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网

互联网

志刚对话王微:一个不停赶路的追梦人

2014/5/14 9:28:00

  李志刚工作室和凤凰科技联合制作的企业家视频访谈节目:创业记-志刚和他的朋友们5月12日在凤凰网上线,这是对话全文。

  他是一个文艺青年,也是一个连续创业者。离开土豆之后,39岁的王微选择了再次创业。这些年来,王微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他和他的追光动画将走向何方?商业作家李志刚对话王微,聊聊创业那点事。

  导视:文艺青年的再次创业

  解说:他是一个文艺青年,也是一个创业者。曾写下细腻的文字、发表小说,也曾去不同的国家,登山、骑行。

  王微:知道你自己,这是最难的一件事情。

  解说:2005年春天,上海衡山路一家酒吧里,王微在餐巾纸上留下了这样一句话:“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

  王微:土豆网上线前,心理不是说害怕,是完全没底,纯新的概念,完全没有人做过,没有地方可抄的,我也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

  解说:土豆网是中国第一家视频分享网站,比Youtube早一个月上线。但土豆网直到2011年才登陆纳斯达克,并在2012年与优酷网合并。

  王微:优酷有他相当强的文化,这两个有文化的公司并在一起其实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

  解说:2013年39岁的王微再次创业,成立追光动画,宣称要做中国的动画电影,要做中国版的皮克斯。

  李志刚:你为什么要选择创业这个新领域?

  王微:我觉得还是因为喜欢。

  解说:3D动画短片《小夜游》在各大视频网站上线之后,一周累计播放量已达3000万。而这部短片只是“追光动画”首部动画电影《小门神》的番外篇。互联网出身的王微,给自己的第一部动画电影就立下3亿的目标。

  李志刚:凭什么,你怎么相信

  王微:做互联网的人,非常习惯,做什么事情都是以前没发生过的,能做就好了。

  解说:《创业记》志刚和他的朋友们,本期对话土豆网、追光动画创始人王微,聊创业那点事;王微,不停赶路的追梦人。

  1. 新的创业

  解说:他是商业作家李志刚,标志性的笑容和深厚的调查功底,让他和许多企业家成为了朋友。他与王微结识在2010年,两人每年都要见两次面。在接到本次采访的邀约后,王微更是欣然接受,和志刚分享他的追光故事。

  李志刚:《追光动画》的第一部电影,那个《小门神》是一部独立的动画电影,你觉得应该怎样去吸引观众来看这部电影呢?

  王微:我觉得其实做电影就跟任何一个新的公司要做一个新的产品道理是一样的,就是这个产品本身是要够好,那电影的话对我来说也是一样,就是我们非常想做的时候,我们把自己都当作一个观众,怎么样做出一个会让我们觉得还挺喜欢看的一个电影,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李志刚:你为什么选择这么一个动画电影这个细分领域?

  王微:我觉得还是因为喜欢,那时候我自己离开土豆以后,反正也是满世界转悠差不多半年时间,反正思考思考人生,比方说到底后面要干什么,那时候我也想过到哪儿去买一块儿地,随便弄个葡萄酒园酿酿葡萄酒。但后来发现,要酿制一个最好的葡萄酒你的技艺、工艺都很重要,但其实最重要的就是你要找到一块足够好的地,这块地够好,就是它各种因素都有的话,一定就会酿出来非常好的葡萄酒,那我就觉得挺没意思的。选择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条件反射就想我能尽我所能把它做到最好。

  李志刚:没有创造性。

  王微:对,没有什么……我就算过了十年做出了一款特别牛逼的葡萄酒,然后大家说你运气不错,或者你这个眼光不错选择这块地,那有什么意思呢?另外一个希望能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解说:2014年,一部《熊出没之夺宝熊兵》在寒假春节两大档期热映,票房更是远超同档期国内外动员作品,而王微的《追光动画》3月份在各大视频网站上也上线了他们第一部动画电影《小门神》的番外篇《小夜游》,上线一周就达到3000万的播放量。

  李志刚:好像你们这个第一部动画就是《小门神》,而你预计的要到2.5亿才能收回正常。

  王微:要到3亿。

  李志刚:3亿,也就是说你在中国动画电影还没有发生这个3亿的情况下,你凭什么相信你的第一部能够做到这个?

