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网

移动互联网

原点张伟华聊360特供机、小米和黄章

2014/2/18 17:42:00

  张伟华是原点手机CEO,有百度投资。创业前在奇虎帮周鸿祎操盘360特供机。再之前是点心OS的cofounder。峰哥跟他聊天,有干货,有八卦。

  峰哥:2012年操盘360特供机,2013年自己创业做手机。这两个事之间一定有联系吧。

  张伟华:当然。上了不同的山,看见的风景就不同。

  峰哥:先说为什么要做360特供机。

  张伟华:到2011年底,360在移动互联网上还没特别的布局。起步晚,对手又太多、都是巨头级,资金、人力跟腾讯百度比差了个数量级。所以只有华山一条道,用颠覆性玩法,用新的杠杆去撬动行业。

  我们看了一圈,最后看到手机是一个很好的杠杆。那时小米起来了,传统手机厂商看小米,既不相信它有那个销量,又眼红它的互联网品牌。它们其实都想树立一个互联网的品牌,用互联网做渠道,省下广告投入,卖出更多手机。

  正好360懂这些,而且在公关和营销上强,公认是第一。帮传统手机商,换来手机APP预置。当时很多用户都想有一个小米那样的低价高配手机,别是期货,马上能到手,他也不在乎这里面装什么软件。厂商和360要用户,用户要便宜好手机,三方获益。一点就燃。

  峰哥:刚开始那两款是火爆的。

  张伟华:第一款是2012年5月的华为闪耀,定位就是干小米。当时百度搜索指数,小米第一闪耀第二。第二款是AK47,出多少卖多少。雷军急了,6月有100万台的库存,后来就只能降价3百促销。

  峰哥:为什么后来没做了。

  张伟华:前两款成了,内部开始有分歧。

  我觉得一年只能做几款,一个季度做一款,绑定产品最好、销量最大的几家,每一款都做到最大销量。但360是家互联网公司,有平台情结,不想做单一品牌合作,要为全人类服务,一个月做一款,获取尽量多的用户。但这样分到每一家的资源就少了,预热、操作周期也短了,用户对一个新产品都要有个了解过程,我们也没那么多时间去摆平每一家伙伴,疲于奔命,最后就起不到引爆效果。达不到临界点,10个平庸产品抵不上一两个好产品。

  这种遍地开花的打法,给了小米喘息的机会。

  峰哥:什么时候开始想自己做手机。

  张伟华:做闪耀的时候,华为渠道反对得厉害。AK47产能跟不上。我们觉得跟手机厂商合作没出路。产品不在手里,不能在硬件上做决定。那时一般手机是30万像素前置摄像头,这就是个垃圾。微博、微信如此盛行,很多人自拍,但30万像素的图片连修图的必要都没有。但当时就是没厂商去换成200万像素,空放着这么大的需求。传统手机厂商对用户了解太少,而互联网公司更接地气、更懂用户,两者应该结合起来。这是我们创业的主因。

  峰哥:为什么不在360内部做。

  张伟华:这个方案当然是被毙掉了。你做手机,就跟所有手机商是对手。360不能这样干。

  峰哥:凭什么认定你们几个人能抢雷军、黄章、华为的饭碗?

  张伟华:其实当时国内就只魅族一家是老老实实做好产品的手机公司。后面的OPPO、步步高也算。大部分手机商都靠公关费用砸,否则,它们那些七七八八的问题就会显露出来。国内用户缺好产品。

  移动互联网在飞速发展,好产品会说话,有新机会。我们这些做互联网的人更敏感、执行力强。我们40人团队能做出当下顶级的手机,传统厂商几百人才行。这是人的优势。

  在PC时代,一个浏览器解决所有问题。网站或浏览器是主要流量入口。百度靠baidu.com和hao123,360就是靠浏览器获得收入。在移动时代,由于屏幕限制和操作便利,由独立APP完成不同需求,每个APP还要跟每一部手机适配。基本用户体验变了,前倾变成了后仰。

  这是个硬件价值放大的时代,软硬结合是时代趋势。再做硬件产品,思维模式要翻新。

  峰哥:先不说模式翻新。说俗的。前一段OnePlus的刘作虎跟我说,美观、好看、拉风,是手机的硬需求,但绝大部分手机都不好看,甚至丑陋。你认同吗?

  张伟华:绝对认同。大部分厂商都没好好做产品。我们出的原点手机是2013年最漂亮的手机,没有之一。我们用户里有20%是从魅族转过来,这是喜欢个性的小众人群。有13%是从小米转过来,还有20%从三星和苹果转过来。这些都是挑剔的用户。

  峰哥:你们怎么漂亮?

