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为什么科技大佬们都热衷探索太空?

2014/3/6 21:10:00

作者微信公众号【信海光微天下】

随着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企业高管被吸纳入人大政协参政议政,近年来的两会各位“互联网民意代表”的提案也成为科技圈媒体关注的一个热点。

今年的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百度CEO李彦宏提了两份提案,其中一份是关注教育的,希望解决发达地区与贫困地区教育资源的不均衡问题,与科技相关的则是建议政府鼓励民营企业进入火箭、卫星发射等航天领域,提升中国航天产业国际竞争力。李彦宏建议国家相关主管部门鼓励民营企业开展火箭、卫星等的研制、生产和发射业务,加深航天事业对民营企业的技术和人才开放,鼓励支持民营企业与国有航天企业的合作,推动航天产业发展,促进航天技术在其他领域的应用,带动其他相关产业的发展。

李彦宏为什么会关注民营企业进军航天业,难道是百度业务要涉及航天领域?这真是个疯狂的想法。互联网跟航天虽然都属于高科技产业,但两个领域相差实在太远,人们也很难将外表温雅的李彦宏与之联系到一起。

从媒体报道看,李彦宏对新事物和未知领域拥有强烈的探索欲,对极客精神非常推崇,有开发者评价李彦宏是“互联网大佬中最懂极客的人”,李彦宏提案航天会不会与此有关呢?

其实,在全球科技大佬的名单里搜罗一遍,就会发现,不单是李彦宏,还有很多人对航天和太空感兴趣。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谷歌创始人谢尔盖·布林、拉里·佩奇、CEO埃里克·施密特,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等,他们均是狂热的太空和航天爱好者。

这么多互联网(科技)企业家热衷于探索太空,不是因为通过太空可以找到新的商业模式或者新的钱圈,而是因为他们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极客”,都拥有对未知领域的强烈好奇心与探索欲,都拥有敢为天下先的勇气。

极客范儿、好奇心与探索欲使这些科技大佬热衷于航天,但航天只是一个附属产品,好奇心与探索欲的最终结果是“创新”!这大概也是大佬们在各自的科技领域会取得成功的最原始驱动力。

今天的移动互联网竞争趋于白热化,各种新思路,新玩法层出不穷,出手也越来越豪阔,以李彦宏19亿美元收购91的手笔来看,如果真有一天有个“百度号”卫星上了天,或许也不是特别令人吃惊的事情----前提是政府批准。

又或许,这些科技大佬们对太空的热爱真的是什么都不为,只是因为童年时候,就有个埋藏在心底的梦想,现在有钱了,就去实现它!

贝索斯的“蓝色起源”

2006年11月13日,美国得克萨斯的范霍恩,这个位于沙漠中央小城的清晨,近百名大人和小孩围在一个农场的“大谷仓”边,撑着帐篷、燃着篝火,咖啡煮着,面包烤着,被防护栏围起来的地方还有一个活动的充气城堡,很像在举行大型家族聚会。一个有4条纺锤状金属长腿的圆锥体从谷仓里被推出来,在一个平台上开始吊装,曙光初现时,它被安装好了。太阳升起时这个大家伙在浓浓的烟雾中垂直升空了80米后又垂直落地,整个过程持续近1分钟。一个戴蓝色棒球帽、身穿黄色外套的中年男人,拎过一瓶香槟想打开来庆祝,结果,瓶塞弄断了。

这个中年男人就是杰夫·贝索斯、亚马逊的创始人兼CEO。他弄断瓶塞的时刻,是他少时就拥有的太空梦的起步。这个他在2005年掏出1300万美元买下、又拿出800万美元整修的10公顷农场上,有他从2000年就投资建立的太空科研公司“蓝色起源”和私人火箭发射降落场,刚刚进行的就是新谢帕德(NewShepard)项目的第一阶段运载工具试验。Shepard得名于1961年首位进行太空亚轨道飞行的美国人艾伦·谢帕德,那个有4条腿的圆锥体飞船以美国火箭工程学先驱戈达德(Goddard)命名。

贝索斯说,“我们正在耐心地、一步一步地工作,以降低飞行费用,使人们有能力支付,使人类能更好地继续探索太阳系”。他下一步计划是开发载人航天器,能进入96公里高的太空飞行10分钟,蓝色起源的终极目标则是“新谢帕德”,可以垂直发射和着陆、并能携带数名宇航员进入太空进行亚轨道飞行的太空船。