  王微:我其实做事习惯,不是说自己相不相信,一般我做事先定一个目标,那很简单,我们那个其实是倒推出来的,我们希望做一个非常高品质的一个动画电影,那我算了一下在中国,尽我们所能,当然我们需要付出将近7000万人民币的成本,不管怎么着我不能比这更低,可能还会比它略高一些。那OK,在这个成本范围之内,我觉得才有可能做出一个还不错的,接近国际水准的这么一个高品质动画电影。那很简单,倒推的,然后你再加上宣传这些,我不管怎么着,必须要做到差不多两亿五、3亿。然后我们就算出两亿五,3亿有没有可能做到,你不管过去是不是发生过这无所谓,对吧!我们就想这东西有没有可能,美国这个动画电影其实很多时候要平均一下,其实是比真人电影最高的还更高的,每年的前五部的最高票房的电影通常都一到两部动画电影,所以你这么一算,中国市场只是一个暂时我觉得非正常现象,因为作品还不够好,我觉得OK了。虽然没发生过,可能我们做的事情,尤其做互联网的人非常习惯做什么事情都是以前没发生过的。

  这个时代最高的,或者最难的这些作品其实是电影。那在电影里面它汇聚的所有这些我们能想象的,看到绝大部分的元素都在里边,另外一个电影里面最难的是什么呢?也是特别适合我们的器具是计算机驱动的,三维的动画电影。我们觉得从它整个的难度来说,从它需要的技能来说,还有我们自己喜欢的,我讲述的故事来说它都适合我们做,所以就选了这个。

  2. 初创土豆

  解说:英语周有一个词描述了电视对人们生活方式的影响,那就是沙发土豆,指那些拿着遥控器蜷在沙发上跟着电视节目转的人。王微创办的土豆网名字就来源于沙发土豆。

  王微:在土豆我们是2005年1月份成立的公司,在1月份成立之前,2004年的10月份的时候,我们就有了大体的想法,说这东西带进去做。我也跟一些朋友聊过,那聊了一下就发现说,其实我们相信的这件事情,我们要写这个商业计划的时候,我们说让每个人都的作品能够发布,能够去颠覆电视行业,绝大多数人听到这个都觉得天方夜谭。

  李志刚:没错,做梦,对吧。

  王微:对,简直是太扯蛋了,我一听觉得还挺理性的,挺靠谱的,在公司里面做得也不错,这个突然间出现这个太扯蛋了这么一个想法。反正那时候就想很简单,既然说服大家在那个时候不太可能,我觉得等其他有怀疑的声音,没有看到这个东西大家都不知道是什么,另外一个就是说也是决心,就是说你要是不破釜沉舟的话,凭什么大家要相信你?之后我就想,干脆我就自己离开公司,我就成立一个公司了,账户上还银行还有些钱,够招几个人,够花几个月时间的,我先做出一个东西来,所以就2005年1月份就离开贝塔斯曼自己在做一个公司。应该差不多一直到2005年年底,10月份才把第一个融资,而且很小的,50万美元的一个融资给做了。

  李志刚:这创业都快10年了,你有没有过恐惧的时候?

  王微:害怕还是挺害怕的。

  李志刚:比如说。

  王微:我觉得我第一次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能说害怕,心里就完全没底,就是土豆那时候我们上线,4月15日我们发布的时候。我那时候跟我那工程师我们说,我们凌晨12点的时候要不要发布,那时候真的是可以这么说恐惧,就很简单,我们是最早的一个视频网站,没有人我们可以抄的,因为Youtube还没上线那时候,所以我们完全就全新的概念,完全没有人做过,我们想学想抄没地方可抄的,就这么一个东西,外部不知道的东西是什么。第二个概念是新的,我们整个网站的结构也是新的,那时候我们开始用这种标签式的结构方式,而不是那种传统门户式的结构,完全是一个标签驱动的网站的UI,我之前有几年没写过代码了,那代码水平也就那么回事。这两个实在不能算是什么优秀写代码的人搞了这么一个网站,不知道会怎么样,然后明天到底被人笑死什么的,我也不知道。

  李志刚:后来只是遇到问题怎么解决,再没有恐惧过了?

