循环,生生不息。就像希腊神话中的西西弗斯,把石头推上山,石头滚下来,再推,再滚下来,循环往复,“西西弗斯的生命就在这样一件无效又无望的劳作当中慢慢消耗殆尽”。

当然,社会大环境不是网络假货存在的理由,也不是电商平台推卸责任的借口,但如果要有成效的杜绝假货,却又有不能不追根溯源。中国的电商企业理应承担起打假的应负责任,但不应被看做假货横行的替罪羊。相比互联网企业,工商等打假职责部门更应对线下、线上假货的泛滥负起责任。

根据2013年《中国商标战略年度发展报告》,工商总局共查处商标侵权假冒案件共8.31万件,查处网络侵权案件300余件。如果按照最高的399件计算,占比约为0.48%。而2013年中国网络购物市场交易规模占社会消费品总额的7.8%。这一数据能说明两个问题,其一执法部门对线上侵权案件还是查处的太少;其二,与电商贡献的GDP相比,线上售假的占比几可忽略不计,假货的大头还是在线下。

如果能够厘清责任,不是把日益壮大的电商行业看做假货替罪羊,而是当成打假的重要助力;工商等打假主要职责部门在线上线下打假积极配合,双管齐放之下,则大有可能产生意想不到的积极成果。因作为高科技企业,电商平台有完善的数据记录、严密的游戏规则、先进的技术手段,网上购物平台其实比网下购物平台在打假上更有先天优势,电子商务有可能成为打击假货更有效、更核心的手段。比如,电商企业多年积累的大数据技术向社会共享的话,就是一把打假的利剑,大数据技术之下,可以从假货轻松反向追踪制假者,结果就将如马云所说,假货集团最怕“最怕的是到淘宝网去卖,很简单,阿里巴巴很快能查出谁在卖谁在生产,通过这些数据公安马上扑上去了”。


专家介绍

  • 信海光

    总访问量:273504
    全部文章:186
资深媒体人,互联网观察人士,专栏作家。曾先后任职于新浪网、中国青年、赛迪集团、中国新闻周刊、竞报等单位。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