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微信红包”是最愚蠢的行贿方式

2014/9/9 9:25:00

中秋前,中央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黄树贤做客中纪委网站在线访谈时表示,目前少数党员干部违规行为趋于隐蔽,对利用电子商务提供微信红包、电子礼品预付卡等,今后要仔细甄别,及时查处。

微信红包的被中纪委提到,使微信陷入一种尴尬境地,这种尴尬就类似于前两年爆出的【男子利用“微信”交友 实施抢劫、强奸】,仿佛又给微信加上了一种原罪,使微信又成了犯罪工具,腐败工具。

这可真是微信不可承受之重。要知道微信有六亿用户,但其中拿“微信红包”进行行贿送礼的能占到多少呢?估计也就是九牛一毛。

事实上微信红包之所以被纪委官员提到,主要是由于它的新颖性,高科技性,而不是严重性、隐蔽性。随着社会的进步,人们之间进行通财通物的手段日趋发达,不但微信可以用来发红包,银行卡转账,快递送礼、电子礼品预付卡送礼都可包括在内,其中难免不会有人利用这些手段进行腐败、作恶。

但从技术上说,利用微信红包进行行贿,真是最愚蠢的一种腐败方式。微信红包行贿的长处只有一个,它“便捷时尚”,但其短处却有一堆,比较致命的是上限低,在微信上发个红包上线是200元,这年头200元有哪个腐败分子看得上?你要送一万元,至少得发50个红包。

但这还不是最致命的,对行贿来说最致命的是微信红包非常容易留下证据,按央行要求,微信红包每次的支付纪录都会被保存很多年,一查一个准,试问,哪个官员会为了区区一次200元而留下大量受贿纪录。事实上拿微信红包受贿比银行卡还危险,一般人可以有很多张银行卡,但微信一般只有一两个,更关键的是,银行卡上不会有你的社交信息记录,造个假身份或者借个亲友的身份证都能在银行开户,以后被查也好推脱掩饰,但在微信上,来来往往好友的聊天信息却足以把人身份确定无疑。

当然,微信红包也不是不需警惕,它毕竟还是给行贿人提供了很大方便,你不容易打听到官员的住处,甚至也不方便登门,但是加个微信好友却简单得多。而微信送礼的小额特性也容易使一些不长脑子或者比较嚣张的官员犯错误,一次200元的人情往来看似在灰色地带,但积少成多就足够犯罪的了。另外,200元的微信红包,拿去腐蚀一般的政府办事人员,也还有一些效果。

从这个角度说,纪委官员拿微信红包提个醒,将之列入反腐之网是不错的,但因此而大惊小怪则实属不必,微信红包没那么可怕,它只是权钱交易中大小管道之一种。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有业内人士在看到中纪委提到微信红包时讲“仔细甄别,及时查处”,就引发隐私担忧,“从技术上讲,为发现通过这个微信软件送现金,开发商腾讯公司必须公布所有用户的数据。这将是严重侵犯隐私的行为。”而这种担忧其实也大可不必,因为各国政府反腐--也包括中国--从来不是以对管道和手段的严格检查为手段,比如快递、银行转账能充当行贿的手段,那就为了反腐事先检查所有的快递和银行资金往来?这即不比不要,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对微信红包也是如此,只有在严重怀疑某个微信账号的时候才会去“仔细甄别”追查这一账号的红包纪录,而不是事先监控所有的用户数据。

专家介绍

  • 信海光

    总访问量:273504
    全部文章:186
资深媒体人,互联网观察人士,专栏作家。曾先后任职于新浪网、中国青年、赛迪集团、中国新闻周刊、竞报等单位。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