  3. 土豆与优酷

  解说:2012年中国最大的两家视频网站优酷和土豆宣布以百分之百换股的方式合并,合并之后土豆退市。这笔交易重塑了中国视频行业的格局,也改变了王微的人生轨迹。而在追梦的路上,他又创造了怎样的企业文化?

  李志刚:就是你如何营造一个公司的价值观,或者一个文化,员工说好听一点愿意在一起共事,说得俗一点就是说愿意在这儿卖命。

  王微:我觉愿意一起卖命也好,大家在一起我觉得都是卖命不是一个人卖命。

  李志刚:没错。

  王微:大家都在一起卖命,尤其初创的东西,其实文化这个东西是挺怪的,你很难衡量,也说不清楚,比如说我最近跟另外一个公司投资人,就前一个星期多吧!在吃饭,然后他就说,土豆还是一个有文化的公司,所以有文化的公司跟另外公司合并在一起以后,其实优酷有它相当长的文化,两个有文化的公司并在一起实际上是非常痛苦的一个过程。但是我在土豆的时候,我没觉得土豆有什么文化,我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是土豆的文化,我们那时候事后去想它,原来可能有一些东西是潜移默化会发生的,然后到最后我们把它写下来的时候可能就是为了这个文化了。但是我们在做这家企业,创业一个新的公司的时候,可能就会更有意思一些,土豆基本上每天疲于奔命,就拼命往前冲,因为有些东西只是事后才有的。

  第一个就是说如果确实有这个时间的话,我觉得还是挺有必要从第一天先写几条,我们到底真正相信的东西是什么,比如这就是我们的价值观。

  李志刚:卓越人才,共担共享,创造源于好奇和快乐,艺术技术并重。

  王微:最后一条就很简单了,好奇快乐很重要,我相信我们的创造,共担共享就是大伙一起拼命,一起卖命,最后如果真正做成了,我们那时候都能够分到好处。卓越的人才,我们辛苦努力大家去争辩,去讨论,这个是必须的。最后一条就很简单,艺术技术并重,为什么呢?因为经常从事艺术的人就会觉得,我做这个还非常重要,最牛逼,看到都是我们的东西。但这个就不对了,以后我们就技术来说同样重要,它就是那句老话Art Inspire Technogy,然后技术又反过来又促进了艺术之类的,我们觉得这个非常重要的,第一天开始我们就联想了。

  4. 创业经验分享

  解说:正如王微所说,不希望做一些没有创造性的事情,追光动画一开始就要做独立的动画长电影,在题前放出的《小夜游》短片中,迷惑的小夜游被胸牌反射出的光斑所吸引,激动的抓住光斑去跟小朋友们分享,现实中的王微也一直在创业的这条路上寻找光,把他的心得与人分享。

  李志刚:就是你如何营造一个公司的价值观,或者一个文化,员工说好听一点愿意在一起共事,说得俗一点就是说愿意在这儿卖命。

  李志刚:好像可能评价这部电影的技术不错,好像在人物的情节上就是可能不够丰满,你有没有听到这些意见?如何吸取辨别这些是否对你有价值或有意义的一些声音的?

  王微:其实我们在做任何事情都会听到各种各样的意见,在一个东西做得足够长的过程里面,有各种各样的想法。而任何一个意见可以说它都有价值,但是选择什么样的意见去听,其实我们也要做一个判断。最后我们听一下,有一些意见可能我们觉得有建设性的东西,具体一些,我觉得这东西可能有意义,但是说单纯的不好看就没有任何的建设性的策略,它有价值的东西对我们有什么建设性的意义。

  李志刚:你觉得从你来讲应该怎样寻找怎么样的一个人才?