  张伟华:你看到图,或拿在手里,就感觉得到。双面大猩猩玻璃,超级阳极氧化铝机身;全球最窄VA边框1.6毫米;厚度7.75毫米,握感最舒适;133克,兼具轻巧和质感;屏幕清晰度超过肉眼极限47%;呼吸灯取代传统物理按键,13种交互特效;反圆角矩形类iphone设计;根据人体工学改进的主交互,主屏上下滑动而不是左右滑动。这些东西你可能听不懂,好像都是些微创新,但整到一起,就有质的提升。

  峰哥:说说“模式翻新”吧。

  张伟华:之前的手机是人主动发起交互;以后会走向由手机主动发起交互。因为手机整天贴身跟着你,只要有sensor和app支持,你的体脂含量、血压、心跳、所处的温度湿度、地点和环境,它都知道,它就推断你的心情指数、健康状况、现在想要干嘛、是不是该喝水了、是不是可以考虑去路边的咖啡厅坐坐。

  原点手机里集成了可测量这些信息的感应器,就可以做出相应的APP去利用这些信息。我们把这些基础设施建好,高速路铺上,以后就开放出去,开发者都可以拿这些东西去做APP。

  峰哥:我一直对机器推荐不乐观。你的推荐里若有20%没用,我就觉得被打扰,把你毙掉。人主动获取信息的效率和可信度才高。

  张伟华:需要界定下,基于不可知信息的非确定需求的推荐还是有可为。路边有个咖啡厅,这对一般人来讲是可知信息,但对于血压、皮脂、心跳、湿度这些东西,是不可知信息,只能由感应器知道并且通过APP告诉你。这一块是处女地。

  你12点吃午饭,这是确定需求,你可以主动打开APP解决,但在某个时间忙晕头的你该喝水了,或者10米远的电影院有场特价影片你可以去看,这是非确定需求。同样大有可为。

  峰哥:做手机有个话题绕不开,八卦下小米吧。

  张伟华:雷布斯辛苦这么多年,终于找到这个机会。2011年功能机向智能机换代,智能机价位高得离谱,是天时。传统手机商依赖传统渠道,不懂互联网这一套,转型阵痛,是地利。微博兴起,社会化媒体点石成金,把粉丝文化玩到极致,是人和。

  其实魅族才是第一个有粉丝文化的公司。不用宣传,魅族手机一直维持在手机论坛榜首。但它没抓住社会化浪潮,没在微博上扩散出去,可惜。当时群众对小米这个第一个吃螃蟹的好奇,相互传,推波助澜,就起来了。若是小米推迟一年,规模肯定不会这样大,几十亿到顶。

  峰哥:小米选的炒作内容也挺“社会化”。

  张伟华:传统手机商是大规模、海陆空全上,不聚焦。当年OPPO请莱昂纳多拍广告,在央视放,几个亿成本,但用户理解不了那么高大上的调调。小米是社会化媒体地面推进,每天都有新闻点。连包装盒上站个壮汉,这种事都拿来炒作。其实包装盒承受150公斤是行业标准。传统手机商是拿行业标准去揣测用户,看不懂这一套。用户就被这些东西吸引,一点点落入小米的营销节奏,成为粉丝。

  行业一直对小米毁誉参半,也是种助推力。人们就会好奇,不看好小米也是有原因的,就会去关注。

  峰哥:互联网公司里,谁能复制小米。

  张伟华:只360一家。360执行力最强,还是创业者心态,老周也愿意赤膊上阵。腾讯和百度都不行。

  峰哥:不少人说小米该慢下来。

  张伟华:小米在产品上做加法,电视、机顶盒、路由器,相关度不高,风险在加大。它想把手机的玩法带进到其它领域,但不可能获得手机上一样的成功。比如电视,乐视就更火。小米的玩法大家都琢磨明白了,先用上了。

  小米手机也有问题。之前的产品质量不过关、死机,现在是架不住中国人多、小白用户多,新增用户还是多于流失掉的用户,总数会长。但整体空间有限,2000元这个价格区间的用户开始不买单了。就必须出红米,抓住“三低”用户群。但红米之后,就没靠低价能快速抢到的用户群了。

  于是就只能扩大品类,做电视等等。这有点象京东。但电视、机顶盒这些领域,不仅是机会,更可能是一个一个坑,等你一个一个去填平。

  峰哥:估计小米会在哪个时间点受伤。

  张伟华:可能在两年。起得快就跌得狠。至少增长幅度会跟自己的预期有落差。

  峰哥:小米的cofounder王川在媒体上说,“我总是对雷军说,能不能慢点儿呀。车开到400迈,随随便便就能翻车。”