然而太空旅游业也不是他的最后目标,太空移民才是他的人生梦想。他对太空业的浓厚兴趣,早在少年时代就已显露。在1982年从迈阿密的Palmetto高中毕业时,他在演讲中强调了“太空移民”的必要性,此前他因为写一篇《零重力对家庭苍蝇年老率的影响》的论文,还获得了美国太空总署的参观邀请。更小时候,他不仅收集有关太空飞船的海报,还把自己的狗以《星空奇遇记》中一位主人公的名字命名为“卡马拉”。“这既是我的个人兴趣,也是我的事业。这是一个令人激动的领域,我从5岁的时候就对火箭产生了强烈的兴趣,是火箭选择了我,现在我有能力去完成这个事情。”贝索斯毫不避讳地表达他对太空事业的期望。

七年之后,到2013年底,蓝色起源公司宣布其已成功测试BE-3液氢火箭引擎的消息——点火、滑行、重启、节流——以尽可能地模拟实际飞行。该公司将于今年5月展示其火箭成果(部分资金来自美国太空总署),预计也会有载人飞行——尽管是亚轨道上的。到2018年,将正式开始太空飞行。

埃隆·马斯克与“福尔肯1号”

2006年,3月21日,PayPal创始人埃隆·马斯克(当时他还没有搞出特斯拉)投资的“福尔肯1号”(Falcon 1}在南太平洋升空,发射费用仅有700万美元左右,而NASA每个太空任务都需耗资5亿美元。福尔肯1号是马斯克创办的私营企业—空间探索科技公司(Space Exploration Technologies Corp, 以下简称SpaceX)的产品。

到2012年5月22日,SpaceX研制的“福尔肯”系列已经开始发射第九号(Falcon 9)火箭,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卡纳维拉尔角空军基地(Cape Canaveral Air Force Station)这次发射终于成功升空。现场的许多相机记录下了该火箭升空的宏伟画面,而当年40岁的马斯克则是在位于加州的SpaceX任务控制中心通过大屏幕目睹了这一胜景。  美国政府逐年减少了对美国国家航空和航天局(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 NASA)的投资力度,而由马斯克在2002年创立的SpaceX则挑起了美国政府留下的这副担子。  在之前,“福尔肯”系列火箭的几次发射均以失败告终,结果不是未能升空,就是升空后爆炸。马斯克个人就向该计划领投了1亿美元。在这笔资金耗尽之前,“福尔肯9号”的发射是他进行的最后一次尝试。这是与国际空间站接轨的第一艘私人建造的空间飞行器。

5月31日,马斯克的太空飞行器稳稳地停落在太平洋洋面。9天时间内,在世人的目光下,它顺利从地球进入太空轨道,准确地和国际空间站对接,然后又毫发无损地飞回了地球。它成了历史上第一艘来自民营企业实现和国际空间站对接的飞行器。历史上能做到这点(飞行器和空间站对接)的只有四个,美国、中国、苏联和艾伦·马斯克。

此前SpaceX曾与NASA签署了一份价值16亿美元的合同,为后者进行往返于地球和国际空间站之间的“长途货运”。而一旦完成了所有测试项目,SpaceX将开始正式履行双方签署的协议,再进行12次火箭发射,为空间站的宇航员运送补给物品。

2013年10月7日,SpaceX公司将全门板的垂直起飞垂直降落(VTVL)技术应用于新研发的“蚱蜢”火箭上,该火箭在成功升空744米后准确降落到发射台上,标志着人类首次制造出可重复利用的火箭。

与中国相关的是,马斯克曾发布信件称由于公司成本控制出色,SpaceX已能在价格竞争中轻松击败中国。这的确是一个事实,而且实际上它在火箭技术某些方面同样也已经领先中国!

看来马斯克不愧是一个成本控制高手。

提问:研发火箭对后来发明特斯拉有什么样的帮助?一家私企如何能做到媲美举国体制特色的航天领域国企?它的成本控制为何如此卓越?