  王微:我觉得中国有些老话,我们小时候就听过,其实还是挺有道理的,这些年下来各种事情德才兼备,其实是非常好的一句话,尤其在早期。反正你也看很多我们古书里面说,有才无德就是小人,有德无才是君子,一般也还OK,有才有德又厉害的,当然是圣人。我们有的时候就是说,我们不需要那么高的才跟那么高的德的情况下,你尽量能做到德才都有,尤其在前期,所谓的德对公司来说就是价值观,这是比较重要的。在早期我觉得,以前早的这些人,绝大部分情况下是他的德,他的价值观,或者公司的愿景的任何程度会超过他既有的能力。

  什么叫既有能力,经常我们都希望说业内大拿,或者说他是非常厉害的人,一般来说初创的公司不管是谁,包括就像我,你在做新的东西的时候,大家对你都是抱怀疑态度的,也就意味着说你找的人基本上都不会是所谓的最顶尖最大拿的人,很难。其实你就看皮克斯 Pixar,我们动画电影的黄金标准这么一个公司,最早的时候第一批的Pixar的这些动画师跟设计人就选,要不就刚毕业的学生,要不就是电视动画行业的人,转过来说的,等到最后你发现说他们这些人虽然说你要看他们即有的这个能力来说,肯定跟已经确实很厉害这些动画师差了一大截。但是他们有他们认可这个东西,因为他有足够强的好奇心和学习能力,这东西都能补过来的。所以最重要的我觉得还是说,你如果当然德才兼备那最好了,如果说你找不到一般来说,宁可你选择是相信。相信价值观的,那差一些技能东西都没问题。

  李志刚:技能是,人都不是笨蛋他都能学到的。

  王微:对,你好奇心有学习能力都能够出来。

  李志刚:很多就是在创业的时候呢,都会看到所谓的创业的时机,你怎样看待这个时机问题?

  王微:对,我记得我前段时间,正好是去那个新加坡的演讲,我还正好就说到这个事“创业时机是什么”。我觉得我们作为普通的人,能够大概能看清楚一个大趋势。

  李志刚:没错。

  王微:但是我们实在没有能力去挑所谓的时机。

  李志刚:没错。

  王微:就像是股票市场,就是你大概知道大趋势,但是什么时候该买什么时候该卖,这个没有人、任何一个人知道,对吧?

  李志刚:没人知道。

  王微:所以我觉得不用想太多,就反正你觉得哎这趋势是对的,这东西你喜欢然后你想做,就做呗。然后可能运气好你能够碰到好时机就起来了,运气不好你就坚持就挺呗,这个没什么好说的。

  李志刚:2010年就是2011年,像土豆当时在上市前,曾经遇到很多波折。因为是这段时间实际上我觉得,应该是可能困难重重。包括你也好,当时整个团队也好是怎么把这个扛下来的?

  王微:其实比较客观的看这件事情,一般来说一个公司的团队的绝大多数人,是不会轻易散掉的。

  李志刚:没错。

  王微:对吧?大家来的时候都是抱着很高的预期跟热情,那碰到一些挫折其实对他们来说,他们都在做每天日常的工作,已经有非常多的日常工作上面的挑战了,公司碰到一些错误,其实对普通一个团队成员甚至于很资深的副总裁之类的成员,不会有那么大的直接的冲击。只要CEO不乱、CFO不乱,这个公司是不太可能会乱的。所以我们在那段时间我从来没有太担心说,团队会怎么想,因为我们就他们会做他们该做的事情,我们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

  李志刚:没错。

  王微:大家已经,尤其是从创始人来说,从这个几个CEO、CFO这些几个人来说,这些困难已经相当习以为常了。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其实我一直觉得,对我来说至少来说,有的时候知道自己的极限在什么程度是挺有难度的。我记得上次我们以前聊过的,就是我以前有一次去西藏,骑自行车那一次,从拉萨一直骑到加德满都那一次。

  李志刚:膝盖。

  王微:那一次膝盖就废掉了,反正就第二天我膝盖就废掉了,那次差不多骑了十天左右时间。十来天时间,每天都是一百公里这样子,然后海拔那么高四五千米。我觉得就是,反正你觉得在经过那些极限之后,其实你发现很多别的事情相对来说,没有那么困难吧!