  张伟华:我赞成小米快。慢下来就可能再也快不起来了。手机是快速消费品,中国人8个月换手机。苹果用户是12个月一换。与其停下来盘整,不如先建立规模优势,再反过手来解决存在的问题。快速占领份额比品牌受伤更重要。慢下来就会被华为这样的狼性公司超过。现在就比谁快。

  在快速前进中解决问题,互联网一律是这样。这是传统厂商做不到的。就算有争议,反而有利于品牌曝光。

  但我不赞成多品类快速扩充。

  峰哥:“专注,口碑,极致,快”,现在看起来“专注”没了,“极致”也早就有折扣,“口碑”开始有裂缝,貌似力保的一项就是“快”了。

  张伟华:“快”是有代价的。迭代速度快,要求全方位的竞争优势。其它东西传统厂商学会不难,但“快”是它们难跟上的。

  峰哥:不少人对小米的评价是“丑”。夸张吗?

  张伟华:真的丑。米2、米3是在进步,从“最丑”进步到了“很丑”。同价位手机里,小米最丑,没有之一。好看才是硬需求。以前你说你跑分多、性能多,但小白用户用过后就知道,跑分不能当饭吃,多的性能也用不上。

  峰哥:为什么雷军会容忍。

  张伟华:跟团队构成有关系。负责硬件外观的之前是MOTO某款产品负责人。外企里,大家都是螺丝钉,你只是牵头,各部门配合,都各有权限,不是你说了算,你没法改变其它部门。而且MOTO偏商务,跟时尚无关。小米硬件团队多数是从MOTO这些传统大牌手机公司过来的,缺少独立操作一款产品的立体经验。

  比如重启死机,就是电源接触不良。这在当初是来自一个错误决定。其实简单就能解决。但大公司培养的人不会从全局去看,只做螺丝钉。它们缺少对上下游有深刻理解的人去整体把握。画一个漂亮设计是可以,但一到现实里就实现不出来。

  我们原点就能从上到下通吃。只要画得出设计,就能做出来。

  峰哥:照这个逻辑,是雷军不会因为外观牺牲“快”。

  张伟华:他这样做有其道理。也正是我们的机会。

  峰哥:八卦一下。你们为什么不要360而要百度的投资。

  张伟华:百度腾讯小米都是360的敌人,做硬件又尤其需要资源整合。其次,做硬件跟做APP不同,起步就是几千万,百度更有钱。百度投我们是史上最快速度,一个星期就决定投资。

  峰哥:百度投你不仅多了个朋友,更是少了个敌人。

  张伟华:那时我们这伙人天天跟百度打仗。对手最了解对手了。百度觉得软硬结合是重要方向,说你们只要不回360,方向也对,那就投吧。

  峰哥:黄章现在冒出来要融资、大声说话,要大干。

  张伟华:我们对魅族是敬佩。它们是真正在做好的产品,一直坚持,没变过。后来OPPO、步步高也是,华为也在转。但黄章出来的时间点不好。他若早一点接受变化会更好。

  魅族的气质是个走独特路线的公司。比如一般屏幕是16比9,但它偏用16比10,APP就会变形。你若没影响开发者的能力,这样做就是画地为牢。魅族不是大公司的气质,做个小而美的公司更好,小众市场稳定、有价值。现在想要高速发展,挺危险。你要变成大众性消费品,就可能放弃掉之前的粉丝群体。

  魅族的团队不健全。价值都承载在黄章一个人身上。魅族每一代产品,引爆点都是黄章跳出来说的。一旦他错了,连个反对的都没有。魅族中坚团队不强。只是产品过硬,营销一直没什么印象。小米虽然产品不好,但销量是你10倍。这证明魅族的中层能力欠缺,黄章只能自己跳出来。

  峰哥:说魅族跟格力合作,拿到10亿投资。

  张伟华:这样可能会偏离魅族原来的初心,前途未卜。但无论如何,魅族这样的公司在中国太少了,我们期望它走好。

  本自媒体帐号:孕峰

  科技当以人为本。越科技,越人文

专家介绍

  • 程苓峰

    总访问量:91703
    全部文章:121
腾讯网科技中心总监。ft中文网专栏作家,创业家杂志特约顾问。中国媒体业新锐人物,“80后”概念制造者。 06年以一篇《生于80年代》引爆潮流,引发cctv新闻联播等上千家中外媒体在随后三年时间里持续跟进报道。“80后”成为近年来最深入人心的商业及社会学概念之一。因此被称为“80后推手”。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