谢尔盖·布林的太空旅行以及Google X

早在2008年06月,就有国外媒体报道,搜索巨头谷歌联合创始人之一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已向美国太空旅游机构太空冒险公司(Space Adventures)支付了500万美元定金,计划进行太空旅行。太空冒险公司宣称,布林成为了其“环绕轨道飞行探险者”(Orbital Mission Explorers Circle)小组的一员进入太空旅行。这一探险小组一行六人,每人将支付500万美元定金来预约坐席。

长期以来,谷歌公司及其联合创始人之一的布林极力支持太空探险活动,谷歌向“Google Lunar X Prize”登月竞赛提供了一笔价值2500万美元的赞助费。

布林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是太空探险和太空商业服务开发的极力支持者,对亲身经历太空探险充满期待。”

2011年已经过去了,后来似乎没有布林最终能够成行的任何新闻报道,经过【微天下】的艰苦求证,终于搞明白,原来,由于国际空间站常驻宇航员人数翻倍,承运太空冒险计划的俄罗斯在2009年后就将不再运送“太空游客”前往空间站。

那么对太空的好奇心与布林的谷歌事业有什么关系呢?谷歌内部拥有一个代号为Google X的神秘研发部门,在谷歌内部进行着众多前沿技术开发项目,其中包括无人驾驶汽车、谷歌眼镜等。该部门由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领导。

埃里克·施密特 小行星挖矿

在2012年,曾传出一则消息,说《阿凡达》导演詹姆斯-卡梅隆、谷歌共同创办人拉里-佩奇、埃里克-施密特……他们一起组建了一致力于小行星矿业开采的“行星资源”创业公司(“Planetary Resource”--行星资源)。

Planetary Resource的创办人还有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火星任务前主管埃里克·安德森(Eric Anderson),与空间旅行公司X-Prize创始人彼得·迪亚芒蒂思(Peter Diamandis)。这家创新型创业公司表示“将创造一个新的行业,并重新定义‘自然资源’。 希望探索通过小行星勘探自然资源,”他将把太空探索和自然资源领域整合起来,并将为全球新增数万亿美元GDP。

没检索到后续消息,估计还在行程准备之中。

约翰·卡马克和鱼缸飞船

提起这家名叫Armadillo Aerospace的公司,恐怕地球上知道它的人依然比较有限,但提到它的创立者恐怕没有几个人不知道,他就是id Software的创始人之一,《毁灭战士》和《雷神之锤》等众多3D射击游戏的缔造者约翰·卡马克。

2008年,这家异想天开的公司策划了一项惊人之举:建造一架“能够提供360度全方位观赏视角”的鱼缸形太空船,并召集2名志愿者一起乘坐它进行太空旅行。这架飞船预计用1年时间完工,目标是在10年内让民用太空旅行成为可能。

在美国的业余火箭爱好者圈子当中,有项叫“卡马克奖”的公益基金,就是卡马克出资成立的。“卡马克奖”的额度是10,000美元,谁有本事造出火箭并成功将之发射到100,000英尺外太空,然后按照要求回收部分GPS数据,谁就可以获得这笔奖金,2011年9月30日,终于有一个由游戏爱好者组成的团队成功将自制的火箭发射到了指定高度。小组领头人名叫德里克·德维尔(Derek Deville),他制作了一枚名叫"Qu8k"的火箭,携带了摄像机、GPS和其他一些数据收集装置,并成功在内华达州的黑岩沙漠令其成功升天,最终飞到了121,000英尺的高度!

遗憾的是,德里克的火箭虽然达成了卡马克奖要求的高度目标而且也被顺利回收,但还是没能带回可读取的GPS数据,所以只能算是成功了一半。

保罗·艾伦的太空野望

微软联合创始人保罗·艾伦(Paul Allen)热爱航天已是众所周知,他是私人资助人类太空飞行和寻找外星生命的第一人,还计划实施大脑逆向工程。

2004年6月21日,全球首架由私人出资、设计、制造并驾驶的“太空飞船一号”航天器在美国成功发射升空,飞至距地球100多公里的太空,一个多小时后返回地面。第一位驾驶员麦克尔·梅尔维在成功完成这次的太空飞行之后正式成为宇航员。在火箭燃烧80秒钟之后,“太空飞船一号”在其飞行的最高海拔度过了3分半钟。在这个短暂的亚轨道失重过程中,梅尔维有幸目睹了地球完美的弧线以及黑洞洞的苍穹。此举打破了宇宙探索的国家垄断局面,让人们看到了廉价太空游的希望。 保罗·艾伦最近的计划是建造世界最大的飞机用以运载太空火箭,这种商用飞机有望取代退役的美国航天飞机。