  李志刚:创业者呢,你觉得应该寻找什么样的一些投资人?

  王微:我觉得其实,我们当然都会分析各种各样的因素,这个只要是正常智商的人都会可以把这些因素列一下,他的名望他过去的投资记录什么的,他的这个人什么样啊,但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说,你觉得跟这个投资人,你一年两年三年五年,你相信不相信这个投资人他会跟你一起走过这个旅程。肯定会有各种各样的矛盾,但是你相信不相信他会跟你一起去面对这些问题,他是不是很热爱做投资。比如说他这个的,过去的这个记录来说,碰到困难可能往后退呢还是说真的跟你一起往前去,这个也是关键点,从这个点就能考虑到别的东西。当然那有的时候你说你只有一个投资人可以选,没办法选的时候谁给你钱就行了嘛!

  李志刚:没错,对没的选择。

  王微:那没办法说的。

  李志刚:没错,那你觉得是不是就创业的时候,一般就说你觉得要占多少比例的这个股份会比较合适?

  王微:我自己也做了一些小的这种天使投资,那我觉得大体上面有一个范围吧,就少去当然这个比较容易做决定,比如说这个公司估值非常高你非常看好,1%2%都可以。当然这无所谓,一般来说我觉得比如说在早期,无论如何不要超过20%每一轮,如果有可能的话中后期的话,如果这些资金的需求非常非常的。

  李志刚:大的时候。

  王微:非常大又非常急迫,但无论怎么样我觉得最好是不要超过百分之,就三分之一吧!我觉得差不多是最多最多的,三分之一的这么一个比例。

  李志刚:是投资人三分之一,还是创始人要占三分之一。

  王微:每一轮的融资不要超过这个公司的,无论如何不要超过它。

  李志刚:它公司这个当时的三分之一对吗?如果创始人拿着股份比较多,就是占了多的话那员工占得少,但是创始人少他的员工就多一点。

  王微:对。

  李志刚:你觉得这个怎样来衡量这个?

  王微:一般来说,无论是别人不说,比如这个人很好或者这个人很奸诈,我觉得没什么意义。

  李志刚:没意义。

  王微:这个都是个人的观感,作为一个创始人来说他的最终要对什么负责,对公司负责。公司代表了什么,代表了投资人包括他自己,包括他的员工包括他的将来的发展对吧!所以所有其他东西我觉得都是次要,这个人可能是很(操蛋)的人,性格非常好的人,这无所谓。关键是说他是不是以公司的利益,作为最重要的一个考量因素。有的时候所谓的控制权,并不是因为说有多大的权利欲望,只是为了说碰到一个坎的时候,是有人能够做决定。

  李志刚:决策。

  王微:对能够过得了这个坎,我们也见到很多。就是一辆车有很多开车的人,结果到了一个坎的时候,嘣的一下车就散架了对吧!有一个到两个或者三个这么一个利益一致的创始团队,很多时候是可以过得了这个坎的,这是我觉得比较重要的。

  5. 动画产业

  解说:动画电影是一个技术和艺术融合的领域,王微希望用互联网的方式来做动画,当然这一方式也包括股权激励的方式,然而追光动画的员工很大一部分来自传统动画行业,在传统的动画行业当中并没有股权激励的方式。

  李志刚:刚才说追光动画的员工也有类似的股权激励的方式,当时就是说股权激励可能在影视、动画业可能比较少见。

  王微:对。

  李志刚:这在你们公司内部产生了怎样的效果?

  王微:其实我们当时有两类,一方面技术的,有一方面是动画的行业过来的。从技术的人对这个股票期权认为是。

  李志刚:正常的。

  王微:对,应该就明白。

  李志刚:应该给我。

  王微:而且很多人也愿意说我冒个险,进来做初创加入的创业公司嘛,工资可以砍掉很多然后大家来做,这个都很容易交流。传统一些行业过来的人,你肯定要花更多的时间。但是相对来说我觉得跟他好好聊一聊,那么他也能够接受,但另外一方面就是其实我们也做了一些比较灵活的一些处置吧。比如说有些人他真的确实是,比如说对工资有比较,确实比较这个有他需要,我们后来就设计了一个你可以工资高一些期权占有少一些,或者你期权高一些,你公司相对少一些。那我们其实是建议他们可以想一下的,期权偏高。其实将来对他来说,回报肯定更高,但也有一些人有他特殊需要。

  李志刚:你说两种需要,你给他们提供了两种选择,那他们一般员工会选择工资高的还是?

  王微:绝大多数人还是选择工资正常的。

  李志刚:哦,正常的。

  王微:正常的,然后期权正常的,我们正常的是这么一个,我建议大家都用这种方式,但有些人他希望工资更高一些呢,期权(就少一些)这样的人少数吧!

  李志刚:比较少数,今天我跟聊的时候你说是,每天的这个都已经排满了,大概也就明年七月份可能就会夏天嘛,可能会上映。

  王微:上映时间我还没定。

  李志刚:还没定是吧?

  王微:就做完了。

  李志刚:就做出来,就这个时间表,你怎么来记上或者怎么制定出来的,另外就是可能国内的一些动画,可能电影工作室其实这种是跳票,那你觉得跳票的原因一般有哪些?你又怎么来避免这些问题?

  王微:至少我来说,我们其实在我们读的书里面受教育里面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关于混沌关于Chaos对吧,这个世界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混乱的系统,或者混沌的系统。反正你也知道大概怎么回事,那我们看到所有这些东西,其实它都是混乱的,你要是不去用巨大的力量,把它摁在一起。它会自然而然随时间过去就会变成一团散沙,混乱。Chaos是常态,有序是极少数的,绝大多数的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是混乱的,有序东西是非常少。就像房子一样你要几十年不管它,它一定会变成就塌掉,它是一定的。那说到公司了,公司跟人其实是一个道理,我们每天走在这儿你跟我,你是李志刚我是王微对吧,其实我们的化学元素都是一样的对吧!除非我们大家有一天死了,大家开始分解就变成物质了。但在那之前其实是有,我们其实有巨大的很多的东西在发生,让我们能够变成一个能够进行各种功能的一个人体,对吧?公司跟人其实是一个道理,那么这个公司目前存在的唯一的意义,就是要做一个电影公司。很简单做一个电影的整个这个过程,我们从一开始就得给他一个非常非常硬的一个结构,那这个结构我们能看到一个计划,现在这个项目从第一天,我要一个精细到每一天的一个计划,但是每一天我们会去更新这个计划,所以这个计划是要改变的,但是呢如果你没有计划你连改变都没有。所以这是必须要有的。有很多人会觉得,就事情是自然而然发生的,我不这么认为对吧?自然而然发生的一定是混乱的,是Chaos。所以那怎么把它捏在一起,那就非常非常都试行的手段要做了,那计划定得好跟不好其实都不太重要,我们第一步先自己定的一个计划,感觉就是胡扯的一个计划。然后再慢慢的这个两个三月时间,请专家请这些做过的人帮我们修正,然后我们再讨论。慢慢计划就会便得更好,动画电影本身太多东西要看到,几亿个版本的迭代,你要知道最后数下来那怎么办。

  李志刚:几亿个版本?