艾伦称,新研制的飞机可以把火箭送到3万英尺的高空,然后将之释放,火箭再利用自身的推进器继续升空进入地球轨道。这个巨大的运载飞机翼展380英尺(约116米),计划于2016年开始试飞。该公司计划先制造无人太空飞船,再转向载人飞行。(本文部分资料来自互联网

最后附一篇前面提到的太空冒险公司(把几个大亨送上太空的那家公司)一位女创始人写的文章,她也是一位科技创新项目投资人,这篇文章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很多科技大佬都有太空梦。

2011:我的太空旅行

认识我的大多数人都把我看做一位信息技术专家,认为我可能住在佛罗里达,投资于一些刚刚启动的因特网项目。实际上,纽约才是我正式的居所,可我未来的5个月时间将在俄罗斯度过,在位于莫斯科郊外的星城接受宇航员训练。 几个不同的原因导致了这样一个结果。首先,在孩提时代,我就梦想自己不用特别去做什么,就可以登上月球。我只是想当然地认为,在我满40岁的时候,太空旅行就会成为一件很普通的事情。我父亲参与了美国太空计划,我家里就有几块月球上的岩石,因此我认为这没什么了不起的。 这个梦想一放就是40年。但在几年前,我又开始关注太空问题。我认识的IT业的许多人都在做同样的事:Paypal的创始人之一埃隆创立了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亚马逊的杰夫·贝索斯创办了蓝色起源(Blue Origin)飞船公司、而英特尔的高级经理杰夫·格里森则创办了XCOR宇航公司(我在这家公司也有投资)。2005年,也就是我举办IT企业家PC论坛的最后一年,我开始举办一个名叫太空和私人航行企业家飞行学校的讨论会。 同时,2005年前后,我跟随一个小规模的专家团队来到南非,为前总统塔博·姆贝基及南非政府解决IT政策事宜。Thawte公司的创始人马克·沙特尔沃思也在顾问小组里,他当时刚刚从空间站旅行归来,他是“太空游”的第二位游客。 一天晚上,我们小组在日落时分围坐在篝火旁,还有大约50名非洲学生也坐车来到这里,加起来一共100人左右,其中也包括姆贝基总统,团团围坐在一堆熊熊燃烧的篝火旁。天一黑,就挂起了一块屏幕,马克在上面放映了他的太空录像。他对这次冒险经历的叙述非常引人入胜,在叙述中还穿插着他在空中漂浮、用嘴巴追咬泡泡的片段录像。孩子们非常开心,我敢肯定有些孩子当时就把学习数学和科学作为自己未来的志向。

最后,我投资了太空冒险(Space Adventures)公司,正是这家公司组织了沙特尔沃思的太空旅行。后来,我参加了他们组织的一次活动,观看查尔斯·西蒙尼,第5位太空旅游者,从哈萨克斯坦的拜科努尔航天中心发射升空的情况。西蒙尼编写了微软Word软件,现在又创办了意向软件公司,还有一家基金会和一个网站CharlesinSpace.org。 其后不久,我就开始漫不经心地与太空冒险团队讨论成为后备宇航员的问题。是的,我很希望真能上天,可一趟太空旅行要耗费3500万到4000万美元的巨资,而后备训练则“只”需要300万美元。 于是我有了一个模糊的想法,我可能在2011年的某个时刻飞向太空—Google的创始人之一谢尔盖·布林也暂定于那一年发射升空。太空冒险公司努力争取2009年升空,可我却实在太忙。

去年春天发生了一件事:我的姐妹艾米莉发现她得了癌症,切除了两侧的乳房。她现在情况良好,实际上还刚刚赢得了一场迷你马拉松比赛。几个星期后,我再次面对着这样的矛盾:在这儿召开董事会、在那儿召开讨论会、同时在另一个地方还有其他机会。“啊哈,”我心想,“只要我做了双乳切除术,我就取消所有这些活动,没有人能抱怨什么!”

我的天!我这才意识到我的时间安排完全不正常。因此从某种奇怪的意义上讲,这次俄国的度假之旅就是我在双乳切除术之外的替代选项—一个积极的选项,可以肯定地讲,但却可以带来完全相同的体验。


专家介绍

  • 信海光

    总访问量:273504
    全部文章:186
资深媒体人,互联网观察人士,专栏作家。曾先后任职于新浪网、中国青年、赛迪集团、中国新闻周刊、竞报等单位。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