  王微:你今天会改它,明天会改它,不同的人要拿不同的东西,你要算把所有这些版本,或者状态更新全部算一起,大概初算一下他们两亿个要求你要管理的,所以就跟我们人体一样。所以这东西就必须要有一个非常非常强有力的计划去摁住它,如果是说互联网公司产品我就不会这么去弄它,就相对来说就很随意。所以心里面说就是,因为这世界就混乱的就是混沌的,必须要捏。

  6. 王微其人

  解说:19岁去留学,王微对签证官说,我在中国憋坏的,找不出想做什么。他特立独行在土豆时,穿着破洞的牛仔裤,开创涂鸦文化。他感性细腻会在笔下记录,拉开帐篷看到晨曦中的雪山与动植物,他又非常理性甚至有点龟毛。现在已经排好了未来两年一百周的计划流程,从写下“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到如今带领团队为动画梦想而执著,王微一直用自己的行动来践行追光者的理想。

  李志刚:可能我接触了一些,可能一些创业者。可能你就是具备那种人文的素养,刚才你说的这个流程管理,这需要很龟毛很理性的人来做的,你怎样看这种你的性格中的两种,应该说是有矛盾的或者是两种这种理性和这种敏感细腻的结合。

  王微:就我们刚刚坐下来说第一问题,就为什么要去做主管,为什么决定还是来做一些新的东西。还是那句话Know yourself知道你自己是最难的一件事情,我觉得过去那么多年,我都尽量的想要了解我自己,我觉得了解了我自己,如果能做到的话。这件事情非常难,那有可能可以知道一下大家是怎么想的,其他人是怎么想的。那我知道我自己,比如说这个人如果每个人可能都差不多,大家的这个基本的一些生物性上面的东西都是矛盾的,比如说人是自私的,人是社会动物对吧!然后人又非常有竞争的,其实这三个东西就导致了,我们每个人都是非常矛盾的,某种程度都是几个东西共存,你才能够在这个世界上面生存下去。我们没有办法,如果说就比如以前考试也好,做什么事情如果完全偏某一面,其实挺好。你可以选择做那个事情就完了,但问题就在这儿,我就是非常逻辑跟结构的这一方面,另外一方面这个我又有比较非常敏感的那些东西,能看到很多观察到很多细节,而且很多细节会打动我。那怎么办,到最后只要了解自己一些,我觉得每个人都是矛盾的。

  李志刚:明白,你在这创业这么多年,就是说你有没有想你自己的,就是讲你个人一些故事印象比较深的,是你个人的故事?

  王微:第一个我其实一般不太讲过去的事,这个不到怀旧,我一般估计得如果有幸活到七八十岁什么的,可能写回忆的时候再说。所以我觉得什么事印象最深的,可能就是刚开始的时候吧!所以像你刚才说这个土豆最早的时候,我觉得印象最深的是刚开始的时候,就一切都不知道。然后充满恐惧的时候,但那时候是最让人兴奋,最有意思的时候。我喜欢记住的是比较。大家应该都是挺像的,一般人都会把好的那一面记住,然后把那些难的痛苦的东西都给忘掉。我觉得我还想记住一些美好的事情,也就记住哪一些那时候的那种感觉,那种兴奋感跟恐惧感一起并存的时候。确实比如说,有一些挺优秀的人、人才,他们因为土豆咱能有视频网站出来这些人,他做出了有趣的作品。我能想起来一些标志性的一些视频,那时候被发上去的那些。那现在的话,比如我们现在做新的这个追光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我觉得最兴奋都是在找这个故事,到底我们要做什么样的故事,然后这个故事应该是会怎么样去往前走,有的时候经常会看这故事不Work,他有他的问题怎么样去找出来这个问题,问题到底在哪儿。这些都是我觉得最有意思的东西,我觉得反正人生苦短嘛,记住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本文来自李志刚工作室与凤凰科技联合制作的企业家视频访谈节目:创业记-志刚和他的朋友们)

专家介绍

  • 李志刚

    总访问量:6982
    全部文章:5
商业作家,李志刚工作室创始人,关注新商业变革、新商业领袖。微信公号:企业家观察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